2020臆想 | 中國報 China Press

2020臆想

《2020:未來者的日記》的玄幻場面。
《2020:未來者的日記》的玄幻場面。

報導:譚絡瑜
攝影:盧淑敏
部分圖:受訪者提供



2020,是全民熟悉的一組號碼,是一個國家的宏願,也是孩子們的美術課題目:2020的世界……地球安然度過失效的2012年世界末日預言,時間又過了5年,來到2017年,距離2020年只剩3年時間,你對2020年以后的世界,抱著什麼想像?

經由Toccata Studio藝術總監黃楚原介紹,作品將延續前兩年的原創故事,圍繞複製人、時光機、宇宙論等科幻的課題,把內容延伸到更繁複的層次。無論如何,這個創作最根本還是回去最初《2020計劃》的概念:如何透過藝術,讓不同領域的專業相互溝通,共同創造一個美好未來。

2020,只是一組數字,因為宏願2020,所以對馬來西亞人來說特別熟悉。其實,2020也是一個“完美數字”,因為我們在測試眼睛視力時,20/20代表完美視線。黃楚原覺得,這其中的關係很有趣。

不踏出去,永遠不可能改變

30年前, 2020宏願口號正熱時,黃楚原還只是小學生。老師說他們這一代未來主人翁,將會是2020年到來時的社會中流砥柱、領袖。30年過去了,還有3年就來到2020,他迫切感到,若沒有把學到的東西傳給下一代,如何把好的正能量影響對的人,做對的事情。

當他與別人聊起未來,很多人一定是先嘆氣,然后抱怨環境,抱怨別人,抱怨沒有資源。他倒是想提醒這些人往回看,想想到底自己做了什麼?一直抱怨,並不能改變現狀,不如行動起來,用我們的雙手和頭腦去做。“做了才發現會發生什麼事情,一天不踏出去,就永遠是30年前的想像而已,永遠只會是嘆氣。”

“你有沒有想過把自己放大一點,以個人的本事可以為社會做什麼?”大家努力塑造未來,盡自己的責任做一些東西,未來就有可能改變。

“大家對未來有所想像和盼望,它就會發生。如果沒有了想像力,人就跟動物沒分別。”他認為,未來應該是正面的,每個人都正面想像就會發生。所以,他想要去刺激不同領域的人,找到相同看法的人去做對的事,而這正是《2020計劃》的初衷。

黃楚原——黃楚原是理科生,對于科幻和未來充滿想像。
黃楚原——黃楚原是理科生,對于科幻和未來充滿想像。

年輕一代光明,未來才有希望

《2020計劃》做了3年,越靠近2020年關頭,應該是越能刺激人們的思維。“不管是經濟、科技,來到分水嶺的關鍵時刻,也往往是神奇時刻,因為人遇強越強,能夠不斷自我突破。”

有意思的是,當黃楚原在奧地利分享《2020計劃》時,一位教授告訴他,在1970、80年代,許多國家政府盛行為邁向先進國而設下宏願,然而幾乎全都不了了之,但在眾多國家之中,只有一個成功實現。眼看還有3年,大馬的2020宏願就快失效,我們的未來應該邁向何方?

《2020計劃》制作人陳魚簡表示,創作這個作品是為了提升各行業人士對社會責任的醒覺,也借原創能力和藝術力量,把更多人的力量聚集在一起,為社會做出更多貢獻。于是,《2020計劃》除了每年制作一部演出作品,同時也舉辦圓桌會議,邀不同領域、背景、年齡的大馬人交流,激盪思維,兩年間約150人參與。

她看到不同的人對未來有不同概念,總結40歲以上的人對未來偏向消極悲觀,40歲以下對未來卻多抱積極、樂觀的想像。她覺得,年輕一代的光明面就是未來的希望。

陳魚簡——制作人陳魚簡表示,創作《2020計劃》,是為了提升各行業人士對社會責任的醒覺。
陳魚簡——制作人陳魚簡表示,創作《2020計劃》,是為了提升各行業人士對社會責任的醒覺。

在不同時空面臨
人性掙扎

當你不停地收到陌生人的日記,你會有什麼反應?當你開始尋找不停發送日記給你的陌生人,你認為他們會在哪裡?當日記不再是個人私有的產物,複製人開始自覺、醒悟,在不同的時空面臨自我對于人性的掙扎,他們是否即將轉變身分?

今年9月,Toccata Studio創作《2020計劃》的第三部作品,《2020:未來者的日記》是複製人故事的延續。這次把藝術家、科學家,還有素人三組不同背景的專業人士一起搬上舞台,跨越藝術之外的界限。

Toccata Studio的5年計劃進入第3年,即將上演的《2020:未來者的日記》是一個結合多元素的舞台演出,創作班底除了創意藝術製作人陳魚簡,其中包括國際知名的藝術總監、概念發想、原創音樂黃楚原,也有獲獎無數的Steve Goh當編舞和舞者,原職建築師也是著名裝置藝術家Lisa Foo擔當舞台設計和服裝設計,還有另外三位年輕舞者、5位藝術家、科學家、11位素人。此外,今年Toccata Studio也邀請阿爾巴尼亞旅居德國的Brigel Gjoka(前William Forsythe舞團的編舞和舞者)前來擔任戲劇顧問。

如果你想感受現場演出帶來的跨時空科幻故事,作為吉隆坡國際藝術節一部分的《2020:未來者的日記》,將于9日23至24日在DBKL Auditorium上演。請跟隨我們的時光機出發吧!

復制人穿梭時空

《2020計劃》首部曲《降臨》(2015年),內容講述由投資者復制的200個復制人,被放入時光機準備發送到不同時空去的時候,實驗室爆炸了,只有一個復制人存活,其餘下落不明。

二部曲《我來自2020 》(2016年),唯一存活的復制人從2020年回來2016年,其他在大爆炸時候,被發送到不同年代的復制人受到感應,也回到2016年要找出2020年一個大秘密。

三部曲《未來者的日記》(2017年),處于不同時代的復制人,通過接觸對未來有想法的人,收集他們的想法並傳送回總機,將資訊組合以完成一個神秘的目的。接下來2018、2019年的作品,故事將繼續發展,一直到2020年完成最終作品。

《未來者的日記》這次邀請5位科學家和藝術家,黃楚原先針對各人背景編寫一首音樂,交由他們听后,各自寫出一篇日記,然后把日記交給音樂家,結合不同元素創作,成為集不同人、媒介、思維的實驗作品。

公開平台 圓桌討論

《2020計劃》是 Toccata Studio的一個5年計劃。起源于跨界的理念,如何透過創意藝術把科學和藝術形式互相結合。2015年第一集作品,名為《2020:降臨》。原創故事圍繞在複製人、時光機和宇宙論之間發生。這部作品榮獲第一屆Theatrix獎項,也在2017年重演。

2016年開始,除了創作舞台演出,他們也開始一系列圓桌討論,以公開的平台讓不同職業的人坐在一起,各自以專業出發,討論對社會發展的貢獻。同年創作了國際共製作品《2020:我來自2020》,把馬來西亞舞者和台灣舞者聚在一起,也邀請了20位曾經參與圓桌的非表演者參與舞台演出。這個作品跨越了種族、文化、語言等界線,把多元提升到另一層次;榮獲BOH藝術大獎最佳原創音樂獎。

《2020:未來者的日記》

日期:9月23日(星期六)8:30pm、9月24日(星期日)3pm
地點:吉隆坡巿政廳視听室(DBKL Auditorium)
入場:最低樂捐38令吉(學生)、58令吉(成人)
詢問:016-3618504
面子書:toccatastudio

(右起)《2020:未來者的日記》藝術總監黃楚原、制作人陳魚簡和編舞吳振輝。
(右起)《2020:未來者的日記》藝術總監黃楚原、制作人陳魚簡和編舞吳振輝。

飛越2020,想像力推動世界進步

孩子想像力無界限,讓他們想像2020以后的未來世界,于是提出了許多新奇的設想,但誰能預料,這些發想未來會不會成真呢?

人們常說:只有想不到的,沒有做不到的。從某種角度來說,創新是積極的。創新來源于創意,創意又需要有豐富的想像力。因此愛因斯坦才會說:“想像力比知識更重要,因為知識是有限的,而想像力概括世界的一切,推動著進步,並且是知識進化的源泉。”

“未來世界”是大家小時候都曾畫過的美術題目,我們請吉隆坡甲洞寶川藝術中心的小朋友們配合,以“2020以后的世界”為題,畫出他們想像中的未來世界。看一看,與我們當年畫的有什麼不一樣?一起進入快樂的未來想像世界!

未來一樣塞車

20170903heart05

◆廖靖楊(15歲,SMK Menjalara)

對比現在和2020以后的世界,現代城巿是汽車城巿,日塞夜塞,建再多的高架天橋,還是一樣塞車。在未來世界,城巿塞車問題會解決嗎?未必。他覺得,塞車不是車的問題,而是人的問題,即使未來汽車在天上飛,也一樣會堵塞。

從龜速進步到兔躍

◆葉晉佑(18歲,學院)

他以禪繞畫的方式反映現在世界的問題,表達對未來世界的期許。由于他常常使用腳車和火車通勤,深切感受到吉隆坡公共交通的不便。畫里藏了很多有趣的小細節,比如在半圓的地平線上有一列火車像烏龜般慢慢行駛,畫中留白的兔子,寓意希望未來我國的公共交通,可以像兔子般敏捷快速。

遠程教學,在家上課

◆陳勇浩(13歲,SMK Tropicana)

2017年的學校上課要用課本,有老師教導。7百年后,2717年,學校消失了。學生可以在家里上課,自由選擇要學什麼科目,只需按一個按鈕,就可以跟來自世界各地的老師遠程上課。

太依賴科技,地球滅絕

20170903heart06

◆蕭愷萱(11歲,增江北區華小)

現在大家都邊走路邊低頭玩手機,未來有不用走路的滑行器就更方便了。未來手機熒幕不再是平面,而是立體投射。家庭主婦都把家務、帶孩子交給機器人kakak做,街上看到的都是機器人。人類過度依賴科技,破壞環境,下場就是地球滅絕。

動物園里只剩下螞蟻

◆湯子揚(12歲,民眾華小)

未來世界的老師像一個忙碌的八爪魚機器人,不過卻常常缺課,學生只需帶手機就可以自習,也不必再背書包。動物園里只剩下螞蟻供人觀賞,因為其他動物都絕種了。人類為了繁殖人口,一個男生會有多個老婆。

鋼鐵俠保衛人類

◆李涑民(7歲,甲洞華小三校)

他是個喜歡Ironman的小男孩,于是畫里面的人穿會噴火的鞋子,戴著盔甲面具防壞人。如大家所想,未來世界的人工智能車會在天上飛。Ironman維護治安,工作很忙碌,所以複制了很多個同伴合力保衛人類。

智能世界狗能與人溝通

20170903heart07

◆柯勇炫(11歲,甲洞二校)

空中的太陽在未來世界會變成人工智能太陽,人戴上智能耳朵、眼鏡和智能手表,基本上不需要用手機。狗狗變成了機器狗,生命期更長,還能和人類溝通。可愛的創意角色阿寶(左右下角)未來也進化了。但不管世界怎麼變,馬銀行還是會存在,證明金錢社會不變。

機器人幫爸媽做家務

◆郭修仁(10歲,甲洞帝沙再也華小二校)

他看過星球大戰電影后印象深刻,所以想像未來建築物都有幾分星戰基地的感覺,鳥翼形飛機是未來地球人的交通工具。

他想要多設計一些溫和可愛型的機器人,幫助爸媽做家務,減輕負擔。不過,以后人類太依賴機器人,后果將是發生機器人戰爭。

方塊飛人世界

20170903heart08陳賢芊(11歲,民眾華小)

◆她想像未來是方塊建構的世界,像創世神(Minecraft)游戲里的世界,包括機器人都是方塊組成。未來人類的眼睛異變成紫色,還能夠在天上飛。


未來小孩不會玩
就沒了創意!

再過50、100、1000年,未來我們的國家、世界、人類會變成怎樣?不同的人對未來有不同想像,听他們怎麼說……

◆陳寶川(甲洞寶川藝術中心院長)

讓小孩畫“未來世界”,大家都會畫在天上飛的車,我小時候也一樣,每一個男生心中都有一輛未來的車,能上天下海、會發射炮彈,無所不能。

我覺得,未來小孩最大的問題是“不會玩”,沒有了創意。我希望未來小孩重新學會從大自然取材,自己動手制作玩具,像我們小時候以石頭、樹木、河流為玩具。人人會生活、愛惜大自然,社會也比較單純。

回到現實,想像未來,我認為3年后即2020年的世界不會有什麼改變。如果把時間推得更遠一些的未來,我覺得人類會回到原始,從追求物質、科技,回歸到追求精神和心靈層面的富足。

但因為人性黑暗面,我對未來世界感到比較悲觀。人類不斷為了滿足慾望而破壞環境,比如砍伐百年老樹只為做一件炫耀的傢具,跟動物爭資源、空間……如此下去終究會踏上毀滅之路。

要如何在充滿挑戰的未來生存?我認為每個人在世上是一個齒輪,社會發生亂象,源於人放錯位置,做錯了事情。如果每個人都做好本分,各司其職,那麼世界就會變好。

半人半獸永晝世界

◆Huang Ning Shan(小學生)

我想像在2099年,我那時將是81歲,是一名動物園管理員。那時候的人並不完全是人,而是半動物半人,頭是動物(魚、鳥、象、馬),身是人。我們都穿能防水的皮衣、皮褲、皮鞋、皮手套。

大部分人開的車子都在天上飛,恐懼飛行、畏高的人還是可以駕普通的車子在地上走。我們買衣服都去瘋狂科學家購物廣場。那時候月亮消失了,天上只有太陽,沒有夜晚,只有白天,為了防曬傷,出門都要戴面罩。

循環創造保留毀滅

◆吳振輝(編舞家)

人類一直在重複創造、保留、毀滅,所有被創造出來的,最終又將消失。人類在這個地球上不斷扮演創造者、保護者和毀滅者。

希望民眾貼近藝術

◆周子欣(舞者)

我想像未來世界是一個很污染的世界,聰明的人類不斷創造新的東西,同時也對地球造成更多破壞,直至無法挽救。

對於較近的未來,我希望未來馬來西亞觀眾能夠更貼近藝術,不需要用很高標準去看演出,打開心房接受無限可能性,就能體會藝術之美。我也相信,20年后,本地的表演藝術會發展得比現在更好,藝術家互相交流、啟發,讓藝術更加精彩。

為地球做出貢獻

◆黃楚原(藝術家)

我想像50、100年后的馬來西亞將會更多元,各民族間更應該彼此認識,這是和平相處的重要元素。然而,在全球化的世界,大家都是地球人,你是誰不再重要,是你如何為地球做出貢獻。

21世紀的我們已經離不開人工智能(AI),AI不斷進步佔領我們的生活,比如手機就是記錄我們生活的“監視器”,記錄你的行蹤、作息、社交、情緒等。在未來世界,人類的生活更加沒有秘密。不過,我始終認為,科技給人類帶來便利還是壞處,取決於人的思想和心態。我對未來感到樂觀,只要善於利用,廣泛傳播正能量,這個世界也會越來越“正”。

機器取代勞力

◆Nur Amira Syafiqah(大學生)

我想像未來將是一個高科技、高生產的世界,人們依然得為了金錢而工作,但因為勞力活由科技和機器取代,人類的工作將變得輕松。希望未來我們國家繼續發展,令吉升值,人人有工作。

讓人回歸本質

◆Lyne Ismail(納米科學家)

我是一名抽象藝術家,用語言文字表達我的想法;同時我也是一名科學家,研究納米技術,讓我看到一般人肉眼看不見的物質最細微、最原本的樣子。

人類永遠都從過去中學習,活在當下,並試圖讓未來變得完美。我希望通過我的科學研究,能夠讓人回歸到本質,使未來世界產生一點改變。在藝術方面,我不停超越形式和功用,向靈魂內在探索。

關心大自然與生物

◆Lisa Foo(舞台及服裝設計師)

未來大部分人類會更依賴先進的科技和環境,同時也會有一批人反道而行,回歸到更接近自然的環境,過著另一種簡樸生活。

希望未來能用我的設計專業,通過創作與觀賞者對話,更關心我們的大自然和自然生物。人們應該要明白,人類只是過去、現在、未來在地球上出現眾的多生靈其中之一而已。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