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勢堂‧在沒有回憶的城裡,美麗一直都在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架勢堂‧在沒有回憶的城裡,美麗一直都在

20170904interview01



特約:子若
圖:依哲、受訪者提供
架勢人物:大馬知名導演張爵西∥創作女歌手、聲樂導師周博華

音樂不曾蒼白歲月,歲月也絕不辜負音樂!

“博爵.相約2017音樂會”不只是讓心染斑駁的博爵歌迷,聽回歌裡已久的往事,也讓一首首被時光凝煉出深邃,蓄勢待發、再放光芒的博爵之歌,滋潤這個時代跳動的年輕脈搏!

最近你好嗎?
用歌聲問候舊雨新知

如果你要親眼見證周博華和張爵西兩個女人是不是可以美麗到五十歲,並親口問她們或讓她們問你一句:「最近你好嗎?」

這個九月尾,只要你知道你在城裡,就別讓漆黑的夜晚給你寂寞,且聽她們把有故事有背景的歌唱給你聽吧!

對周博華和張爵西而言,花樣般燦爛的上世紀九十年代,那是一個交心的年華,同時也是瘋狂的年代!除了同闖歌壇同寢一室,這對在本地中文娛樂圈裡情同姐妹的閨蜜,還經歷過哪些年輕二三事呢?

那些年裡,她們一起“clubbing”(泡吧)、一同“shopping”(血拚),“大家一起做這些事情,真的很開心!”如今身為百萬票房電影導演的爵西,如是開懷地道出當年不為誰只為歲月不留白,而瘋而狂的單純情懷。

“記得有一回,我們跟鍾靜賢幾個人一起去一個pub,突然間,外頭有人打起架來,又是摔椅子又打破玻璃的,哇,我們幾個躲到桌子下面……”很難想像,如此充滿風險的事,是從平時看起來頗嚴肅正經的音樂導師博華口中說出來。這或許就是人不輕狂枉少年的真實寫照!無論如何,可以陪著自己一起成長、一塊經歷、一同學習的情誼,才是牢不可破,也會使人珍而重之!

從兩個人的敘述中,不難發現爵西一直都在扮演主導的角色,“這可能是因著年齡和歷練的關係,自然而然很多事情都是由她來主導。”轉向爵西問道:“你是屬于領導型的?”當她正要回答時,博華馬上搶說:“所以,現在當導演咯!”

有個領導型閨蜜,外表看起來頗有主見的博華認為,爵西的看法與思想是很好的分享,而她從對方身上學到最多的是美感,“雖然我出身于美術系,可是,對很多東西沒有太在乎,以致她的出現讓我得以重新作調整。”

周博華透露,這次音樂會採用大製作的手法策劃,不僅有完整的製作團隊,產品更從海報、明信片、T恤到EP等,一應俱全,“感覺有點在製作電影!”這都是她當歌手多年都不曾有過的體驗。
周博華透露,這次音樂會採用大製作的手法策劃,不僅有完整的製作團隊,產品更從海報、明信片、T恤到EP等,一應俱全,“感覺有點在製作電影!”這都是她當歌手多年都不曾有過的體驗。

閨蜜的耳朵最實在的陪伴

“然而,曾經有過一段日子,爵西也陷入沮喪的心境。”在博華記憶裡,有一回,爵西剛完成了一場演出后給她撥電話,“在電話那一端,她告訴我,當時的情緒很沮喪,因為演出場地的音響差,以致大大影響了她當日的表演。”她還向她哭訴,前一個晚上也因失眠而不得不依賴安眠藥入眠。

就在那個當下,她突然醒悟,每個人的內心深處都有柔軟的一面,而貌似堅強的爵西也有柔弱的時候。在她的眼裡,當歌手之前的爵西,年紀輕輕就承載不可多得的人生歷練,“她都能夠一一跨過去、熬過來,並接受自己的一再轉變,我向來認為她是個相當堅強與獨立的女性。”不過,一個人的外表不等同其內心,就像俗語說的“不能用書的封面來判斷一本書”。

一個人會把不容易說出口的內心話,向另一個人傾盡而訴,說明這人在其心中的分量之重。一開始,爵西是被博華能彈擅唱會畫的才氣所吸引,“她是個才女。”爾后,在一段頻繁且密集的相處之后,她進一步瞭解其為人,“她並非多口、多事的人,我可以信任她。”

“最重要的是,她知道我沒有特別令人嘩然的聲音,只有自己的風格,所以,在唱歌方面她都會協助我。”這對姐妹淘給對方的扶持砥礪,起到互補作用,“這些天都聽回我們錄的歌,在某一、兩句聽到博華唱得很特別,我都會去學習加強,而自我增強之餘,也保留自己的風格。”

此時,博華接腔說:“她其實知道我清楚她的好多事,包括音樂上有哪一方面是弱點與優點,因此才會跟我分享她的心情。”閨蜜就是適時適地在身邊,“有的時候,我需要有個人聆聽。”爵西如是說。天下最實在的陪伴,莫過于借出一雙願意靜聽的耳朵、一顆懂得感受的心!

張爵西跟周博華再一次重逢,再度有聊不完的話題,內容全圍繞在音樂會的細微末節。她也抱著拍攝電影時那種團隊精神,籌備屬於兩個人的音樂會。
張爵西跟周博華再一次重逢,再度有聊不完的話題,內容全圍繞在音樂會的細微末節。她也抱著拍攝電影時那種團隊精神,籌備屬於兩個人的音樂會。

十多年沒見記憶依舊有你

當時間點來到1996年和1997年,這對歌壇中的閨蜜先后嫁人去了,歌唱事業亦出現了轉折點。周博華后來退居幕后,張爵西則淡出了歌壇!“初時,我們依然保持聯絡,但次數並不頻密,皆因大家都忙于經營自己的事業和婚姻。”

到了千禧年以后,各有所忙的兩人,將近十數年未認真聯繫過對方,曾有過的也只是偶然碰頭,“我們的后來存在著一段空白期……”期間,博華努力經營其聲樂學院,爵西也經歷了婚變,以及到海外闖蕩個人事業。

儘管二人天各一方,后來也失去對方的消息,慶幸的是,她們並沒有留下寂寞給對方,而是把對方放進了心裡,“我還是會常記起她,但凡跟人講起那些年的歌唱事業,第一個記得的就是她。”聽著爵西這番感性的心底話,博華忍不住甜滋滋地笑了起來。

此時,博華腦海裡也好像閃現了某個記憶片段而脫口而出:“再見到她時,那是在電視機裡……噫,爵西演戲喎!”縱使兩個人的記憶依然出現了暫時性短路,始終不清楚她在哪部電視劇裡看到她,仍無阻于兩個人繼續聊下去。

在2006年,再一次轉身的爵西出演第一部電視劇《男人當家》,“她已經跨到了影視界,而我依然在歌唱領域,雖然不是不知她的消息,但不因此刻意給她撥電話,畢竟太久沒有聯絡了……”這是博華當時的想法,另一方面,爵西在得知好姐妹依然在歌唱領域努力時,她很驚訝,“這份堅持不簡單,這樣的毅力更是這個年頭娛樂圈少見的。”

由於同走歌唱江湖也同住一室,周博華和爵西成了無話不談的姐妹淘。
由於同走歌唱江湖也同住一室,周博華和爵西成了無話不談的姐妹淘。

昔日戲言成真
相約開個唱不留寂寞

這一回,兩人齊齊做客《架勢堂》,只為當年在台上的一番戲言、一場約定、一個夢想,她們葫蘆裡賣的是什麼?這個發想又始于什麼時候?“過去,我們在台上表演,但每一次都只是以群星或是客串形式演出,哪有本地歌星可以開演唱會,唯一例外的是,只聽見從海外紅回大馬的巫啟賢開演唱會。”對她倆而言,這是一個遺憾,同時也懷抱了一個夢想。

“當時就說了,假使有一天我們能夠開自己的音樂會,那該多好啊!”她倆你一言、我一語地說出這段前塵往事,“我覺得,每個當歌手的都會有這樣的想法吧!這個夢,在經歷了四分之一世紀時間的醞釀,終于在2017年迎來了開花結果的時刻,而這個至美的相約,居然是在面子書敲定的!

今年的三月間,爵西因其執導的電影而進錄音室為電影歌曲試唱,一直努力在經營其面子書的她,當天分享了一個狀態,她寫到:“很想再唱歌。”這個心情故事被博華看見了,她也隨喜地在此狀態下寫下“就唱吧!我來幫助你。”的評論,爵西隨之以“好呀!”兩個字來作出回應。

還記得周博華和爵西出過的音樂卡帶嗎?
還記得周博華和爵西出過的音樂卡帶嗎?

約定來得正是時候

結果,兩個很久不見的姐妹淘歌手在面子書裡有了一場預約,“后來是博華的丈夫尤芳進與我取得聯繫,我馬上就邀他們到我的辦公室開會。”對于自己在這件事上的乾脆俐落,她說道:“即使淡出了歌壇,如今當了導演依然是站到了在幕前,我滿享受在台上的日子,我想我是屬于舞台的。”

更何況,一直以來,她都抱著一個願望,那就是重錄那首讓她廣為人知的《一個女人是不是可以美麗到五十歲》(林培和作詞、張映坤作曲)這首歌,不問而知,這個約定來得正是時候!

至于博華,問她何以當時如此爽快寫下那個評論,“有想過是為了圓夢……”從爵西那個狀態的字句裡,她看到了外人看不到的東西,挑起她內心的點點悸動,“這個朋友也真的久了,如今也當上了電影導演,可她卻依然還有唱歌的衝動,而自己一直都在唱歌,如果由我來協助她並不難,而且兩個人一起唱歌滿好玩的!”,

最初即是最美保留真我風采

這是一場有歌、有友情、有記憶的約定,在一連開足三個夜晚的“博爵.相約2017 音樂會”裡,她們將為聽眾帶來十六首歌曲,有各自唱出自己的首本名曲、有唱別人的歌,亦有兩個人合唱的環節。開唱以前,她們最想在彼此身上看到、聽到什麼呢?

爵西像個歌迷般興奮說道,她最想博華重唱《你只留下寂寞》(王威勝作詞、江中傑作曲)這首歌,“這是讓我認識她的一首歌,迄今都還記得此專輯的封面,她有個瀟灑的搖滾客形象,還帶有絲絲林憶蓮的感覺……”而在博華心裡,爵西給她印象最深刻的一首歌是《最近你好嗎?》(葉嘯作詞、張映坤作曲)不為什麼,只因為感覺與情懷仍停留在初遇時的印象,“根深柢固了啦!”最初的感覺永遠是最美、最好、最難忘的!

對于此番引頸長盼多年的演出,博華聲稱,她只想爵西保留當年平實的感覺,單純地傳遞自己的歌聲與想法,“讓她就是爵西吧!”爵西則認為:“ 我不應該對博華有任何期待,因為這個音樂會純粹是讓兩個人做喜歡做的事,最重要的是,把自己的本份做好。”她直言,既然決定重新站在舞台上唱歌就得準備好,“不會強求自己唱到別人讚揚我的聲音好,因為我的聲線沒有改變過。”

博華接著說:“其實,我們在聲質上各具特色,都是獨立的個體;如今,兩人一起開音樂會,甚至還會合唱,別人應該也有所期待吧!”語畢,爵西補充道:“相對之下,昔日的歌手比較有顯著的風格,所以,我們都會保留自己最初最讓自己回味的演繹風格。”

當兩個憧憬于找回當年的感覺之際,她們當然不會忘記那群買票進場的人,“當年沒有機會做音樂會,事隔多年后才來進行,我比較好奇跟期待的是,他人的感覺、看法是什麼?”她倆希望,舊雨新知都一起來,“當年的歌迷會抱著那種‘我以前喜歡的歌手,今天終于有機會開音樂會,我一定要來聽!’的心態來捧場,而時下的年輕人可以趁機認識九十年代的歌手。”

歲月的故事藏在歌聲裡!

因著這場音樂會,兩個人不只重逢,還回到了當初頻密交往的時日,最近這些日子的接觸,爵西有感而發,說道:“廿多年后,我還是覺得她是當年的那個妹妹,有時候她說有了兒女,我很難接受耶!”

“始終都有了年齡,彼此都成熟了。”當年爵西眼裡的“妹妹”已蛻變成一副幸福知性熟女模樣,而她在后者的眼裡,變得更有自信、更有想法了,“我感覺她比以前開朗了,善以採用積極與正面的態度來對待事情;在這個節骨眼上,她會知道怎麼主導自己的人生,邁向一個怎樣的未來。”博華指出。

“其實,她說的是,我更知道目前要過什麼生活、做些什麼……”縱使人逃不過改變的定律,然而,改變未必是不好的。像爵西,在回首她的來時路之際,發現許多事情都不在她的規劃和設想中悄然而至,在經歷逾半世紀歲月的洗禮后,她學會了隨時把自己準備好,“因為我不知道下一刻什麼會來。”

這些年,她從電影中察覺到,它有一定的影響力,不止有能力改變一個人的生活態度,還能促進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激發了她在這領域的使命感,“目前最想做好電影,能夠做多久就做多久。”

博華則持有不同的人生態度,“目前的人生是處于一個比較知足常樂的狀況,對很多事情沒有抱著很大的嚮往或憧憬,尤其到了這個年齡,已經在當下就活得好好的。”不久前,她才結束參與“2017行願非洲感恩之旅”的巡迴演出。時至今日,她用歌來弘揚大愛!

她倆挾帶著過去的人生歷練把歌再次唱出來,如是有歲月、有故事的歌,你的人生故事可能就藏在她們的歌聲裡。因此,不管你曾否被她們的歌和歌聲感動過,這一次可以好好聽她們把歌唱完!

博爵˙相約2017音樂會

日期:9月22、23、24日(8.00pm)
地點:聲活小戲場 The Play Haus
2-01, Pearl Shopping Gallery, Jalan Klang Lama, 58000 Kuala Lumpur.
門票樂捐:RM 69
票務熱線:014-292 9217 (Talent Factory)/012-394 9763 (Paul Production)/03-6142 7330 (ReJeune (M) Sdn Bhd – Hooi Ping)
票務詢問: 10:00am~6:00pm (星期一至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