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和網戀“老婆”爭吵 找按摩女出氣 殺害奸屍 | 中國報 China Press

男子和網戀“老婆”爭吵 找按摩女出氣 殺害奸屍

中國廣東省一名姓梁的男子,老遠來到瀋陽找網戀的“老婆”林琳(化名),但卻和林琳吵架,後來梁某找小姐緩壓,卻被騙錢,最後氣炸的他找來按摩女郎,勒死她,再姦屍。



近日,法院發佈案件判決結果,一審認定梁某犯故意殺人罪和侮辱屍體罪,數罪並罰,決定執行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同時,梁某賠償蘇玲家人喪葬費2萬6729元人民幣(約1萬7206令吉)。

2016年2月,梁某和林琳通過QQ聊天認識,後來在聊天的過程中,就以老公、老婆相稱呼。

2016年7月,兩人網戀一段時間後,梁某從廣東來到瀋陽,第一次和林琳見面,還想在瀋陽找個工作,好好在瀋陽陪林琳。

知道梁某要來,林琳事先在瀋陽市鐵西區給梁某租了個日租房,梁某到瀋陽之後就一直住在那裡。

但在瀋陽期間,林琳總是和他吵架,後來就不搭理他了。他在瀋陽一直沒找到工作,也沒有錢了,生活壓力比較大,覺得活著沒有意思,就有了自殺的想法。

2016年8月初,梁某無聊想找個小姐過夜,便在網上找了兩個上門服務的按摩女。對方讓梁某先付款,但付款後按摩女沒有來,梁某被騙了400元人民幣(約257令吉)。

被人放飛機騙錢

他當時非常生氣。他在法院說,“我非常生氣,就有了自殺之前殺一個按摩女‘墊背’的想法,就用手機繼續在網上聯繫按摩女,相約出來隨便殺一個。”

2016年8月9日晚,他通過微信聯繫上了蘇玲,“我和她微信聯繫後,就想用什麼方法殺死她,我用我的腰帶勒了下自己的脖子做實驗,感覺上不來氣,能殺人,於是就決定用腰帶勒死她。”

8月10日晚10時50分左右,蘇玲按照約定到了梁某的出租屋,梁某趁蘇玲坐在床邊背對著他看手機的時候,就跪在床上,用放在枕頭邊的腰帶從蘇玲後面勒住她的脖子,“第一下沒勒好,勒在了她嘴上,她問我一句『幹什麼』,我沒說話,把腰帶往下拉到她脖子上。”

然後,梁某用雙手用力從後面勒套在蘇玲脖子上的腰帶,蘇玲用手抓腰帶,身體往前傾,梁某用力從後面把她勒倒在床上,順勢把腰帶從脖子後面交叉纏到前面,騎到她身上從前面接著勒她脖子,“大約勒了6、7分鐘,我看她一動也不動了,臉色也變青紫了,又將雙手中的腰帶在她脖子前繫了個死扣,就確定她已經被我勒死了。”

梁某承認,他把蘇玲勒死後,和蘇玲發生了性關係。

走投無路自己打電話報警

“我怕留下自己的精子作為罪證,就把牙膏擠到蘇玲的陰道裡,又怕她沒有死,就又用紙巾沾水塞住了她的鼻孔,用紙巾沾水蓋住了她的嘴,我又怕屋裡有異味被人發現,就又用洗髮水、沐浴露灑在她頭上和身上。”梁某稱,他拽蘇玲的腳想把她拽到衛生間,但拽到地上後就沒有力氣了,“我用沙發套蓋在她身上,用枕頭蓋住面部,用床單蒙在她身上。”

之後,梁某把蘇玲三四部手機都關機了,從蘇玲包裡找到錢包,拿了173元,叫了外賣。

吃完飯後,梁某把自己的銀行卡和上網卡藏在廚房的排油煙機罩上面,用紙寫了一封遺書,“遺書內容大概是我對不起林琳和親人,我犯下了殺人罪,自己也不想活了。”

零時左右,梁某去網吧上網,之後去找林琳,但林琳不見他,“我就用微信告訴她我殺人了,是勒死的,林琳不相信,也不搭理我,我就找了家旅店睡了四個小時的覺。”

2016年8月11日下午,梁某走投無路,撥電報警。2016年12月,檢察機關將此案公訴到法院。

文:華商晨報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