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瞒3个月病情恶化 孝顺女急需30万换血 | 中国报 China Press

隐瞒3个月病情恶化 孝顺女急需30万换血

鄭惠文的雙手及手臂出現許多紅點。
郑惠文的双手及手臂出现许多红点。

(关丹22日讯)孝顺女患肺痨后遭细菌感染,血液被医生指有“毒”,却因担心医药费会拖累本已贫困的父母而故隐病情超过3个月,终因病情恶化入院,才被逼致电向母亲道歉求原谅!



她为了不让父母担心,在入院当天还谎称要去友人家过夜,所以没回家,隔天又指要为朋友庆生而没回家,岂料原来她已住进医院,接受治疗。

她因血液遭细菌感染,全身长满红点,如今医生更诊断她须“换血”保命,家人目前急为她筹募30万令吉手术费。

住在关丹花园简陋木屋的女子郑惠文(25岁,会计楼文员),出生于贫困家庭,为了不让父母担心,她隐瞒病情多月,直至周二(19日)病情恶化入院,在亲戚的劝说下,才通知父母,并联络上公正党德伦敦区州议员沈春祥从旁协助。

沈春祥今日召开记者会时说,由于郑惠文病情严重,高烧不退,昨午在他安排下,已从关丹中央医院转送至吉隆坡国立大学医院接受治疗,唯当务之急,是筹集30万令吉手术费。

以为皮肤敏感

郑惠文的母亲陈楚明(63岁,兼职裁缝师)说,女儿最近身体虚弱,经常发烧及喉咙痛,但由于会计楼工作繁忙常加班,所以她与丈夫郑大忆(65岁,彩票销售员)都不以为意,以为她只是一般的发热气。

她相信,女儿自今年5月已发现自己病情,身体多处会莫名长出红点,也听她数次投诉,但大家都以为只是皮肤敏感。

“她平时上班都穿长袖长裤,我们也没注意她身上的红点,加上她平时很晚回家,我们都已入睡。”

育有2名女儿的陈楚明说,长女已出嫁,仅剩惠文与他们同住,平时十分孝顺及乖巧,现在连生病也不愿告知,避免她们担心,却反而令她们痛心。

她说,如今女儿不幸患病,婚期也须被迫延后。

陳楚明(右)向沈春祥(左)提及女兒病情時悲從中來,丈夫鄭大憶也一臉惆悵。
陈楚明(右)向沈春祥(左)提及女儿病情时悲从中来,丈夫郑大忆也一脸惆怅。

恶疾缠身‧婚期展延
陈楚明心疼女儿受苦

甫于“520”时获男友求婚并安排婚期,原以为能开心当幸福新娘,但郑惠文如今遭受恶疾缠身,婚期也被逼延期。

陈楚明因担心女儿病情,在访谈间多次流泪,并难过地指女儿生重病,她与丈夫却是最后才知道,心疼女儿自己承受痛苦。

“她在吉隆坡医院来电叫我不要怪她,可你要我如何不怪她…?病情那么严重了,才告诉我们。”

她说,医生指女儿的血有“毒”,必须换血,但尽管被指患上肺痨,平日却鲜少见她咳嗽。

她说,丈夫在过去10余年里两度中风,已无法工作,仅能靠每月300令吉福利金,及偶尔外出售彩票,加上她从事裁缝工作,还有女儿每月给予数百令吉家用,维持生活。

“如今突然要30万令吉动手术,我们真的无能为力,希望民众能帮忙,让女儿能尽快动手术。”

此外,沈春祥也呼吁民众慷慨解囊,并指他会协助与院方接洽,了解惠文的病情。

鄭大憶(左起)及陳楚明住在關丹花園一間簡陋木屋,經濟能力有限,希望民眾慷慨解囊,為其女兒籌集30萬令吉醫藥費。
郑大忆(左起)及陈楚明住在关丹花园一间简陋木屋,经济能力有限,希望民众慷慨解囊,为其女儿筹集30万令吉医药费。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