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探熱(第4篇)貪腐、通脹、民生課題…… 希盟守吉隆坡炮彈足 | 中国报 ChinaPress

大選探熱(第4篇)貪腐、通脹、民生課題…… 希盟守吉隆坡炮彈足

報導:林淑慧

城市選民屬于知識分子,善于思考,關心國家課題,往往會影響手中的一票。
城市選民屬于知識分子,善于思考,關心國家課題,往往會影響手中的一票。



掌握吉隆坡聯邦直轄區國會選區絕大部部議席的反對黨,雖然可繼續以重大國家課題追擊國陣政府,但希盟因為伊黨的關係出現隔閡,或也會影響來屆大選的政治局面。

吉隆坡有11個國會選區,在505大選,反對黨拿下了9個,即由行動黨在甲洞、蕉賴、士布爹、武吉免登及泗岩沫守土,公正黨則在峇都、旺沙馬朱、班底谷和敦拉薩鎮報捷;國陣巫統只拿下斯迪亞旺沙和帝帝旺沙。

希盟黨多聲音多

值得一提的是,帝帝旺沙在308大選是由伊黨勝出,但在505大選,巫統候選人兼現任副財長拿督斯里佐哈里以少于1000張多數票重奪此區;此外,敦拉薩鎮的國會議員丹斯里卡立過后也退出公正黨。

這些趨勢無疑壯大了國陣的信心,撇開以華人居多的國陣黑區不論,國陣對混合選區如敦拉薩鎮、峇都、旺沙馬朱、泗岩沫,甚至是馬來票佔多的班底谷,都虎視眈眈。

一般相信,城市選民向來偏向反對黨,除了華裔,大部分馬來人也支持反對黨,這讓希盟占盡優勢。

尤其資訊發達,城市人對重大的國家課題如一馬發展醜聞、政治獻金等重挫國家聲譽與公信力的問題特別敏感,還有,貪污腐敗、與民生息息相關的貨物膨脹、消費稅制度,和油價,甚至是治安等的問題,都成為反對黨攻擊國陣政府的利器。

只是,目前反對黨聯盟已不如308及505時的民聯,那時的行動黨、公正黨和伊黨可以攜手推出以共同綱領為首的《橙皮書》,今天的希盟,黨多聲音多,加上公正黨本身有內亂問題,對聯伊和反伊至今未有定案,也引起同盟的不滿。

這次的大選,不管是城市或鄉村,看的不只是議席的勝出,還包括多數票的增減,這都直接反映選民的心聲。

方貴倫:醜聞惹人厭
城市選民對國陣失信心

民主行動黨直轄區署理主席方貴倫指出,城市資訊發達,各個階層的選民容易分析政治局勢及每個政黨的表現,對反對黨有利。

他說,正因為通訊科技的發達,各大管道鋪天蓋地報導有關一馬發展公司和26億政治獻金的醜聞,引起了大馬子民,尤其是城市選民的關注。

他說,首相拿督斯里納吉至今沒有任何合理的交代,更甚的是,國會還駁回,有關一馬發展公司、馬來西亞一號官員(MO1)和MO1夫人、美國司法部對一馬發展公司採取的最新行動等的逾30道提問。

“這些手段都清楚看在人民眼里,且這些醜聞涉及龐大的數額,至少400億令吉。”

方貴倫說,有關的課題都是備受矚目的全國,甚至是國際性課題,影響大馬的經濟走向。

政策不公影響選票

“美國司法部對一馬發展公司的調查,也絕對影響投資者對大馬的信心。”

他說,除了國際課題,政府自落實消費稅也讓絕大部分人民叫苦連天,尤其是低收入家庭。

他說,尤其是居住在隆市區的市民,或是在市區打拼的,不管是商家或員工,原本已面對高消費的開銷,如今再加上消費稅的衝擊,雪上加霜。

方貴倫續說,隆市的其他問題,包括泊車費暴漲、吉隆坡市政局肆意批准高密度的屋業發展、政府在5年內變賣約200塊土地、塞車問題等,也讓市民反感。

“雖然捷運系統已啟用,但要無法全面解決交通阻塞問題。”

他說,選民也從發達的資訊見證一些政策的不公,這都將影響政府的選票。

評論員:反對黨根深柢固
國陣在黑區輸少當贏

時事評論員龍耀福認為,國陣要在來屆大選攻下吉隆坡,並非簡單的差事,但若能減少反對黨在吉隆坡的得票率,等同取得突破。

他說,吉隆坡11個國會議席向來是反對黨的強區,國陣僅取得兩席,即帝帝旺沙和斯迪亞旺沙。

他說,國陣要拿下吉隆坡絕大多數的議席相當艱難,尤其在5個由行動黨勝出的議席,即甲洞、蕉賴、士布爹、武吉免登及泗岩沫。

“其中士布爹更是505時全國多數票最高的國會選區,雖然不排除伊黨或親國陣人士會在各個選區出來攪局,即如外界所說的三角戰對國陣有利,但在吉隆坡,這對行動黨的影響不大。”

龍耀福說,反觀在公正黨的選區,或許會有少許影響,主要看公正黨如何處理選區分配問題。

“選區分配也反映出全國的問題,在吉隆坡,行動黨並不會讓出他們以華裔居多的堡壘區,但公正黨是否會讓出議席給掌握馬來選票的誠信黨和土團黨去分一杯羹?如班底谷曾盛傳交換選區?這個暫不得而知。”

遊子選民影響大

他說,一般而言,城市化的選區都比較傾向支持反對黨,就算出現三角戰,反對黨要維持上一屆的成績也不難。

“當然,也不能忽略吉隆坡還是有許多遊子選民,是最大的影響群體。”

他說,根據一些報導,國陣候選人如馬華也不完全沒有工作,也有在選區接觸選民,因此撇開一舉反敗為勝的可能性,若能削減反對黨的選票,也算是進步的表現。

帝帝旺沙敦拉薩鎮有看頭

龍耀福認為,以目前的局勢來看,吉隆坡稍有看頭的選區,僅有鐵定上演三角戰的帝帝旺沙。

他說,在505大選,伊黨候選人僅以866張多數票,敗給巫統候選人,即財政部副部長拿督斯里佐哈里。

“上次代表伊黨出戰的候選人已過檔誠信黨,因此這次大選,巫統鐵定面對伊黨和誠信黨的挑戰,而就上屆少于1000張多數票的情況來看,相信今次情況會相當激烈。”

他說,至于反對黨一直攻不下,掌握大量軍警票的斯迪亞旺沙,依舊對國陣有利。

“另一有看頭的選區是敦拉薩鎮,現為獨立人士的國會議員丹斯里卡立,可能被國陣拉攏,充當攪局者的角色分散希盟的勝算。”

火箭不乏馬來票

方貴倫預測,來屆大選,反對黨依舊可在直轄區以狂風掃落葉的姿態勝出。

他說,在吉隆坡,反對黨不僅僅獲得華裔選民的支持,就連馬來選民,也一樣支持反對黨。

“以我的選區為例,當時還未搬遷的甘榜德利瑪屬馬來區,但我獲得了超過50%的馬來選票。”

他說,來屆大選,希盟也希望重奪在上一屆大選只輸了的帝帝旺沙。

“帝帝旺沙會是一場三角戰,希盟若能集中華裔選票,而巫統和伊黨又分散馬來選票后,這對我們更加有利。”

但對于反對黨一直無法拿下的斯迪亞旺沙區,方貴倫雖然覺得勝算不高,但也不會輕易放棄。

“就算市區選情對我們有利,我們不能掉以輕心,必須要走入社區,深入民心,人民才會全力支持我們。”

姚長祿冀耕耘有收穫
馬華不氣餒打服務牌

馬華聯邦直轄區聯委會主席拿督姚長祿指出,雖然絕大部分的城市選民十分關心國家課題,但國陣在處理民生問題和協助弱勢群體方面所付出的努力,人民也有目共睹。

他說,尤其現在反對黨內亂,從伊黨退出民聯,如今希盟也因為公正黨浮現聯伊和反伊派而生隔閡,加上一些由反對黨執政的州屬也發生許多不規則的事件,選民都看在眼裡,心中有數。

“雖然一些國家課題如一馬發展公司、政治獻金等對國陣不利,但反對黨也有他們不足的地方,而我們也有努力的地方,因此不能說國陣在直轄區毫無勝算,我們絕對可以和反對黨一決高下。”

他說,以馬華為例,在直轄區5個傳統議席,即旺沙馬朱、敦拉薩鎮、蕉賴、武吉免登及士布爹,都在默默耕耘。

預測投票率降低

“即使是黑區如士布爹和蕉賴,這些區對我們來說並不容易,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我們的團隊們一直以來都在工作,為社區提供服務。”

他有信心,馬華的候選人在來屆大選可以銳減反對黨的得票率,這對馬華而言也是進步。

惟姚長祿預測,來屆大選的投票率或許會比上屆低,主要是有的選民對政治感到失望。

“這對整個政治發展來說是不健康的,也會影響整個局勢。”

巫統須歸還旺沙馬朱

姚長祿說,來屆大選,馬華的立場是在原有的5個傳統選區上陣,其中旺沙馬朱和敦拉薩鎮被列為重點選區。

他說,兩個重點選區皆為混合區,馬華將全力以赴對戰反對黨的候選人。

“馬華在上屆大選借出了旺沙馬朱國席,臨時換了巫統候選人,我們輸了5000多票,但馬華一直沒有放棄服務,我們的立場是巫統必須歸還議席,由馬華上陣。”

至于敦拉薩鎮,馬華雖然在上一屆敗選,但公正黨勝出后並沒有服務,選民頻頻投訴。

“隨后該區國會議員丹斯里卡立還退出公正黨,公正黨的內亂對我們有優勢。”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