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探热(第7篇) 敦马助攻巫裔区 甲反对党7+8执政梦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大选探热(第7篇) 敦马助攻巫裔区 甲反对党7+8执政梦

20170927mc66



报导:姚美芹

大选近在眉睫,甲州在野党以一鼓作气执政甲州为目标,但甲州从来都是国阵政府的坚固堡垒,即使在过去两届的大选海啸,也只是稍受影响,甲州要变天,机会仍微乎其微。

甲州选民的政治意识趋向保守,除了国阵,唯一成气候的在野党是民主行动党,最好的成绩是在2013年505大选拿下1国6州议席,加上公正党及伊斯兰党各自取得零的突破攻下一国一州,在野党共有2国7州,但在甲州6国28州席中还是少数。

尤其国阵除了甲市区的国州选区,基本上几乎拿下所有市郊与郊外的国州议席,看起来可谓稳如泰山。

选民有新思考角度

甲州行动党在过去大选,依赖伊党争取马来选票,虽然这次与伊党断交后失去了伊党死忠支持者的选票,但在另一方面却能借助诚信党与土团党接拢之力,靠着敦马哈迪的名气,开始走进了之前无法接触的马来选区,让半郊区与郊区的国阵死忠在接触在野党后,或有新的思考角度。

在野党的希望,就是这些之前从未接触过反对党的巫裔选民,在听了马哈迪的演讲后,对行动党改观,再借着消费税等的课题,能将票转投在野党。

反对党是盘算著,甲州28个州议席中,若能让他们保住7议席,再多加至少8席,就能以简单多数席执政,而这8席,则是将目标放在选民不足万人的选区,一些议席虽由国阵胜出,但多数票不过千余两千张,只要在郊区吹起小海啸,议席就可能易手。

不过,反对党也必须担心一些议席,在之前也以微差取胜,如鲁容的205票及武吉峇汝的48票,来届在内忧外患下,也可能失去。

行动党隐忧4剑客效应

上两届大选,向来在华裔选民占多数的选区才有优势的在野党,在联合友党强攻下在数个混合区取得突破,唯只以微差取胜,来届大选,这些议席将可能被国阵重夺。

经过了上两届的努力,位于市区边缘的选区,选民都倾向反对党,混合区如鲁容州席、武吉峇汝州席及武吉卡迪国席首次让反对党占领。

事隔4年,鲁容州议员吴良山已退出行动党,伊斯兰党武吉峇汝州议员卡立无多大表现,而公正党武吉卡迪国会议员三苏依斯干达也还未被广大选民所熟悉,在野党要保住这些议席,极为吃力。

尤其一些原本支持行动党的选民,对行动党与敦马哈迪合作仍难以接受,再加上沈同钦与吴良山等4名退出行动党的议员退党产生的效应会否在大选时发酵,都会影响行动党的战绩。

担心边缘化华裔很矛盾

近年来,无论是国阵或在野党,都面对种种问题困扰,撇开贪污、治安、经济萧条等种种不利因素,各党相互攻击,各党内暗潮汹涌的派系纷争不断,已让选民厌倦。

这一届的选民,许多都对投朝或是投野感到矛盾,尤其是华裔选民,若是投给国阵让国阵继续领导,却又担心国家经济进一步变差,贪污问题无法解决;若是投给反对党,一方面担心反对党变执政党后让国家陷入更糟的情况,另一方面也担心其他种族投向国阵而变不了天,最终让华裔与执政党的距离越走越远,华裔成为被边缘化的群体。

市面出现“投人不投党”说法,一些选民不再看有关候选人是代表什么党,而是依据候选人素质投票。无论如何,甲州选民仍趋向保守,普遍认为应集中选票于某政党,才有力量。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