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转战殡仪服务业 没难度! | 中国报 China Press

空姐转战殡仪服务业 没难度!

對王淑芬而言,有時強迫自己做害怕的事,也等于是逼自己自我提升和增值。
对王淑芬而言,有时强迫自己做害怕的事,也等于是逼自己自我提升和增值。

报导:林玉敏



简介:
■王淑芬(Aemy Wong,41岁)
■富贵(Nirvana)业务发展总监兼Ultimate Team创办人
■女力格言:舒适区正是危险区



“在舒适区待太久并非好事,甚至可说危险,因为自己很容易会一直原地踏步。要愿意去冒险跳出舒适区,尝试新事物,以免错失良机。”

基于这个理念,她从在新加坡从事酒店工作后转当空姐,然后再转换跑道 ,从事殡仪服务业。

她在2008年底辞去空姐一职,在完全没有计划的情况下,从新加坡返马。

殡仪服务业前景佳

当时父母和3位弟弟皆身处殡仪服务业,销售表现出色,由于当时王淑芬事业发展毫无头绪,其中一位弟弟即建议她也一同加入富贵集团。

尽管弟弟认为她学历见识都比他们好,肯定会有一番作为,但她却怀疑自己的能力。

“无论要创业或从事销售,首要条件是人脉。许多人士即使拥有人脉,也不懂如何创业。更何况是一个离开马来西亚14年的女生,人生路不熟,更别说人脉。我结束12年空姐生涯返马,完全没有人脉,也不曾从事销售业,该从何开始创业?我到底行吗?”

虽然对自己的能力存疑,但她本身早已看到这殡葬行业的趋势而有信心,决定接受弟弟的建议,跟随家人参与富贵集团的活动和讲座会。

因看到殡仪服务业明朗的前景,她在2008年加入富贵集团,创立销售代理团队Ultimate Team。

“我看到殡仪服务业的前景,这个市场实在太大了,所以即使没有销售经验,就当作自我挑战吧!”

她乐观相信,向高难度挑战对日后的事业必定有帮助。

“谈生死和事前规划,部份人士确实觉得忌讳,难免会吃闭门羹。若我能销售(殡仪业)产品或服务,日后什么工作都难不倒我。”

排除万难 不懂学到懂

除了没人脉和经验,王淑芬还面对一个巨大挑战–语言障碍,以及对拜祭事项完全不通。

“我是受英文教育者,无法讲好中文。但面对着业务以中文为主的富贵集团,对我确实蛮挑战。加上这个行业以佛教和道教为主,因此对于拜祭事项,我这个基督徒完全一窍不通。”

“If you never try, you’ll never know,不尝试永远不懂会有什么结果”,凡事没有能不能,只看你肯不肯尝试。虽然挑战重重,但这也并没让她在殡仪服务业却步。

“不懂就学啊。不要因为不懂而没尝试,就选择放弃。当时我听不明白中文,就很勤劳听中文节目和上课程,如今我虽未能完全阅读中文,也不懂中文书写,但已能以华语演讲。”

获大马纪录大全卓越女杰奖

王淑芬(右2)出席大馬紀錄大全2017年商企版書籍發佈會,在馬華總會長拿督斯里廖中萊(左 3)手中接下卓越企業女杰的榮耀。
王淑芬(右2)出席大马纪录大全2017年商企版书籍发布会,在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左 3)手中接下卓越企业女杰的荣耀。

王淑芬近期获得大马纪录大全(Malaysia Book of Record)选为卓越企业女杰,再次验证努力耕耘必定收成正果。

刚刚加入富贵集团当销售代理时,因为没有人脉,每个月收入仅够供车和电话费之用。

“幸好之前当空姐时有一笔储蓄,让我度过初入行的日子。为了建立人脉,我参加不少路演和宣传活动,通话费用也不少。”

随后她建立起自己的销售代理团队Ultimate Team,大幅提振集团的销售表现。

在她的领导下,团队人数至今已达150人,成为首个荣获2次销售冠军的团队,分别在2012年和2014年获得十大最佳区服务总监全国冠军。

空姐收入高 但前途茫茫

王淑芬曾在新航當空姐長達12年。
王淑芬曾在新航当空姐长达12年。

在未转行前,王淑芬做了十多年空服员,部分原因是因为空姐薪资较高,让她有能力存钱。

“之前从事餐厅订席员期间,需要经常加班和到外兼职,月入才能达到介于1000新元至1100新元(约3094令吉至3404令吉)之间。转当空姐终于摆脱每个月愁生活费的苦恼,收入大幅成长,初入行就稳赚3000新元(约9282令吉)。”

空姐的收入对当时只有20来岁的她而言,是非常可观的。

“空姐飞行服务期间,航空公司都包了我们的住宿和饮食。除非你很爱购物,否则空姐这份工作基本上没什么花钱的机会,可以存很多钱。”

当空服员期间,她经常阅读个人成长的书籍,也进修相关课程,让她明白人生“不进则退”的道理,也点燃她不断前进的那把火,萌生转换跑道的念头。

为了不让自己到了新加坡航空的规定退休年龄(即45岁)才被淘汰,她当空姐期间也不断为自己铺路。

“45岁退休似乎太早,但若等到45岁才来展开新的事业,又太迟了!”

人生就是场赌博
要放手一博

王淑芬坦承自己并非唸书的材料,但考量到前途,她即使到了28岁仍决定半工读,好让本身多一条出路。

在考取媒体管理系学士学位后,她未找到新工便,便已辞去空姐这份工作。

她坦言,这个决定确实冒险,但若不果断辞去高薪又舒适的空姐一职,恐怕很难踏出转行的第一步。

“生活上许多事情都像是在赌博,得冒险一试。像我唸大学也是个赌注,因为我并非读书的料,也不知道能否毕业。但若不放手一搏,就永远原地踏步。不尝试就无法成功考取学士学位,不是吗?”

她以个人的经历,呼吁时下青年勇敢冒险。

“我们要愿意冒险,跳出舒适区。但在这之前要先问自己跳出舒适区,代价是什么?若不冒险跳出,失去的又是什么?”

“无论如何,可以肯定的是,不冒险跳出舒适区,就等于是停留在原地,没有成长,也没有额外收获。有时强逼自己做害怕的事,也等于是逼自己持续自我提升和增值。”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