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探熱(第12篇)兩任大臣不咬弦 反對黨一盤散沙 登州之爭五五波 | 中国报 ChinaPress

大選探熱(第12篇)兩任大臣不咬弦 反對黨一盤散沙 登州之爭五五波

報導:黃慧芬

前任大臣阿末賽益攪局,令阿末拉昔夫的登州大臣之路崎嶇不平。
前任大臣阿末賽益攪局,令阿末拉昔夫的登州大臣之路崎嶇不平。



國陣在505大選中奪下登州32個席位中的17席,以微弱優勢執政后,在爭議聲中接任的現任登州大臣阿末拉昔夫,在短短3年多來是否已具備帶領登州國陣過關斬將的能力,將成為登州政權在第14屆大選易手的關鍵。

阿末拉昔夫于2014年5月上演戲劇性出任大臣戲碼,令到原任大臣拿督斯里阿末賽益留待女兒出嫁后才下台的要求無法得到滿足,以致阿末賽益一直無法釋懷,曾伺機將阿末拉昔夫拉下台。

兩任大臣不咬弦,也沒有趁著在各自大臣任期內打穩基層基楚,直接影響黨內部團結,成為國陣繼續執政登州的巨大絆腳石。

誰也不能佔便宜

反觀表現同樣無法討好選民的反對黨,505大選時由伊斯蘭作莊的陣營,與攻克登州政權擦身而過,而伊黨這次以孤軍之姿,企圖在即將來臨的大選中打一場翻身戰,前門面對老樹盤根的巫統,后門要提防奇軍突起的希盟聯軍,情勢與國陣僅屬五五波,誰也佔不了誰的便宜。

伊黨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近日發表的言論,明里打著為宗教而鬥爭的旗號,實則有意無意的傳達著,只要以宗教為大前提不惜與巫統站在同一陣線,儘管讓親宗教派心悅誠服,但卻難以說服一些以政黨和政見為界線的保守派共同進退。

同時,年紀不小加上健康屢亮紅燈的哈迪阿旺,上屆在馬江國席僅以5124張多數票當選,今屆反對黨已成散沙,除了保住上千張華裔選票成問題,不難預見將流失眾多年輕選票,因此登州之戰在于國陣是否爭氣,而非取決于反對黨所佈下的奪權策略是否奏效。

國陣換大臣穩軍心?

除了政權易手,登州大臣是否在來屆大選后再度換上新面孔,成為眾人關注焦點。

自2008年全國大選后,登州大臣便一波三折,至今仍無人成功突破無法連任兩屆魔咒,現任大臣阿末拉昔夫更是由接任至今,便面對因前任大臣不滿而引起的風風雨雨,甚至被稱為“過度期大臣”。

阿末拉昔夫與前任大臣阿末賽益,接掌大臣職過程皆極富戲劇性,就任后仍風波不斷,最大的問題亦是未能奠下穩固的基層支持者。

隨著阿末賽益有意伙同兩名國陣議員退黨,險些掀起登州變天危機后,在登州政壇長袖善舞多年的阿末賽益,政途也幾乎走到終點,但唯一不願妥協的是,勢必要奪其大臣位的阿末拉昔夫下台。

阿末拉昔夫為安撫在甘馬挽影響力依然不容小覷的阿末賽益,也許會步上前任大臣拿督斯里依德利斯祖索后塵,從登州領袖層引退,以轉戰國席作為退路,讓親阿末賽益派無機可趁也可穩定軍心。

此外,放眼登州國陣領導層,除了現任多位州行政議員(若還有機會再披甲上陣),甘馬挽國會議員兼農業及農基工業部長拿督斯里阿末沙比里仄也被指是接任大臣的人選之一,也有傳出中央有意派委天兵前來坐鎮,以消弭登州的變大危機。

馬華翻身戰矢重奪萬達

在下屆大選重奪登州唯一的華裔選區萬達州議席,是馬華務必卯足全力的一場翻身戰。

州主席拿督杜振耀先后在2004及2008年全國大選中成功守土,但卻在505大選中丟失江山,流失大量華裔選票,尤其是一心只求變天的游子選票是關鍵。

馬華下屆大選將派出聲望及政績皆望塵莫及的瓜登區會秘書杜繩禎上陣,除了仰賴回流的華裔選票,是否會與成功爭取一席之位的行動黨冤家路窄,將主宰登州華社未來5年的命運。

近日頻密出席活動高度曝光的杜繩禎,曾出任多屆瓜登市議員,加上土生土長在本地華社擁有一定知名度,當務之急是積極融入馬來社群建立屬于個人的聯絡網和聲望。

此外,苦昐機會多年的行動黨,如今加入希盟的最大目的,是在登州爭得一席上陣之地,最多華裔選民的萬達州席自然成為不二之選,否則也會退而求其次在甘馬挽的朱蓋州席披戰袍,若行動黨出戰朱蓋成定局,相信將有助提高馬華重奪萬達州席之勝算。

公正黨自上屆奪下萬達州席后,至今仍未能真正贏得絕大部分地方華裔民眾支持,若代表希盟上陣與馬華及伊黨候選人形成三角戰,對于派出唯一一名華裔候選人的馬華,拿下更多華裔選票將大為有利。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