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探熱(第13篇)反對黨相煎太急 國陣笑納沙巴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大選探熱(第13篇)反對黨相煎太急 國陣笑納沙巴

    沙巴25個國席將花落誰家?
    沙巴25個國席將花落誰家?

    報導:李少榮



    2008年、2013年的2次全國大選,東馬沙巴和砂拉越選民的投票趨向,為國陣保住政權。如今大選腳步聲越來越近,沙巴選民的抉擇再次成為眾人焦點。

    經過近10年,選民關注州內反對黨是否有汲取過去2屆選舉的教訓?反對黨能否以推翻國陣為大原則,各讓一步,回到談判桌上?

    現在沙巴反對黨陣營比過去2屆選舉更複雜,除了原本的國陣、希望聯盟及沙巴本土政黨組成的沙巴聯合陣線(United Sabah Alliance)之外,如今增加了由巫統前任副主席拿督沙菲益阿達領導的“沙巴人民復興黨”(Warisan,簡稱民興黨)。

    拒讓步合作告吹

    2008年的行動黨與公正黨在部分選區自相殘殺;2013年希望聯盟與沙巴本土政黨互相廝殺,分散反對票,令許多中間選民看不到反對黨有能力推翻國陣的機會。

    2013年大選,除了山打根國席出現一對一的局面,其余24個國席和所有60個州議席都出現最少三角戰局面;其中卡拉巴干區國會議席和蘇拉巴央區州席甚至出現七角戰。

    反對黨知道不合作是無望推翻國陣的后果,但是,大家都不願意平白浪費民間的“反風情緒”,希望借這股情緒,擴大自己的政治勢力,拒絕讓步,以致合作告吹。

    反對黨各自為政

    10年推翻國陣無功並沒有促成反對黨之間各自讓步,大家都是各自為政,互相攻訐。

    由4個本土政黨組成的沙巴聯合陣線鼓吹沙巴自主權,主張沙巴事務應由沙巴人決定,他們認為,全國性政黨如行動黨、公正黨等,最終還是需要聽命中央領袖,這令到它們難與希盟合作。

    至今,這3個反對黨陣營幾乎都沒有合作的可能性,沙巴聯合陣線主張沙巴本土黨,而希盟無意與其他本土黨合作;民興黨多次表達會合作立場,至今也沒明顯行動,但一般預料,它可能會因馬哈迪關係而與希盟有限度合作。

    如果反對陣營繼續互相攻訐,誰也不讓誰,下屆大選的結果,還是跟過去2屆選舉一樣。

    13新州席能否選舉成疑

    雖然沙巴州議會于去年8月9日以超過三分二票數通過修改州憲法,把原本60個州議席增加至73個州席;選舉委員會也很快的在9月中即展示13個新增州席,但是,一年過去了,國會並沒有開會辯論。

    由于國會遲遲都沒有辯論和通過沙巴增加多13個州席,外界已不斷揣測;甚至法律界也置疑,能否在國會沒通過下舉行選舉?如大選,該選60個州席還是73個州席?

    州政府已在憲報頒布

    州國陣領袖都對此事避而不談,推說不知及等國會通過。

    沙巴進步黨主席拿督楊德利懷疑,是國陣擔心新選區劃分對反對黨有利,或是國陣內部對新選區產重嚴重分歧,否則為何不通過由國陣領袖贊同的新選區?

    民興黨署理主席兼兵南邦區國會議員依納迪莫斯多里雷津說:“在法律上,沙巴州政府已在憲報上頒布13個新州席,但是,國會還沒有批准,這個情況下能否舉行選舉?”

    新增13州席為:冰哥卡(N.02 Bengkoka,10,032名選民)、曼加利(N.06 Mangaris,13,798人)、賓達山(N.08 Pintasan,9,864人)、班帶達立(N.13 Pantai Dalit,13,659人)、達勞(N.17 Darau,16,552人)、丹容東比(N.24 Tanjung Dumpil,13,070人)、擔拜(N.27 Dambai,11,654人)、杜立(N.44 Tulid,7,564人)、杜魯畢(N.47 Telupid,6,990人)、雙溪馬尼拉(N.51 Sungai Manila,10,726人)、拉末(N.58 Lamag,8,725人)、西加麥(N.61 Segama,14,059人)及古古山(N.70 Kukusan,11,938人)。

    這些新選區所在的國會議席是:古達、哥打馬魯都、古打毛律、斗亞蘭、實邦加、必打丹、吧巴、冰湘岸、比魯蘭、裡巴蘭、京那巴登岸、詩南及卡拉巴干。

    雖然新增席超過20%,卻沒有涉及以華裔選民為主的3大城市,亞庇、山打根及斗湖。

    穆斯林土著是造王者

    沙州主要反對黨陣營分別為沙巴聯合陣線、希望聯盟,另一個則是暫時只單打獨鬥的民興黨。

    在過去2屆大選成績顯示,反對黨陣營缺乏穆斯林選民支持,不論是希望聯盟或是沙巴本土政黨組成的沙巴聯合陣線,都無法撼動國陣的穆斯林選民支持。

    沙巴華裔選民在六十至八十年代一直是造王者,然而隨著人口結構改變,要取得沙巴政權,還需視乎能吸引多少穆斯林選民支持。

    沙巴穆斯林土著佔人口44.57%,非穆斯林土著佔人口32.67%,華裔約16.7%,其他族群為6%。但是,全州25個國會議席,穆斯林土著選民為主國席卻多達16席、7個非穆斯林土著國席及2個華裔選民為主的國席。

    上屆大選儘管吹起反風,但是,反對黨只能奪下3個國席,分別為2個華裔國席亞庇及山打根,非穆斯林土著選民為主的兵南邦國席;由此可見,要贏得沙巴,還需要得到穆斯林選民支持。

    爭奪非穆斯林土著選民

    希盟方面,以獲得華裔選民支持的行動黨的勢力最強;公正黨在沙巴勢力因缺乏積極活動及內部鬥爭而逐漸走下坡,脫離自伊斯蘭黨的誠信黨的勢力最單薄。

    行動黨除了獲得華裔選民支持之外,它們過去幾年不斷深耕非穆斯林土著選區,包括圈定一些潛質候選人。公正黨在沙巴的支持率主要是來自非穆斯林土著及華裔,但是因多年內鬥,缺乏活動等,勢力已遂漸減弱。

    沙巴人民復興黨憑著黨主席沙菲益阿達的個人魅力,在州東海岸地區的穆斯林土著選民圈中擁有一定影響力,但是,在西海岸即起不了多大的漣漪。該黨希望吸收更多非穆斯林土著及華裔選民。

    這3個主要反對陣營爭取的選民重疊,互相吸引對方的選票。

    沙菲益可凝聚反對黨?

    沙巴反對黨能否在來臨的大選中,給國陣引頭一擊,很大程度視乎民興黨主席拿督沙菲益阿達能否團結所有反對黨。

    沙菲益自退出巫統后,另起爐灶成立民興黨,除了符合本土政黨的形象外,由于他與敦馬領導的土著團結黨關係親密,因此都是沙巴聯合陣線及希望聯盟急欲拉攏對象。

    沙菲益一直與其他反對黨表現若即若離的態度,他口口聲聲說會與其他政黨合作,卻沒有看到有所行動,反而是黨內的次級領袖不時與州行動黨成員互相抨擊。

    反對黨都瞭解合即利,分即垮的道理,但是,他們之間缺乏潤滑劑,這也是導致多年來,都成不了大事,而沙菲益能否擔當此重任?還需看他未來的行動。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