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探热(第13篇)反对党相煎太急 国阵笑纳沙巴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大选探热(第13篇)反对党相煎太急 国阵笑纳沙巴

沙巴25個國席將花落誰家?
沙巴25个国席将花落谁家?

报导:李少荣



2008年、2013年的2次全国大选,东马沙巴和砂拉越选民的投票趋向,为国阵保住政权。如今大选脚步声越来越近,沙巴选民的抉择再次成为众人焦点。

经过近10年,选民关注州内反对党是否有汲取过去2届选举的教训?反对党能否以推翻国阵为大原则,各让一步,回到谈判桌上?

现在沙巴反对党阵营比过去2届选举更复杂,除了原本的国阵、希望联盟及沙巴本土政党组成的沙巴联合阵线(United Sabah Alliance)之外,如今增加了由巫统前任副主席拿督沙菲益阿达领导的“沙巴人民复兴党”(Warisan,简称民兴党)。

拒让步合作告吹

2008年的行动党与公正党在部分选区自相残杀;2013年希望联盟与沙巴本土政党互相厮杀,分散反对票,令许多中间选民看不到反对党有能力推翻国阵的机会。

2013年大选,除了山打根国席出现一对一的局面,其余24个国席和所有60个州议席都出现最少三角战局面;其中卡拉巴干区国会议席和苏拉巴央区州席甚至出现七角战。

反对党知道不合作是无望推翻国阵的后果,但是,大家都不愿意平白浪费民间的“反风情绪”,希望借这股情绪,扩大自己的政治势力,拒绝让步,以致合作告吹。

反对党各自为政

10年推翻国阵无功并没有促成反对党之间各自让步,大家都是各自为政,互相攻讦。

由4个本土政党组成的沙巴联合阵线鼓吹沙巴自主权,主张沙巴事务应由沙巴人决定,他们认为,全国性政党如行动党、公正党等,最终还是需要听命中央领袖,这令到它们难与希盟合作。

至今,这3个反对党阵营几乎都没有合作的可能性,沙巴联合阵线主张沙巴本土党,而希盟无意与其他本土党合作;民兴党多次表达会合作立场,至今也没明显行动,但一般预料,它可能会因马哈迪关系而与希盟有限度合作。

如果反对阵营继续互相攻讦,谁也不让谁,下届大选的结果,还是跟过去2届选举一样。

13新州席能否选举成疑

虽然沙巴州议会于去年8月9日以超过三分二票数通过修改州宪法,把原本60个州议席增加至73个州席;选举委员会也很快的在9月中即展示13个新增州席,但是,一年过去了,国会并没有开会辩论。

由于国会迟迟都没有辩论和通过沙巴增加多13个州席,外界已不断揣测;甚至法律界也置疑,能否在国会没通过下举行选举?如大选,该选60个州席还是73个州席?

州政府已在宪报颁布

州国阵领袖都对此事避而不谈,推说不知及等国会通过。

沙巴进步党主席拿督杨德利怀疑,是国阵担心新选区划分对反对党有利,或是国阵内部对新选区产重严重分歧,否则为何不通过由国阵领袖赞同的新选区?

民兴党署理主席兼兵南邦区国会议员依纳迪莫斯多里雷津说:“在法律上,沙巴州政府已在宪报上颁布13个新州席,但是,国会还没有批准,这个情况下能否举行选举?”

新增13州席为:冰哥卡(N.02 Bengkoka,10,032名选民)、曼加利(N.06 Mangaris,13,798人)、宾达山(N.08 Pintasan,9,864人)、班带达立(N.13 Pantai Dalit,13,659人)、达劳(N.17 Darau,16,552人)、丹容东比(N.24 Tanjung Dumpil,13,070人)、担拜(N.27 Dambai,11,654人)、杜立(N.44 Tulid,7,564人)、杜鲁毕(N.47 Telupid,6,990人)、双溪马尼拉(N.51 Sungai Manila,10,726人)、拉末(N.58 Lamag,8,725人)、西加麦(N.61 Segama,14,059人)及古古山(N.70 Kukusan,11,938人)。

这些新选区所在的国会议席是:古达、哥打马鲁都、古打毛律、斗亚兰、实邦加、必打丹、吧巴、冰湘岸、比鲁兰、里巴兰、京那巴登岸、诗南及卡拉巴干。

虽然新增席超过20%,却没有涉及以华裔选民为主的3大城市,亚庇、山打根及斗湖。

穆斯林土著是造王者

沙州主要反对党阵营分别为沙巴联合阵线、希望联盟,另一个则是暂时只单打独斗的民兴党。

在过去2届大选成绩显示,反对党阵营缺乏穆斯林选民支持,不论是希望联盟或是沙巴本土政党组成的沙巴联合阵线,都无法撼动国阵的穆斯林选民支持。

沙巴华裔选民在六十至八十年代一直是造王者,然而随着人口结构改变,要取得沙巴政权,还需视乎能吸引多少穆斯林选民支持。

沙巴穆斯林土著占人口44.57%,非穆斯林土著占人口32.67%,华裔约16.7%,其他族群为6%。但是,全州25个国会议席,穆斯林土著选民为主国席却多达16席、7个非穆斯林土著国席及2个华裔选民为主的国席。

上届大选尽管吹起反风,但是,反对党只能夺下3个国席,分别为2个华裔国席亚庇及山打根,非穆斯林土著选民为主的兵南邦国席;由此可见,要赢得沙巴,还需要得到穆斯林选民支持。

争夺非穆斯林土著选民

希盟方面,以获得华裔选民支持的行动党的势力最强;公正党在沙巴势力因缺乏积极活动及内部斗争而逐渐走下坡,脱离自伊斯兰党的诚信党的势力最单薄。

行动党除了获得华裔选民支持之外,它们过去几年不断深耕非穆斯林土著选区,包括圈定一些潜质候选人。公正党在沙巴的支持率主要是来自非穆斯林土著及华裔,但是因多年内斗,缺乏活动等,势力已遂渐减弱。

沙巴人民复兴党凭著党主席沙菲益阿达的个人魅力,在州东海岸地区的穆斯林土著选民圈中拥有一定影响力,但是,在西海岸即起不了多大的涟漪。该党希望吸收更多非穆斯林土著及华裔选民。

这3个主要反对阵营争取的选民重叠,互相吸引对方的选票。

沙菲益可凝聚反对党?

沙巴反对党能否在来临的大选中,给国阵引头一击,很大程度视乎民兴党主席拿督沙菲益阿达能否团结所有反对党。

沙菲益自退出巫统后,另起炉灶成立民兴党,除了符合本土政党的形象外,由于他与敦马领导的土著团结党关系亲密,因此都是沙巴联合阵线及希望联盟急欲拉拢对象。

沙菲益一直与其他反对党表现若即若离的态度,他口口声声说会与其他政党合作,却没有看到有所行动,反而是党内的次级领袖不时与州行动党成员互相抨击。

反对党都了解合即利,分即垮的道理,但是,他们之间缺乏润滑剂,这也是导致多年来,都成不了大事,而沙菲益能否担当此重任?还需看他未来的行动。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