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探熱(第13篇)反對黨相煎太急 國陣笑納沙巴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大選探熱(第13篇)反對黨相煎太急 國陣笑納沙巴

沙巴25個國席將花落誰家?
沙巴25個國席將花落誰家?

報導:李少榮



2008年、2013年的2次全國大選,東馬沙巴和砂拉越選民的投票趨向,為國陣保住政權。如今大選腳步聲越來越近,沙巴選民的抉擇再次成為眾人焦點。

經過近10年,選民關注州內反對黨是否有汲取過去2屆選舉的教訓?反對黨能否以推翻國陣為大原則,各讓一步,回到談判桌上?

現在沙巴反對黨陣營比過去2屆選舉更複雜,除了原本的國陣、希望聯盟及沙巴本土政黨組成的沙巴聯合陣線(United Sabah Alliance)之外,如今增加了由巫統前任副主席拿督沙菲益阿達領導的“沙巴人民復興黨”(Warisan,簡稱民興黨)。

拒讓步合作告吹

2008年的行動黨與公正黨在部分選區自相殘殺;2013年希望聯盟與沙巴本土政黨互相廝殺,分散反對票,令許多中間選民看不到反對黨有能力推翻國陣的機會。

2013年大選,除了山打根國席出現一對一的局面,其余24個國席和所有60個州議席都出現最少三角戰局面;其中卡拉巴干區國會議席和蘇拉巴央區州席甚至出現七角戰。

反對黨知道不合作是無望推翻國陣的后果,但是,大家都不願意平白浪費民間的“反風情緒”,希望借這股情緒,擴大自己的政治勢力,拒絕讓步,以致合作告吹。

反對黨各自為政

10年推翻國陣無功並沒有促成反對黨之間各自讓步,大家都是各自為政,互相攻訐。

由4個本土政黨組成的沙巴聯合陣線鼓吹沙巴自主權,主張沙巴事務應由沙巴人決定,他們認為,全國性政黨如行動黨、公正黨等,最終還是需要聽命中央領袖,這令到它們難與希盟合作。

至今,這3個反對黨陣營幾乎都沒有合作的可能性,沙巴聯合陣線主張沙巴本土黨,而希盟無意與其他本土黨合作;民興黨多次表達會合作立場,至今也沒明顯行動,但一般預料,它可能會因馬哈迪關係而與希盟有限度合作。

如果反對陣營繼續互相攻訐,誰也不讓誰,下屆大選的結果,還是跟過去2屆選舉一樣。

13新州席能否選舉成疑

雖然沙巴州議會于去年8月9日以超過三分二票數通過修改州憲法,把原本60個州議席增加至73個州席;選舉委員會也很快的在9月中即展示13個新增州席,但是,一年過去了,國會並沒有開會辯論。

由于國會遲遲都沒有辯論和通過沙巴增加多13個州席,外界已不斷揣測;甚至法律界也置疑,能否在國會沒通過下舉行選舉?如大選,該選60個州席還是73個州席?

州政府已在憲報頒布

州國陣領袖都對此事避而不談,推說不知及等國會通過。

沙巴進步黨主席拿督楊德利懷疑,是國陣擔心新選區劃分對反對黨有利,或是國陣內部對新選區產重嚴重分歧,否則為何不通過由國陣領袖贊同的新選區?

民興黨署理主席兼兵南邦區國會議員依納迪莫斯多里雷津說:“在法律上,沙巴州政府已在憲報上頒布13個新州席,但是,國會還沒有批准,這個情況下能否舉行選舉?”

新增13州席為:冰哥卡(N.02 Bengkoka,10,032名選民)、曼加利(N.06 Mangaris,13,798人)、賓達山(N.08 Pintasan,9,864人)、班帶達立(N.13 Pantai Dalit,13,659人)、達勞(N.17 Darau,16,552人)、丹容東比(N.24 Tanjung Dumpil,13,070人)、擔拜(N.27 Dambai,11,654人)、杜立(N.44 Tulid,7,564人)、杜魯畢(N.47 Telupid,6,990人)、雙溪馬尼拉(N.51 Sungai Manila,10,726人)、拉末(N.58 Lamag,8,725人)、西加麥(N.61 Segama,14,059人)及古古山(N.70 Kukusan,11,938人)。

這些新選區所在的國會議席是:古達、哥打馬魯都、古打毛律、斗亞蘭、實邦加、必打丹、吧巴、冰湘岸、比魯蘭、裡巴蘭、京那巴登岸、詩南及卡拉巴干。

雖然新增席超過20%,卻沒有涉及以華裔選民為主的3大城市,亞庇、山打根及斗湖。

穆斯林土著是造王者

沙州主要反對黨陣營分別為沙巴聯合陣線、希望聯盟,另一個則是暫時只單打獨鬥的民興黨。

在過去2屆大選成績顯示,反對黨陣營缺乏穆斯林選民支持,不論是希望聯盟或是沙巴本土政黨組成的沙巴聯合陣線,都無法撼動國陣的穆斯林選民支持。

沙巴華裔選民在六十至八十年代一直是造王者,然而隨著人口結構改變,要取得沙巴政權,還需視乎能吸引多少穆斯林選民支持。

沙巴穆斯林土著佔人口44.57%,非穆斯林土著佔人口32.67%,華裔約16.7%,其他族群為6%。但是,全州25個國會議席,穆斯林土著選民為主國席卻多達16席、7個非穆斯林土著國席及2個華裔選民為主的國席。

上屆大選儘管吹起反風,但是,反對黨只能奪下3個國席,分別為2個華裔國席亞庇及山打根,非穆斯林土著選民為主的兵南邦國席;由此可見,要贏得沙巴,還需要得到穆斯林選民支持。

爭奪非穆斯林土著選民

希盟方面,以獲得華裔選民支持的行動黨的勢力最強;公正黨在沙巴勢力因缺乏積極活動及內部鬥爭而逐漸走下坡,脫離自伊斯蘭黨的誠信黨的勢力最單薄。

行動黨除了獲得華裔選民支持之外,它們過去幾年不斷深耕非穆斯林土著選區,包括圈定一些潛質候選人。公正黨在沙巴的支持率主要是來自非穆斯林土著及華裔,但是因多年內鬥,缺乏活動等,勢力已遂漸減弱。

沙巴人民復興黨憑著黨主席沙菲益阿達的個人魅力,在州東海岸地區的穆斯林土著選民圈中擁有一定影響力,但是,在西海岸即起不了多大的漣漪。該黨希望吸收更多非穆斯林土著及華裔選民。

這3個主要反對陣營爭取的選民重疊,互相吸引對方的選票。

沙菲益可凝聚反對黨?

沙巴反對黨能否在來臨的大選中,給國陣引頭一擊,很大程度視乎民興黨主席拿督沙菲益阿達能否團結所有反對黨。

沙菲益自退出巫統后,另起爐灶成立民興黨,除了符合本土政黨的形象外,由于他與敦馬領導的土著團結黨關係親密,因此都是沙巴聯合陣線及希望聯盟急欲拉攏對象。

沙菲益一直與其他反對黨表現若即若離的態度,他口口聲聲說會與其他政黨合作,卻沒有看到有所行動,反而是黨內的次級領袖不時與州行動黨成員互相抨擊。

反對黨都瞭解合即利,分即垮的道理,但是,他們之間缺乏潤滑劑,這也是導致多年來,都成不了大事,而沙菲益能否擔當此重任?還需看他未來的行動。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