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志豪:都是咖啡惹的祸《上》 | 中国报 China Press

骆志豪:都是咖啡惹的祸《上》

2007年,马来西亚教育文凭大考(SPM)前夕,祐益、骏佑和佩灵像往常一样在我家相聚一起备考,却少了平时的闲话家常,少了平时的八卦,少了嬉闹,少了玩笑,有的…只是认真、埋首、苦读、最后冲刺。



从来没认真读过马来文学(KOMSAS)课本内任何一篇文学作品的骏佑在沙发上翘着脚,拿着那些文学作品的解析反复背颂,脸上夹杂着背得好不耐烦却又深深明白「不背等同于放弃」的别扭表情,心里大概歇斯底里地呐喊著:“过了明天,我再也不用背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了,我要把它们统统忘掉!”其实,不只骏佑如此,大家都一样。

不擅长死背,却善于用图表等工具整理内容资料的佩灵则好整以暇地在自己的笔记本上用画呀画的,还有闲情不停地更换不同颜色的钢笔将不同种类的内容归类,有创意的人果然不同凡响。

佩灵每读完一会儿,就会停下来画一画,总结一下自己所读的内容,从嘴角微微上扬的脸上看得出,她很享受那样的学习方式。

坐在我正对面的祐益则来点不一样的,他不读马来文学,他读马来文作文。

等等,作文?作文不是讲究平时所累积的写作与思考能力吗?有什么好读的?原来,他的补习老师准备了很多篇的范文,而且在范文内用了许多优美词句及词藻,期许学生读了这些范文后能在大考中下笔如有神,能够潜移默化地运用这些金句。

完全没补习的我最爱就是跟他借这些范文来阅读,让他补习老师的「perkataanbombastik」刺激一下我的阅读感官。

对我而言,马来文并没什么好准备的,稍微需要准备的马来文学就留到临睡前才仔细阅读一篇,反倒是历史,背了三个星期,还是无法把所有内容背诵完毕。

于是,我不读隔天即将要考的马来文,反而费尽心思准备几天后再考的历史。

因此,四个人里面,我最为格格不入。

无论如何,大家心底深处还是埋著一股无可言喻的紧张,紧张的气息也在不知不觉中在空气里弥漫。

毕竟,这是事关人生未来前途的重要大考,考得好,基本上任何奖学金,任何机会都会自动找上门;考得差强人意的话,不免要与各种各样的机会或出路擦肩而过。

这一场大考仿佛是一场战役,一场历经大大小小考试,千锤百炼后迎来的最后战役,一场考验我们过去十多年在学校究竟做了些什么的试炼,一场要我们全力以赴,孤注一掷的人生关卡。

(此作品亦在2017年收录于钟灵中学文集《青龙木下的身影》)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活动简介
暂无活动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