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志豪:都是咖啡惹的禍《上》 | 中國報 China Press

駱志豪:都是咖啡惹的禍《上》

2007年,馬來西亞教育文憑大考(SPM)前夕,祐益、駿佑和佩靈像往常一樣在我家相聚一起備考,卻少了平時的閒話家常,少了平時的八卦,少了嬉鬧,少了玩笑,有的…只是認真、埋首、苦讀、最后衝刺。



從來沒認真讀過馬來文學(KOMSAS)課本內任何一篇文學作品的駿佑在沙發上翹著腳,拿著那些文學作品的解析反覆背頌,臉上夾雜著背得好不耐煩卻又深深明白「不背等同于放棄」的彆扭表情,心裡大概歇斯底里地吶喊著:“過了明天,我再也不用背這些莫名其妙的東西了,我要把它們統統忘掉!”其實,不只駿佑如此,大家都一樣。

不擅長死背,卻善于用圖表等工具整理內容資料的佩靈則好整以暇地在自己的筆記本上用畫呀畫的,還有閒情不停地更換不同顏色的鋼筆將不同種類的內容歸類,有創意的人果然不同凡響。

佩靈每讀完一會兒,就會停下來畫一畫,總結一下自己所讀的內容,從嘴角微微上揚的臉上看得出,她很享受那樣的學習方式。

坐在我正對面的祐益則來點不一樣的,他不讀馬來文學,他讀馬來文作文。

等等,作文?作文不是講究平時所累積的寫作與思考能力嗎?有什么好讀的?原來,他的補習老師準備了很多篇的範文,而且在範文內用了許多優美詞句及詞藻,期許學生讀了這些範文后能在大考中下筆如有神,能夠潛移默化地運用這些金句。

完全沒補習的我最愛就是跟他借這些範文來閱讀,讓他補習老師的「perkataanbombastik」刺激一下我的閱讀感官。

對我而言,馬來文並沒什么好準備的,稍微需要準備的馬來文學就留到臨睡前才仔細閱讀一篇,反倒是歷史,背了三個星期,還是無法把所有內容背誦完畢。

于是,我不讀隔天即將要考的馬來文,反而費盡心思準備幾天后再考的歷史。

因此,四個人裡面,我最為格格不入。

無論如何,大家心底深處還是埋著一股無可言喻的緊張,緊張的氣息也在不知不覺中在空氣裡瀰漫。

畢竟,這是事關人生未來前途的重要大考,考得好,基本上任何獎學金,任何機會都會自動找上門;考得差強人意的話,不免要與各種各樣的機會或出路擦肩而過。

這一場大考彷彿是一場戰役,一場歷經大大小小考試,千錘百煉后迎來的最后戰役,一場考驗我們過去十多年在學校究竟做了些什么的試煉,一場要我們全力以赴,孤注一擲的人生關卡。

(此作品亦在2017年收錄于鍾靈中學文集《青龍木下的身影》)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