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以勒:王權遏制伊斯蘭化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張以勒:王權遏制伊斯蘭化

馬華總會長廖中萊早前指出,近期發生的啤酒節活動被禁、清真洗衣店及丹州男子穿短褲被罰課題顯示,我國在505大選日益走向伊斯蘭化及神權化,這是長年累月醞釀形成的趨勢。



伊斯蘭化趨勢的程度,以至馬來統治者也不得不出手制止。先是柔佛蘇丹對麻坡一家公告只限穆斯林光顧的自助洗衣店表達不滿,並指示有關業者撤回規定並道歉;接著,玻璃市王儲也對州內出現的類似洗衣店,發出同樣的指示。

統治者理事會日前也發佈聲明,批評有人試圖以伊斯蘭之名,破壞馬來西亞的和諧與團結,這些人的舉動超越一切合理恰當的標準,危及我們多元宗教、族群社會的和諧。

 伊斯蘭鼓勵穆斯林尊重他人、中庸、包容,其名譽不可為若干群體或個人的分裂行為所玷污,以致人民產生離心。

神權勢力膨脹,漸漸侵蝕馬來西亞中庸多元的建國之本,連代表王權的世襲統治者也擔憂不已,而決定表態。伊斯蘭保守勢力也許會因此而稍微收斂,但是,要說社會整體伊斯蘭化和神權膨脹的趨勢由此而止步,未免言之過早,也過于樂觀。例如,一名伊斯蘭發展局(JAKIM)宗教司就極力捍衛穆斯林專屬洗衣店,甚至以不點名方式公開批評柔佛蘇丹禁止穆斯林洗衣店的做法。

王權與神權相互對立

這極可能形成王權與神權在宗教課題上意見分歧乃至相互對立的局面。所謂王權,具體指的就是最高元首和各州世襲馬來統治者、正式的王室成員,相關的法律、制度和官方機構等,乃是國家建制的一部分。

統治者對日趨嚴重的伊斯蘭化現象表態,甚至以實際行動介入市民商業活動(指示洗衣店業者撤銷限令),固然令人擔心王權膨脹,或將破壞君主立憲體制的基礎。

 不過,第一、王權本來就是國家建制的一部分,只要統治者始終在憲法賦予的框架範圍行事和發言,就不至于造成太大問題。

第二、伊斯蘭化日益嚴重的趨勢,原本應該扮演糾錯角色的政治領袖不僅無動于衷,猶有甚者,在選票考量下,為了迎合佔多數的馬來穆斯林的觀點,甚至將此趨勢據為己用、推波助瀾,成為推動這股伊斯蘭化趨勢的一分子。

 馬來統治者非民選領袖,沒有選票考量,甚至無需顧及群眾意見,全憑本身角色和價值行動。王權之超脫于民意,既可能是憲政體制的不安因素,但也是對抗伊斯蘭化現象的必要條件所在。

那么,所謂神權,指的到底是哪些人或事?相對于王權,神權的內涵更模糊,也更廣泛,既包括伊斯蘭黨、誠信黨等自我標榜為伊斯蘭鬥爭,爭取落實伊刑法的政黨,也包括各級政府的宗教機構和宗教官僚、主張極端宗教理念的宗教團體、宗教司、學者和媒體等,各式各色,不一而足。

神權勢力有多大?有多少人?難以界定,更難以統計,這才是麻煩所在。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