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不起房,誰的錯? | 中國報 China Press

買不起房,誰的錯?

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到底真正導致人民無力承擔房價的罪魁禍首是誰?
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到底真正導致人民無力承擔房價的罪魁禍首是誰?

報導:葉愛雲
(吉隆坡13日訊)坊間將人民無力承擔房屋的矛頭指向國家銀行,國行將問題指向發展商,市場分析人士一針見血指出,我國人民負擔不起房屋,歸根究底是人民的收入成長步伐跟不上生活水平的上漲速度!



分析界指出,人民收入不高,真正的核心問題在于整體人民的生產力,未有跟上時代發展腳步所致。因為我國正處于尷尬過渡期,正從工業製造時代轉型至數位及高價值生產力的產業階段,如研發(R&D)。

民主及經濟事務研究中心(IDEAS)總執行長旺賽夫在回應《中國報》電郵時指出:“政府已沒有能力再持續為國人提供房屋補貼,我們應該要認清事實的真相。”

黃穎欣認為,亞洲人必須先有車、有房才能結婚的觀念應該被糾正。
黃穎欣認為,亞洲人必須先有車、有房才能結婚的觀念應該被糾正。

收入跟不上房價漲幅

“如果我們現在硬是強迫政府提供超出能力範圍內的補貼,我國未來將需要承受更高的預算赤字,這筆債務將是由我們的孩子及孫子來償還。提供補貼在政治上或許很受歡迎,但長遠來看,它在財政上是一項不負責任的行為。”

研究、咨詢和技術中心(CREATE)總執行長黃穎欣也說:“政府實際已為人民提供許多補貼,政府興建更多可負擔房屋已是非常好的舉措。但政府不該一味布施,謹慎管理好國家財政才是更重要的。”

旺賽夫直言:“國人無法負擔房價背后真正的原因,是國人收入根本跟不上生活成本、房價上漲的步伐,這是政府真正要解決的核心問題,是整個經濟結構上的問題。”

“我們若不對症下藥,只是一味處理眼前所見的問題,真正的大問題它依然存在。”

放寬借貸或引呆賬問題
先談生存再談買房

針對銀行借貸條例,黃穎欣認為銀行不該放寬條例,反之應該捉緊放貸準則,以免未來發生違約問題,引發更多不良貸款(NPL)問題,屆時情況恐怕更加得不償失。

旺賽夫早前接受“彭博社”訪問時坦言:“這其實是相當棘手的問題,雖然不可以說銀行放貸方面完全沒有問題,但是放貸條例必須是嚴謹的,同時也必須要平衡。否則我們會面對不良貸款的問題,而不良貸款過高,在任何一個國家都絕非一件好事。”

另外,黃穎欣反問,擁有自己的房子真的那么重要嗎?

她認為現今許多亞洲人必須先有車、有房才能結婚的觀念應該被糾正。

“何不換個角度,最重要是先有瓦遮頭,政府推出的先租后買方案,未嘗不是項好的解決辦法。”

年輕人首要目標拼事業

“畢竟按優先次序,年輕人首要目標是拼事業,只有在確保自己能夠在大城市生存下來,能夠維持生活,再來談買房。”

她說,其實不只我國,全球許多國家及城市如北京、上海、日本、香港及首爾等,這些城市的年輕人都買不起房子。

根據國家銀行“房屋觀察網”(www.housingwatch.my)資料,我國房價相比其他國家其實來得低,我國房價中值是家庭年收入的4.4倍,反觀香港是19倍、北京是14.5倍。

應降低可負擔房屋成本

國內房價一直居高不下,亞洲策略及領導研究院(ASLI)總執行長丹斯里楊元慶博士接受《中國報》電訪時說,真正問題是供需失衡所致。

他說,只要政府能夠協助解決高建設成本問題,相信會有更多發展商願意興建利潤較低的可負擔房產。

國行數據顯示,目前我國尚欠96萬個可負擔房屋單位,估計到了2020年,有關缺口將增至100萬個單位。

楊元慶提出的建議,包括促請政府協助處理發展商興建可負擔房屋土地相關事宜,包括降低土地用途轉換稅至少30%、降低印花稅、分配更多土地,以及豁免興建可負擔房屋的建材消費稅。

旺賽夫說,提供補貼長遠來看,在財政上是一項不負責任的行為。
旺賽夫說,提供補貼長遠來看,在財政上是一項不負責任的行為。

未能應付新時代工作

旺賽夫指出,我國仍未能創造出一個無需仰賴政聯公司(GLC),一個真正由私人界主導驅動經濟的環境。

“我們整個監管環境仍然不夠簡化,以為大馬在吸引高價值投資者上創造優勢,而且我們沒有足夠的人才儲備,來應付當前21世紀的工作。”

他解釋,上述這些都是提高國人收入水平急需解決的問題,當以上都處理好后,房屋負擔問題自然可以迎刃而解,屆時就會有更多人有能力買房。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