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變乖卻緣盡 夜店外遭2蒙面男刺死 母傷心欲絕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兒變乖卻緣盡 夜店外遭2蒙面男刺死 母傷心欲絕

死者陳育全。
死者陳育全。

(關丹19日訊)華裔男子與友人在夜店尋歡作樂后,一步出夜店外,即被兩名蒙面男子各別以巴冷刀及利刃刺傷,送院后傷重不治。



死者陳育全(31歲)來自關丹達士花園,住在柔佛州,生前在新加坡從事安裝天花板工作,往返柔州與新國之間。

彭亨州警方刑事調查組主任奧曼納央高級助理總監今日披露,死者到關丹哈茲阿末路一間娛樂中心作樂后,今日凌晨3時45分與一名友人(20余歲,銷售員)結伴離開。

他說,當時,兩名蒙面疑是華裔的男子趨近,以利刃及長巴冷刀攻擊並刺傷死者。

腹部血肉模糊

“兩名行兇者干案時手法快速,刀刀猛刺死者腹部。死者中刀后倒在地方,腹部血肉模糊,腸子都已外露,情況駭人。兇手得逞后,立刻乘坐轎車逃離現場。”

奧曼納央說,死者友人驚魂未定下,眼看朋友身體多處傷痕纍纍,遍地鮮血,不敢怠慢,立刻把死者送往關丹中央醫院搶救,惟醫生證實死者已經身亡。

“兩名行兇者干案時身穿深色衣服,戴著黑色面罩,並口操廣東話。”

他說,警方援引刑事法典302謀殺條文,調查此案,目前未有人落網,公眾若有情報,請致電關丹警局刑事調查組013-9823630。

據悉,由于事發地點屬于娛樂場所區,加上昨晚是屠妖節公假,因此現場有不少目擊者。其中一名行兇者干案時,更凶神惡煞地警告目擊者們不要插手,行徑大膽,根本不把旁人放在眼裡。

接友人電話一去不返

說了不外出卻外出,死者難逃死神的呼喚?

死者母親黃順玉指出,週三晚上11時,兒子告訴他表哥,不會外出了。不料,接了一名友人電話后又再出去,結果今次是一去不返了。

她說,兒子兩週前從新加坡回關丹度假,本訂于本月16日返新國工作,卻因慶祝父親生日而留下來。

黃女士說,兒子之后有提及要在19日或20日返回工作岡位,結果卻不了了之。

“兒子已有返回新國工作的念頭,奈何最終都沒有成事。”

“兒子與前妻育有兩名分別10歲及8歲的女兒,大女兒跟隨前媳婦在吉隆坡生活,幼女由她照料,她們將于週四晚抵關丹。”

黃順玉說,兒子很疼愛兩名女兒,大女兒將于下月生日,兒子更買了一部手機,作為大女兒的生日禮物。

“可惜,他已無法親手將手機交到大女兒手上了。”

死者靈堂將設在達士花園的住家,至于其他細則,家屬要待週四下午領屍后再決定。

家人指非通緝犯

“哥哥持護照,自由進出新加坡工作,若是通緝犯,如何能如此?”

早前有消息指死者是通緝犯,死者陳育全妹妹陳雅萍(27歲,家庭主婦),週四在達士花園的住家受訪時說,家人相信哥哥不再是警方要尋找的人物,否則就無法自由從柔州,進出新加坡工作。

她說,哥哥曾經壞過,但已改過自新,希望能還其兄清白。

“早年,我們都有不斷的勸說哥哥,他之后也承諾會做好人,這半年來,我們也看到了他的改變,不料卻發生這種事。”

死者母親黃順玉(60歲,家庭主婦)指出,兒子不再大聲對她講話,也不再以不耐煩語氣頂撞,可惜,她和變乖的兒子緣已盡,讓她心痛不已。

她說,以前只要她嘮叨,兒子就會粗聲粗氣地回應,如今,兒子對她的要求,只會順從的說“隨便”。

死者共有一兄、一姐及兩個妹妹,在兄姐妹中排行第三。

死者被巴冷刀及利刃刺傷後,奄奄一息的倒在馬路上,腹部血肉模糊。
死者被巴冷刀及利刃刺傷後,奄奄一息的倒在馬路上,腹部血肉模糊。
家屬接受記者(右)訪問,並強調相信死者已非通緝犯,所以才能自由進出新國。
家屬接受記者(右)訪問,並強調相信死者已非通緝犯,所以才能自由進出新國。
黃順玉(左)向記者講解死者變乖兒子的種種事宜,不知何謂生離死別的死者幼女,一幅天真模樣示人。
黃順玉(左)向記者講解死者變乖兒子的種種事宜,不知何謂生離死別的死者幼女,一幅天真模樣示人。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