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亞斯伯格‧亞亞學泳的啟示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天使亞斯伯格‧亞亞學泳的啟示

20171111angle



特約:哲林秋雯

亞亞不是身體虛弱的孩子,他身體健康體力也很好,水池裏的水到底有多冷?我不知道,但是我相信他敏感的感官,加強了他的感受,形成一種,幾乎無法負荷的樣子……

亞亞一直都喜歡玩水,嬰兒時期就經常帶他到泳池戲水,家裏也有個超大浴缸給他天天泡澡。直到兩年前才正式報名上游泳課,當時他8歲。

隨著大眾和唾手可得的資訊,我們到斯旺西國家游泳館,這裏規模大且華麗,游泳教練個個看起來年輕魁梧,我帶著兒子相對顯得渺小,既興奮又戰戰兢兢地上課。

亞亞沒有什麼直接的表態,每週跟著分配好的6~8人一組,上課、下課,就如在學校一樣盡力學習,不在話下。第二學期他升到另外一組,分配到左邊另一個泳池,換了一個教練,上了一兩周,有兩次從水裏上來,我都看見他要哭的樣子,卻又問不出個所以然來。

哭著說不要游泳了

 第三周要去上游泳課前,亞亞開始鬧肚子疼,我們請了一周病假,接著一周亞亞老大不願意,卻又無法說出原由而硬著頭皮去上游泳課。

我一直在看臺上,目不轉睛地看著他半小時的游泳課,接近結束時,我拿著大浴巾,跟其他媽媽們站在泳池邊等孩子從水裏上來。亞亞臉白得像一張白紙,身體發著抖,緩緩抖著過來,跟其他嘰嘰喳喳奔朝著媽媽奔跑的孩子,形成強烈對比的畫面。

我上前,先把大浴巾實實地給他裹起來,半抱半走帶他到浴室開啟花灑的熱水。問他是不是很冷,他猛點頭,哭著說不要游泳了。

接受孩子傳遞訊息

亞亞不是身體虛弱的孩子,他身體健康,體力也很好,水池裏的水到底有多冷我不知道,但是我相信他敏感的感官加強了他的感受,連帶其他的因素,讓他的大腦解碼並輸送到感官上,形成他幾乎無法負荷的樣子,這是給我的一個訊息。

我當下知道必須接受,這不是屈服于孩子的軟弱,不是不教他克服,而是我必須先接受,那好不容易傳送出來給我知道的訊息。

人多嘈雜造成焦慮

后來我找了另外一所游泳學校,沒有華麗的設備,他們都是租用中學游泳池作為教學地點,但是實行的是更小的班制,一個教練3~4個學生。

我試過他們水池的溫度,其實跟之前差不多,但是讓亞亞來形容的話,像是馬來西亞和北極差別一樣,很誇張,但若這是他的感受,就是確實的事,因為在水裏的人是他不是我。

后來我再冷靜分析,在中學一個游泳池的空間,和游泳館12個泳池的空間,規模差別帶來感官的刺激,應該是促使亞亞焦慮和過度負荷的主要原因。

游泳館空間大,回音也大,學生、教練、救生員、工作人員、家長等,加起來的人數很多,每個人說話加起來的嘈雜聲,和身上帶著氣味的分別也很大。這就是為什麼亞亞去到溫度一樣的水池,因為環境不一樣,讓他的平穩度差距那麼大。

上了游泳課兩年的他,如今游泳如魚得水般,他開心我更開心。

旅居英倫專業翻譯十年,期間結婚生子罹癌,生命順勢走過一圈。目前搬到靠山面海的斯旺西上研究所,身兼畫家及專欄作家,過著喜為人母樂為人妻的創意生活。(隔周刊出)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