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案追中(第10篇)1992年2月27日 少女謝文晶遭姦殺後分屍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奇案追中(第10篇)1992年2月27日 少女謝文晶遭姦殺後分屍

每週五登場

 



霹靂安順變態狂魔,不只殘忍的將活潑少女謝文晶給姦殺,還分屍8段,導致她死無全屍。

1992年2月27日下午2時,當年16歲的謝文晶從巴打拉必路二哩半住家騎腳車出門後,就神秘失蹤。

秀麗可人的謝文晶。
秀麗可人的謝文晶。

從不外宿的她沒留下片言隻語而徹夜不歸,44歲的父親謝仰義和18歲的哥哥找了所有熟悉的地方,都找不到她。

期間,謝仰義也曾到其好友,35歲的張振順的住家找過3次,但一無所獲。謝父根本沒想到,女兒早已慘遭對方下毒手,而且就藏屍在屋內的床底下。

謝仰義曾3次造訪張振順的家,但不知女兒已被對方慘下毒手。
謝仰義曾3次造訪張振順的家,但不知女兒已被對方慘下毒手。

隔日,文晶還是沒有回家,父親也請假四處向親友打聽,但一無所獲,唯有向警方報案。

遍尋不獲的謝仰義向警方報案。
遍尋不獲的謝仰義向警方報案。

就在謝文晶失蹤2天後,一名造船工友經過霹靂河畔時,赫然發現一具剩下半身殘缺不全的女性屍體,便立即向警方投報。

造船工友發現一具殘缺不齊的下半截屍體。
造船工友發現一具殘缺不齊的下半截屍體。

警方之後封鎖現場進行調查,不久後,警方也在距離發現碎屍的400至500公尺的河畔,發現了由腰以上的上半截屍體。死者腹部慘遭切開,五臟溢出,臭味熏天,死狀慘不忍睹。

警方之後將遭分截的屍體送往醫院,法醫最後證實這些殘肢斷足都屬謝文晶,死因為勒斃。

冷血分屍的張振順在幹下滔天大罪的命案後,非但沒有立刻逃離,在發現屍體當天,還自告奮勇協助警方打撈屍體。

張振順自告奮勇協助警方將謝文晶上半截的屍體從河床抱上岸。
張振順自告奮勇協助警方將謝文晶上半截的屍體從河床抱上岸。
警方蛙人繼續在案發地點打撈未尋獲的殘肢斷足。
警方蛙人繼續在案發地點打撈未尋獲的殘肢斷足。

然而張振順的一舉一動,早已被在場的警方看在眼裡;眼尖的警員也發現他身上有一些被抓傷的痕跡,因此對他引起懷疑。就在當天下午,警方逮捕了兩名華裔青年調查,其中一人便是張振順,以及一名19歲少年。

警方在扣查2人不久後,一名垂釣人士在司馬登渡頭對面撈蝦時,赫然發現一隻斷腳,警方後來確定斷腳屬於謝文晶的右腳,惟左腳仍不知所蹤。因此,文晶家屬在為她運往火葬前,因整具屍體缺乏雙手和左腳,所以只好為她裝上紙紮手腳代替全屍,再送往怡保三寶洞火化。

警方經過調查後,該名19歲嫌犯在被扣查1天後就被釋放,而張振順則繼續被扣查。

雖然少年獲得釋放,但他卻被眾人誤以為就是文晶的親密男友,而遭人指指點點,令他受困。但他堅稱自己只不過和文晶認識2個星期,而且兩人前後只見過兩次面,也不曾單獨相處過,因此不是文晶的要好男友。

另一邊廂,張振順在被扣查的首幾天都一直死咬不承認自己就是幹案兇手,但在警方多次的盤問下,他才開始露出破綻,整個案件也水落石出,原來他暗戀謝文晶已久,因此試圖以迷姦來佔據文晶。

根據警方調查,謝文晶失蹤當天曾應張振順之約到他的家,張振順當時準備了1杯已加入迷幻藥的飲料給文晶。文晶不疑有他把飲料喝了,之後便昏睡過去。醒來時發現遭對方姦污,因此嚷著要向警方報案。

豈料,在文晶掙扎要逃離狼窩時,就被張振順以青色電線將她勒死,然後藏屍在睡房床底。次日凌晨時分再將她分屍,拋入霹靂河內,以為神不知,鬼不覺地加以滅口。

謝文晶的上半截遺體,就在此橋末端處被發現,這也是張振順住家屋後通往霹靂河流的板橋。
謝文晶的上半截遺體,就在此橋末端處被發現,這也是張振順住家屋後通往霹靂河流的板橋。

事後,警方在張振順家內發現謝文晶的2枚戒指和項鍊,也帶走多樣他用來幹案的凶器,當中包括一把鋒利的柴刀、一把板鋸、一條青色電線和一塊石頭,同時也在該屋內發現床板等物件染有血跡。 此外,文晶失蹤當天所騎的紅色腳車,也在其住家後面被發現。

張振順住家內的睡床板也被警方帶走。
張振順住家內的睡床板也被警方帶走。

整個分屍案過程,也揭發了張振順原來是一名擅長烹煮野味的高手,平日有個花名叫“變態順”。而他與謝文晶一樣來自破碎家庭,從小與父親相依為命,因此個性孤僻。

謝仰義也在案發後悲嘆人心難測,萬萬沒想到,一個他信任的朋友兼工作夥伴,竟如此毫無人性痛下毒手,將其女兒殺害並分屍。

文晶遇害後,大家都覺得她死的太冤,因此當地居民發動籌款,為文晶舉行一場大法師事,超度亡魂。

當地居民發動籌款,為文晶舉行一場大法師事,超度亡魂。
當地居民發動籌款,為文晶舉行一場大法師事,超度亡魂。
老淚縱橫的父親蹲在一旁呆望著女兒的骨灰,在一旁的哥哥也傷心的在拾著親妹妹的骨灰。
老淚縱橫的父親蹲在一旁呆望著女兒的骨灰,在一旁的哥哥也傷心的在拾著親妹妹的骨灰。

1994年6月4日,雖法庭判張振順謀殺表面罪名成立,並交由高庭處理;但在1995年6月26日再次開庭審訊時,在控方修改控狀下,張振順成功逃出鬼門關,僅被控誤殺,當下俯首認罪,最終判監禁15年。

等待審訊的期間,張振順在獄中皈依佛教,每天為文晶誦經,也開始吃長素。當時他向一名到獄中探訪他的義工坦誠,事發當時他服用了藥物,因此受到藥物刺激,以致喪失人性,才幹下人神共憤的命案。

扣除假期,約服刑12年的張振順在出獄後,不曾有人看見他回去安順,也沒人知道他的去向,而當地居民也不希望他再回到那裡。

扣除假期,約服刑12年的張振順在出獄後,不曾有人看見他回去安順,也沒人知道他的去向,而當地居民也不希望他再回到那裡。
扣除假期,約服刑12年的張振順在出獄後,不曾有人看見他回去安順,也沒人知道他的去向,而當地居民也不希望他再回到那裡。
張振順謀殺表面罪名成立,移交怡保高庭處理。
張振順謀殺表面罪名成立,移交怡保高庭處理。
文晶從住家騎腳車出門後,就神秘失蹤。
文晶從住家騎腳車出門後,就神秘失蹤。
謝文晶生前在這間課室內上課,箭頭所指便是她的座位。
謝文晶生前在這間課室內上課,箭頭所指便是她的座位。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