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詞救援搶老嫗金鏈 無良匪劫災黎 | 中國報 China Press

藉詞救援搶老嫗金鏈 無良匪劫災黎

無良劫匪“趁水打劫”,導致仄頓頸部至今依然有少許傷痕。右圖為仄頓指出,住家是威北水災的重災區,水位高達她頸部,屋子一半都泡在水中。
無良劫匪“趁水打劫”,導致仄頓頸部至今依然有少許傷痕。右圖為仄頓指出,住家是威北水災的重災區,水位高達她頸部,屋子一半都泡在水中。

獨家報導/攝影:吳湘怡
(北海10日訊)“亡夫送我的最后一條金飾,就這樣沒了!”



檳城爆發大水災后,威北首次接獲搶劫投報,2名巫裔匪徒“趁水打劫”,假意詢問是否需要義工協助清理家園后,搶走一名獨居六旬老婦身上市值6000令吉的金鏈。被搶走的金鏈,是老婦收藏已30年,由亡夫生前贈送的最后禮物,如今被搶走,令她遺憾不已。

禍不單行的68歲巫裔老婦仄頓(Cik Tom),昨早10時30分經歷水劫后,重返位于威北拉哈威(Lahar Yooi)住家,欲展開清洗工作時,遭2名無良劫匪盯上。

仄頓接受《中國報》訪問時說,飽受水災之苦多天,這些年輕人卻狠心對老人家下手搶劫,實在無奈。

她強調,平日並無穿戴金飾的習慣,但昨日水退返回家園時,發現平日收藏的項鏈掉落在家中地上。

“由于家具全部已損壞,項鏈無處可收,我便戴在頸項上,開始打掃家裡。”

她說,劫案是于昨早10時發生,當時她在屋外院子打掃,看到2名男子共騎摩哆在甘榜“巡視”。

“他們騎摩哆一陣后,其中一人下來問我是否需要人手幫忙清理家園,並指他們是代表義工團體前來詢問。”

她說,該甘榜是全威北最嚴重災區,每一戶住家其實都急需人手協助打掃,該名男子詢問她時,她不疑有詐,表明需要人手協助。

她說,當她詢問該男子是誰的孩子時,該男子謊稱住在對面的村子,是一名叫伯胡先的孩子。

“當時,我很肯定對方在說謊,因對面村根本沒有伯胡先這人。”

她說,戴在頸項的金鏈,隨后被其中一名匪徒扯下搶走,也造成她受輕傷。

丈夫離世前贈送意義重大

仄頓說,其中一名年輕巫裔匪徒走到廚房外,觀察屋內情況時,她開始心知不妙,手緊緊握著頸項上的項鏈。

她說,該男子走出來時,便立即扯下她的金鏈,然后騎上摩哆與同黨揚長而去。

“我當時根本來不及反應,要反抗也沒力,幸好他沒把我推倒,否則后果不堪設想。”

頸部受輕傷的仄頓說,自她丈夫在28年前逝世,她便不曾買過金飾,被搶走的項鏈已收藏30年,是丈夫離世前送給她的禮物,意義重大。

“若是走在路邊被搶,我也認了,但匪徒偏偏選在大家最艱難的時刻下手。”

威北拉哈威常發生搶劫案

威北拉哈威雖是人情味滿滿的馬來甘榜,實際上卻經常發生搶劫案;仄頓直言,有者甚至還曾穿制服搶劫,讓她從今以后對上門詢問提供服務的義工,心有戚戚。

“我們這邊經常發生搶劫案,附近的鄰居也曾被搶劫過,治安不太好。”

她透露,搶劫案發生后,讓她心有余悸,再也不敢隨意相信上門詢問或聲稱要提供援助的人士。

她說,水災期間,她獲安置在鄰近的柏格森納(Pokok Sena)疏散中心,住了約4天才返回家中。

“家中水位一度高達我的頸項,至少約有四至五尺高,家具全泡壞了,幸好孩子們從外地趕回來幫我收拾。”

民眾受促提防匪徒

威北警區主任諾再尼助理總監呼籲民眾,若遇上任何人欲提供援助善后家園,要小心謹慎,避免不法之徒伺機搶劫。

他說,遇劫的老婦是剛從疏散中心返回家裡后,便被2名佯裝詢問是否需義工幫忙清理家園的匪徒搶劫。

他說,2名匪徒當時是共騎一輛摩哆前來。

他說,由于該老婦獨居,家中無人,在不疑有詐下,便答應嫌犯的“幫忙”。

“不料,其中一名匪徒從摩哆一走下來,即扯下老婦頸部的項鏈,逃之夭夭。”

他週五在威北警察總部召開記者會說,幸該老婦頸部只受輕傷,但因年齡大,無法認住嫌犯的摩哆車牌。

他說,據警方調查,匪徒通常會對老人或獨居者下手。

他說,警方目前追蹤嫌犯的下落。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