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見聞.陳昇破風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心見聞.陳昇破風

不久前,陳昇受邀來檳城出席慈善國際越野腳車賽,一口氣騎了39公里,以他60歲大叔的年紀,可謂體力驚人。
不久前,陳昇受邀來檳城出席慈善國際越野腳車賽,一口氣騎了39公里,以他60歲大叔的年紀,可謂體力驚人。

特約:尤芳進



陳昇的《歸鄉》專輯上寫著:“鄉愁就是開始有一點年紀!年紀,不是寫在臉上,而是在心裡!終究是要回家,那才是心的方向;專輯裡的〈阿春〉、〈穗花〉、〈七叔〉、〈美好的哲學課〉,裡頭唱的和書裡〈阿嬤,我回來了!〉寫的,文字音符都有了,鄉愁也就在心頭纏繞!

看回那一年和昇哥認識后,他送的書,看了他題的字,年輕的我們,對人生還是充滿憧憬、熱血的,只是歲月卻像魔鬼,狂噬年少輕狂的夢,剩下的是留在臉上的歲月!

依然是陳昇

年紀似乎是一劑良藥,再苦再澀,喝著喝著,也就順了,留下一口的甘!

10月29日是昇哥的生日,當時我們和一班好朋友約好了在檳城騎腳車,和昇哥提議到馬來西亞騎腳車,也說了好幾年,今年,因緣俱足,終于成行了。

這件事,讓我想起27年前,我第一次到台北的情境。那年的冬天,台北的冷天氣,讓來自熱帶的我,非常難適應,一天的活動后,認識不久的我們,晚上就被昇哥帶出去喝酒。

猶如鄉里進城,在五光十色的酒吧裡,我們靜靜地喝酒,昇哥就想讓我看看和見識。雖然相隔28年,我依稀記得,那一夜,他送我回酒店的時間,正是早上5點多!

這一喝,情誼就續了那麼多年,四分之一世紀再多一點,而事實是,大家頭髮都白了!

昇哥今年59歲,明年就到耳順之年,年紀似乎是一劑良藥,再苦再澀,喝著喝著,也就順了,留下一口的甘!

陳昇最新專輯 《歸鄉》,抒發鄉愁情意結!
陳昇最新專輯 《歸鄉》,抒發鄉愁情意結!

歲月狂噬年少夢

昇哥依然是滾石唱片的歌手,在唱片市場萎縮的今天,昇哥還可以兩年3張專輯,依然年年跨年,與其說是他的韌力,不如說是他的堅持;那五六個小時的跨年演唱,朝聖更勝于聽歌!

今年收到昇哥的《歸鄉》,專輯上寫著:“鄉愁就是開始有一點年紀!年紀,不是寫在臉上,而是在心裡!

《歸鄉》里唱著的:“夕陽下的鳳凰花開了,晚風溫柔的吹,風裡有母親的呼喚,回來了迷失的孩子。”

終究是要回家,那才是心的方向;專輯裡的〈阿春〉、〈穗花〉、〈七叔〉、〈美好的哲學課〉,裡頭唱的和書裡〈阿嬤,我回來了!〉寫的,文字音符都有了,鄉愁也就在心頭纏繞!

看回那一年和昇哥認識后,他送的書,看了他題的字,年輕的我們,對人生還是充滿憧憬、熱血的,只是歲月卻像魔鬼,狂噬年少輕狂的夢,剩下的是留在臉上的歲月!

品多于喝人生的酒

翻看著那一年昇哥送的兩本書,一本是《9999滴眼淚》、另一是《獵人》,他題寫的是:“樂園是屬于冒險家的……獵人是急于去冒險的……”另一則寫著:“讓我們一起來為明天做些什麼。讓我們一起留給年輕的朋友們一點什麼……”

那是27年前的字跡,依然是可以彈吉他,可以握口琴的手;看回最新專輯上的字,卻是另一個陳昇的字,2002年遇襲后,努力復健,努力用左手握筷子、寫字、握口琴,每一個字的背后都是一篇故事,人生的起承轉合,是誰操縱誰,誰又欠了誰?

今天昇哥喝酒,是品多于喝了,歲月在身上毫不留情的四處提醒,該休息就休息,年少時的輕狂現在回頭看是真的輕狂、妄為,那是年輕的本錢,現在是餘生的籌碼,馬虎不得!

生命裡的事,是誰在操縱,那一雙操縱的手。

我們是驢子前的紅蘿蔔

陳昇喜歡上騎腳車,也就這幾年的事,這幾年裡他不僅在台灣騎,也到國外騎,像新疆、日本等等,騎車融成生活中的一種態度。像最近為了方便騎車,他買了一部皮卡車,方便運載腳車出游;他和騎車好友常會把腳車放上皮卡,中午把車駕到宜蘭,就在宜蘭的鄉間尋幽探秘,一面騎車,看到食攤就停下來,一行人騎騎吃吃,一直到傍晚,找個當地美食大打牙祭。

安排昇哥到馬來西亞騎車是幾年前的事了,工作量和檔期的安排,也就拖到今天才成行;這一趟能成行,也和北馬愛騎車俱樂部結緣才成事。

北馬愛騎車俱樂部每兩年一度的越野騎車賽,邀請昇哥參與和擔任頒獎嘉賓,昇哥也趁便拉了同好一行5人,順道到檳島騎車半日游。

量身訂做,左右調整

這趟一行5人,到檳城來騎車,在浮羅山背山路公路騎了一趟,隨性慣了的昇哥,背心短褲拖鞋就上路去了,早上11點出門,一直騎到傍晚5點,到港口市場買鮮魚,這就像某一年,和昇哥到宜蘭蘇澳漁港吃海鮮,只是換了情景地點!

一行人早上11點多從峇都茅出發,由公路到甘榜小路,在海灘小憩,再到小鎮午餐,休息片刻再上路。

 第二段路程挑戰台北車隊,這段行程進入山區小路,挑戰雨林秘境,行經熱帶瀑布,終于可以把身上的燥熱,在瀑布清涼水池裡去除,解解暑氣!

愛騎車俱樂部成員安排了每人一部腳車,在比賽前一晚還有專人替昇哥一行人量測高度,量身調整及換煞車掣的位置,因為台灣車道是左駕,故他們都習慣左手煞后輪,本地是右手煞后輪。為了安全及習慣性,技師每輛一一調換。

比賽當天大約千名選手參加,大部分是經驗豐富的越野能手,對此,昇哥笑稱他們的隊伍名稱是“紅蘿蔔隊”,意即掛在驢子前面的紅蘿蔔,被一堆選手追趕的5個人!

為了不讓整千人在后頭追,主辦方特意安排另一路線,讓昇哥和隊友可以更從容地在大山腳山路裡,尋找桃花源!

茶坊喝茶,陳昇的表情特搞怪,嚴肅中帶詼諧,有種冷面笑匠之感。
茶坊喝茶,陳昇的表情特搞怪,嚴肅中帶詼諧,有種冷面笑匠之感。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