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明志:明志有道——最貧困的女子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林明志:明志有道——最貧困的女子

最近日本發生的9屍肢解命案,駭人聽聞。兇手二十多歲。兩個月內殺害了八女一男。這九名被害者都是被誘至兇手在神奈川縣的公寓慘遭殺害並遭到肢解。



兇手無業,公寓是父親幫他承租,因此父親也遭懷疑是否共犯。

被害者之中的八名女性,共同點都是有自殺傾向並在社交媒體尋找“同好”。其中一位在推特上留言:“很想死,但是一個人的話很害怕,誰願意跟我一起死的請直接聯繫我。”

兇手就是在各個社交媒體設立多個賬號,聯繫在狀態上透露想死的相關人士,相約吃飯,進而接待進自己公寓,然后加以殺害。

日本是世界上謀殺率最低但自殺率最高的國家。有一說是文化使然,自武士切腹以來,日本人視榮譽如生命等等的。但武士文化過去已久,甚至很多自殺者並不是武士。譬如上述八位女性就不是武士,她們想死,絕不是捍衛名譽之類的理由。

我長期關注日本,台灣社會,尤其青少年的社會新聞。從二十年前的援助交際,到十年前的網絡自閉少年,到所謂尼特族,宅男文化等。我的感受是日本在戰后經歷的是一個鼓勵消費,鼓吹物質追求的社會發展形態。很多社會問題,尤其青少年問題,在東方,起于日本進而台灣到馬來西亞,其實模式很相像。

台灣援助交際新聞十多年前就不是新聞了。草莓族的出現,宅男的出現也幾乎大家耳熟能詳,進而各種失落的一代脫軌的殘暴殺人事件,台灣幾乎緊追日本之后。

我要說的是,日本台灣都經歷過急速發展經濟並得到高成長的時期,所有的家庭都在拼經濟,鑰匙兒童,隔代教養的情況屢見不鮮,造就了一整個世代失落的孩子。這一整個世代的孩子,非常習慣金錢消費滿足物慾的模式,又因為長期被冷落而人際疏離,不善溝通,不善處理人際衝突。最終在社會中成為了隱形的存在。

最近有一本書《最貧困女子》,描寫日本低下階層女性的悲慘遭遇。我印象深刻的是:很多日本女性不是不知道政府有輔助女性的各種福利政策,只是很多人因為不懂得填寫表格而放棄申請。

人啊,必須自救而人能救之。然而能自救的人必須具備很多條件,但最簡單的一條莫如克制慾望。當父母都在孜孜于金錢,用消費滿足慾望代替親子之愛,孩子從小學習到的可想而知。所以,當中國經濟急速成長,出現類似:“我的爸爸是李剛”,“我寧願坐在寶馬裡哭,也不願坐在鐵馬上笑”的社會現象,其實完全在預料之中了。

關鍵是,日本台灣從經濟快速增長到衰退的種種徵兆,過程中發生的各種社會怪像,在馬來西亞已經開始看到端倪。

最后補充一句,最貧困的女子,還是有手機,離不開網絡。

台灣政大哲學系。好茶好酒好書。是不像老師的老師,不像出版人的出版人。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