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FUN大馬‧馬六甲踏上大馬歷史源頭… | 中國報 China Press

玩FUN大馬‧馬六甲踏上大馬歷史源頭…

充滿歐亞混合風情的馬六甲河。
充滿歐亞混合風情的馬六甲河。
像所有歷史悠久的文化古城,
馬六甲隨便一塊牆磚或一條小巷,
都能挖掘出很多歷史典故和民間傳奇故事。
馬來西亞的歷史,也是從馬六甲開始!

聖保羅教堂一隅。
聖保羅教堂一隅。

作別新山,我在馬來半島的地圖上,劃下環島第二站:馬六甲。



車子繼續向前行駛,我仿彿看到馬六甲王國的創始人、巨港城王子拜裡迷蘇拉(Parameswara)和他的大隊人馬,浩浩蕩蕩一路北上ーー14世紀,這位王子從印尼蘇門答臘首先進入新加坡,在那兒遭到暹羅(今泰國)人襲擊后,逃往柔佛,繼而北上開創馬六甲王國。21世紀的今天,我的車輪巧合地從新加坡緊隨他們的腳步,進入柔佛,最后到達馬六甲這座古城。

當年拜裡迷蘇拉一行人到達馬六甲時,這兒還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小漁村,和我今天看到的馬六甲有天壤之別。

像所有歷史悠久的文化古城那樣,馬六甲隨便一塊牆磚或一條小巷,都能挖掘出很多歷史典故和民間傳奇故事。在吉隆坡還是名副其實的“泥濘的河口”時、在檳城還未成為“東方之珠”之前,馬六甲早就發展成為東南亞最大的貿易港口了,所以說,馬來西亞的歷史,是從馬六甲開始的。

娘惹打扮 福態才好看

提到馬六甲,首先想到的大概就是峇娘惹和娘惹餐,我也不例外,想像中的小娘惹溫婉多情,容顏秀麗身材窈窕,身穿Kebaya(娘惹套裝),腳踏繡花Kasut Manek(鑲著珠子的拖鞋),手著一把色彩斑斕的南洋油紙傘,婀娜多姿地邁著小一字步履,低著頭兒溫柔走在古老的小巷裡,有著丁香一樣的顏色和芬芳……

這次到馬六甲,我買了一套Kebaya,得知服裝店的老闆娘是娘惹后裔,我興沖沖地問她,我穿娘惹服像不像小娘惹,她故作輕蔑地掃我一眼,調侃打趣道:你這娘惹一看就是山寨版的。

我穿上娘惹服原本挺開心的,不想她這一瓢冷水劈頭蓋腦潑過來。我急問緣由,她打量著我說:你瘦了,不夠福態,腰上的肉不夠多,而且身上金飾品太少,真正的娘惹身上的金飾品重量得超過她本人體重的一半……

后來,我參觀了峇峇娘惹祖屋博物館,看到女主人的照片,那娘惹果然圓潤,而且頭上、身上和一雙手腳全戴滿黃金飾品。真正的峇峇娘惹,一般都是富有的商人,雄厚的經濟實力能夠讓他們享受豪華傢具、珠寶錦緞和穿金戴銀的奢華生活。

他們住的是色彩華麗的洋房,家裡擺放雕刻精美的鑲嵌傢具,地板貼有美觀的瓷磚,而且真正的娘惹,從小就得學習各種香料的運用,廚藝精湛,刺繡女紅樣樣精通。

夜市是馬六甲生活的特色之一。
夜市是馬六甲生活的特色之一。

歐洲列強 為香料爭奪馬六甲

到馬六甲,不能不品嚐特色風味娘惹餐,提到娘惹餐,就不能不提馬六甲的香料。有些匪夷所思,但歐洲人最初入侵馬六甲的目的,就是想肆意掠奪馬六甲的香料。

15世紀,歐洲人對香料的需求增大,當年威尼斯商人是歐洲唯一的香料供應商,壟斷導致價格飆高。有壟斷就有戰爭,有資源就有掠奪,當歐洲人發現他們所需香料的源頭在馬六甲,他們開始動起歪念頭。

自那以后, 馬六甲這個地方,就沒再寂寞過,歐洲各國“男兒”們真可謂你方唱罷我登場ーー葡萄牙人、荷蘭人和英國人對此地輪番殖民,海盜們也一直把這兒視為“肥肉”。由于馬六甲地處印度和中國之間,且是通往印尼多島的必經之路,因此,同時也吸引東方各國的商人往來,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男兒競折腰。

馬六甲隨拍。
馬六甲隨拍。
馬六甲的房子從正面看比較窄,長度很長,是為了避稅。過去的房產稅是按房子正面寬度面積收取的。
馬六甲的房子從正面看比較窄,長度很長,是為了避稅。過去的房產稅是按房子正面寬度面積收取的。

融合各國風情
魅力無限

這些來來往往世界各國的歐洲人,他們在掠奪和索取的同時,也給馬六甲留下各種無法磨滅的印記,和不同的混合文化。

日積月累,這些文化風情已經滲入馬六甲的血液裡和靈魂之中。使得今天的馬六甲像是一個見多識廣,又有寬大包容情懷的多國混血女郎,有著無限的魅力與風情。

這也是它吸引我一而再、再而三往這裡跑的原因。

馮彬霞,法國籍華人作家,文章見諸于大馬、中、港、法、美等地區,發表作品約60萬字。2002年曾出版關于法國風情的個人專著。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