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騎從簡‧告別地下長城 投入山水畫裡 | 中國報 China Press

輕騎從簡‧告別地下長城 投入山水畫裡

晨霧飄渺, 離開碩龍。
晨霧飄渺, 離開碩龍。
中國有兩個長城,
一個是北方舉世聞名,
建築在地上的萬里長城;
一個是南部神秘莫測,
建築在地下的碩龍
「邊關地下六里長城」。
村在虛無飄渺間。
村在虛無飄渺間。

中國兩個長城都曾經是戍邊禦敵,保衛邊疆的要塞。此邊關地下長城全長3公里,地下通道像蜘蛛網般密佈于碩龍街數十公尺深的地下。



長城入口處設有幾個供游客拍照的武器炮台裝備,地下通道內有“地道指揮部室”,這裡是戰時軍政首長籌謀戰事的地方;回想從前,軍人在此運籌帷幄,不禁唏噓不已。

地下通道濕氣頗重,有點類似我們彭亨州林明的地下礦場。武器室及聯絡室牆上的圖片說明,詳細記載70年代末的那場中越反擊戰的點點滴滴。有人的地方就有戰事,有戰事就有歷史。

“地道通訊聯絡室”裡擺著幾部老式手搖電話機,是當年軍士們與中央上報下達信息的唯一通訊工具,電話已經銹跡斑斑,記載著那段過去。

此外,還有展覽室、武器彈藥庫、軍用物資供應室、戰時地下醫院等設施。還有一間比較寬敞的戰時居民室,是專為當地居民躲避戰亂的安全場所。

整座地道依山勢而建的工程極之浩大。
整座地道依山勢而建的工程極之浩大。

依山而建工程浩大

沿著彎彎曲曲的地道繼續向前走,就可以看見一個個相隔不遠就通向地面的地道哨兵崗,非常隱蔽。在裡邊可以清晰觀察外面情況,從外面卻很難發現這些入口。

這些地道居民室與地面的房間相連,戰時進地道,戰后上房屋,地道的出口四通八達,有的在山腳嶺地,有的在街頭巷尾,有的在當地菜市,十分隱秘。開放部分雖不多,但已讓人歎為觀止,可以想像整座依山勢而建的工程之浩大。

誤打誤撞從一條伸手不見五指的山洞通道出來。當地人們在牧牛。
誤打誤撞從一條伸手不見五指的山洞通道出來。當地人們在牧牛。

沿途騎行美景處處

傍晚時分,參與的那輛旅巴回去南寧,自己則找了間人民幣60元、位于大街的民宿住下,開始組裝腳車,晚間休息。

翌日大早熱身后,7點離開碩龍鎮,往明士田園方向去。

清晨的霧氣瀰漫,像山水畫,讓我心生“騎在虛無縹緲間”之感。一開始的路程就是上嶺,路面好,上上下下幾十公里。

由于廣西河流眾多,熔岩地貌較為發育,騎行時周邊都是喀斯特地形的山,美景處處,倒不會勞累。

山的倒影清晰可見。
山的倒影清晰可見。

小橋流水仿若桃源

沿途經過好幾個小小的村子,映入眼簾是那片綠那片蔥蘢,農耕很多,稻米、玉米為主要農產。途經明士田園,周邊是典型的喀斯特峰林地貌景觀,河邊是古風淳厚的壯族村落,看見人們泛舟河上,感受竹叢山峰藍天白雲倒影如鏡,小橋流水的世外桃源。

一路騎行,邊停邊拍照,牧童、水牛、沿途的小學、特別的政府告示牌等……一切對我這外來客而言特別新奇,想起某騎車界前輩說過的話:“世上最好的路線,是你還沒騎過的那條。”

輕騎從簡-阿簡│一手執粉筆,一手握腳車│騎行熱血不歇,立志踩踏到老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