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鹤年回忆录揭敦胡申翁时代 国家列车走错方向 | 中国报 China Press

郭鹤年回忆录揭敦胡申翁时代 国家列车走错方向

郭鶴年指見證了一台火車開往錯誤方向。
郭鹤年指见证了一台火车开往错误方向。

(吉隆坡25日讯)大马首富兼糖王郭鹤年今日在香港和新加坡推出回忆录,在分享他眼中的6名首相时,更直言对我国土著扶弱政策大感失望,前首相敦胡申翁也无力把国家拉向正轨,致使列车“走错方向”。



郭鹤年父亲与胡申翁父亲敦翁惹化,自30年代就是朋友,郭鹤年和胡申翁更曾是同班同学,他也曾劝告这名第3任首相,应该在接任首相职前无视种族、肤色和信仰,采用最全能的大马人才。

“你(胡申翁)即将成为国家领袖,你有3个孩子,依序为巫裔、华裔和印裔;我们可以看到的是,第一个孩子比其他2个更受宠;胡申,如果你在家庭里这么做,你的长子将被宠坏。”

“他长大后将会夜夜流连夜店,受歧视的次子和三子则会越来越坚韧,最终将更成功,而长子则会更失败;胡申,请用最好的大马人才,那些廉正、能力强大、勤奋和坚毅的大马人,无论他们是什么种族或宗教。”

声称由马来人统治

《南华早报》转载94岁郭鹤年自传时,引述他劝勉胡申翁时说,若后者过度为土著设限或投入更多溺爱,那土著将抱着特权态度成长。

郭鹤年说,胡申翁听过其劝告后静默一会儿,接着说他不能这么做,因为马来人已无法接受这种改变。

“他清楚告诉我,这将会是马来人统治;我很失望,但我已不能做什么,我想他明白我要传达的讯息,但他深知这个进程已相去甚远。

“我见证了一台火车开往错误方向;胡申执政时代,他在逆流前行路上只是局部成功;国家列车已走错路,胡申并不够强大将这台列车拉回正轨。”

东姑从不收纳朋党

郭鹤年形容,国父东姑阿都拉曼虽然交友广阔,却从不会收纳朋党。

“他的朋友们偶尔帮助他,或送他一箱香槟或特别进口牛排,他特爱在自家草坪上煎牛排和开香槟;他也会帮助他的朋友,但他从不收容朋党。

“当年陈修信是财政部长,东姑致函告知一名在槟城经商的友人,面对税务状况遭税务部调查,并寻求东姑帮助;东姑在信中说到:‘你知道某某是我的朋友,我并没有要你帮忙,修信,但我肯定你可以原谅他。’”

只尽朋友职责

郭鹤年说,陈修信感到失望并冲入(前副首相)依斯迈阿都拉曼办公室投诉,但依斯迈笑着读完信件,扭成一团后就丢入垃圾桶,并告诉陈修信,东姑只是尽他朋友的职责,忽视东姑就可把工作做好。

“这就是东姑帮助朋友的方式;但朋党主义不一样,那是哈巴狗奉承领袖后,从领袖手中获得国家利益。”

“国家资产、计划或生意不应该交到任何人手中,无论是元首或首相;真正的领袖就是国家的首要受托人,若缺乏完善体制引导,则其诚信将引导他做对的事。”

东姑访中后改变偏见

郭鹤年指出,东姑阿都拉曼曾形容中国共产主义者为“恶魔”,但亲身官访中国后态度却180度改变,眼中的恶魔也变好友。

他在与东姑接触时,发现后者有一些盲点,其中一个就是对共产党有极度偏见。

“有一天当我们变很熟,他对我说:‘共产党,在伊斯兰就是恶魔!你不能和中国的共产党员接触,否则就是和恶魔交涉!我则回应:东姑,中国之所以变成共产党,是因为人民曾经历了打压和侵犯。”

东姑显然不表认同,还指郭鹤年身为大马华人是一件很幸运的事,而后者只是轻声说了句:“东姑,身为大马首相,你应该和中国人做朋友。

没想到多年后,东姑与15名华裔商人受邀官访中国,旧时的负面偏见却一扫而空,直言这趟行程令他大开眼界,还称赞中国人“就像你我一样,都是好人,我们甚至可以谈论任何事。”

从此以后,东姑不再称呼中国共产党为恶魔。

修复贫富悬殊 引发种族主义

郭鹤年说,大马用来修复种族间贫富悬殊的手法,却导致种族主义抬头,身为土生土长的华裔,他对巫裔被误导感到极度可悲。

他指出,若说为了土著权益而改变一次政策,是为了达致国家和平,那再做第二次,则可成为“抢劫”了。

“为什么因为是政府做的,就不能称之为打劫?而当人民提出反对,却被称为煽动种族冲突,可被判监3年;身为土生土长,且和巫裔一同唸书长大的大马华人,我对巫裔被如此误导感到难过。”

郭鹤年说,政府为了拉近华裔和巫裔之间的经济悬殊,采取了非常危险的捷径,其中一个副作用就是越来越丑陋的种族主义抬头。

“但很少有人愿意听我说话,在大部分亚洲国家,很少人敢挑战掌权者;就像《国王的新衣》,当国王裸身问身边人衣服漂亮吗,大家只会说这是最漂亮的衣服。”

513后决心助国家发展

郭鹤年直言,若当年国家领袖善用华裔力量,华裔极可能将掌握国家的90至95%财富,这对大马经济是好事,对国家却是坏事。

他说,513事件后国家更倾向朋党主义,而他也下定决心协助国家发展,并依照政府要求投入运输或钢铁生意。

“即便是马来人也有承认他们自身弱点,并赞成善用华裔力量,但这或许会制造更多问题。”

他认为,整体而言马来领袖领导国家的举止都合理,他们以往都给巫裔好处,但他们发现矫枉过正时,就试图修补问题。

“他们的心态是正确的,但却无法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自1969年5月13日,马来领袖只有一个简单的信念:马来人需要设限,现在你看有多少局限?”

极端巫裔将贫穷归咎华印裔

郭鹤年说,东姑阿都拉曼在513骚乱事件后意兴阑珊,因为努力协助国家争取独立后,却被马来人指控为出卖国家给华裔,极端巫裔更将马来人的贫穷归咎华裔和印裔掠夺财富。

“老实说,东姑并没做什么,他是个爱国爱民且非常公正的人;但他知道,若偏爱一个群体将是宠坏他们,英国统治马来亚时也将一些好处给了马来人,巫裔在国家独立后获得更多奖励。”

他指出,513事件后的极端马来人,将贫穷怪在华裔和印裔头上,像东姑这样面面俱到的领袖,已无法控制这些人,因此有想法的领袖都要靠边站,反而极端分子骑劫了权力。

“这些马来人喊著被欺负的口号,变富时却从未对贫穷巫裔做什么,反倒是富有的华裔和印裔为巫裔制造工作;经商环境也不再干净透明,以往是公开招标,只要努力和有实力,十之八九都会成功。”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