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鶴年回憶錄揭敦胡申翁時代 國家列車走錯方向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郭鶴年回憶錄揭敦胡申翁時代 國家列車走錯方向

    郭鶴年指見證了一台火車開往錯誤方向。
    郭鶴年指見證了一台火車開往錯誤方向。

    (吉隆坡25日訊)大馬首富兼糖王郭鶴年今日在香港和新加坡推出回憶錄,在分享他眼中的6名首相時,更直言對我國土著扶弱政策大感失望,前首相敦胡申翁也無力把國家拉向正軌,致使列車“走錯方向”。



    郭鶴年父親與胡申翁父親敦翁惹化,自30年代就是朋友,郭鶴年和胡申翁更曾是同班同學,他也曾勸告這名第3任首相,應該在接任首相職前無視種族、膚色和信仰,採用最全能的大馬人才。

    “你(胡申翁)即將成為國家領袖,你有3個孩子,依序為巫裔、華裔和印裔;我們可以看到的是,第一個孩子比其他2個更受寵;胡申,如果你在家庭裡這么做,你的長子將被寵壞。”

    “他長大后將會夜夜流連夜店,受歧視的次子和三子則會越來越堅韌,最終將更成功,而長子則會更失敗;胡申,請用最好的大馬人才,那些廉正、能力強大、勤奮和堅毅的大馬人,無論他們是什么種族或宗教。”

    聲稱由馬來人統治

    《南華早報》轉載94歲郭鶴年自傳時,引述他勸勉胡申翁時說,若后者過度為土著設限或投入更多溺愛,那土著將抱著特權態度成長。

    郭鶴年說,胡申翁聽過其勸告后靜默一會兒,接著說他不能這么做,因為馬來人已無法接受這種改變。

    “他清楚告訴我,這將會是馬來人統治;我很失望,但我已不能做什么,我想他明白我要傳達的訊息,但他深知這個進程已相去甚遠。

    “我見證了一台火車開往錯誤方向;胡申執政時代,他在逆流前行路上只是局部成功;國家列車已走錯路,胡申並不夠強大將這台列車拉回正軌。”

    東姑從不收納朋黨

    郭鶴年形容,國父東姑阿都拉曼雖然交友廣闊,卻從不會收納朋黨。

    “他的朋友們偶爾幫助他,或送他一箱香檳或特別進口牛排,他特愛在自家草坪上煎牛排和開香檳;他也會幫助他的朋友,但他從不收容朋黨。

    “當年陳修信是財政部長,東姑致函告知一名在檳城經商的友人,面對稅務狀況遭稅務部調查,並尋求東姑幫助;東姑在信中說到:‘你知道某某是我的朋友,我並沒有要你幫忙,修信,但我肯定你可以原諒他。’”

    只盡朋友職責

    郭鶴年說,陳修信感到失望並衝入(前副首相)依斯邁阿都拉曼辦公室投訴,但依斯邁笑著讀完信件,扭成一團后就丟入垃圾桶,並告訴陳修信,東姑只是盡他朋友的職責,忽視東姑就可把工作做好。

    “這就是東姑幫助朋友的方式;但朋黨主義不一樣,那是哈巴狗奉承領袖后,從領袖手中獲得國家利益。”

    “國家資產、計劃或生意不應該交到任何人手中,無論是元首或首相;真正的領袖就是國家的首要受託人,若缺乏完善體制引導,則其誠信將引導他做對的事。”

    東姑訪中後改變偏見

    郭鶴年指出,東姑阿都拉曼曾形容中國共產主義者為“惡魔”,但親身官訪中國后態度卻180度改變,眼中的惡魔也變好友。

    他在與東姑接觸時,發現后者有一些盲點,其中一個就是對共產黨有極度偏見。

    “有一天當我們變很熟,他對我說:‘共產黨,在伊斯蘭就是惡魔!你不能和中國的共產黨員接觸,否則就是和惡魔交涉!我則回應:東姑,中國之所以變成共產黨,是因為人民曾經歷了打壓和侵犯。”

    東姑顯然不表認同,還指郭鶴年身為大馬華人是一件很幸運的事,而后者只是輕聲說了句:“東姑,身為大馬首相,你應該和中國人做朋友。

    沒想到多年后,東姑與15名華裔商人受邀官訪中國,舊時的負面偏見卻一掃而空,直言這趟行程令他大開眼界,還稱讚中國人“就像你我一樣,都是好人,我們甚至可以談論任何事。”

    從此以后,東姑不再稱呼中國共產黨為惡魔。

    修復貧富懸殊 引發種族主義

    郭鶴年說,大馬用來修復種族間貧富懸殊的手法,卻導致種族主義抬頭,身為土生土長的華裔,他對巫裔被誤導感到極度可悲。

    他指出,若說為了土著權益而改變一次政策,是為了達致國家和平,那再做第二次,則可成為“搶劫”了。

    “為什么因為是政府做的,就不能稱之為打劫?而當人民提出反對,卻被稱為煽動種族衝突,可被判監3年;身為土生土長,且和巫裔一同唸書長大的大馬華人,我對巫裔被如此誤導感到難過。”

    郭鶴年說,政府為了拉近華裔和巫裔之間的經濟懸殊,採取了非常危險的捷徑,其中一個副作用就是越來越醜陋的種族主義抬頭。

    “但很少有人願意聽我說話,在大部分亞洲國家,很少人敢挑戰掌權者;就像《國王的新衣》,當國王裸身問身邊人衣服漂亮嗎,大家只會說這是最漂亮的衣服。”

    513後決心助國家發展

    郭鶴年直言,若當年國家領袖善用華裔力量,華裔極可能將掌握國家的90至95%財富,這對大馬經濟是好事,對國家卻是壞事。

    他說,513事件后國家更傾向朋黨主義,而他也下定決心協助國家發展,並依照政府要求投入運輸或鋼鐵生意。

    “即便是馬來人也有承認他們自身弱點,並贊成善用華裔力量,但這或許會製造更多問題。”

    他認為,整體而言馬來領袖領導國家的舉止都合理,他們以往都給巫裔好處,但他們發現矯枉過正時,就試圖修補問題。

    “他們的心態是正確的,但卻無法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自1969年5月13日,馬來領袖只有一個簡單的信念:馬來人需要設限,現在你看有多少局限?”

    極端巫裔將貧窮歸咎華印裔

    郭鶴年說,東姑阿都拉曼在513騷亂事件后意興闌珊,因為努力協助國家爭取獨立后,卻被馬來人指控為出賣國家給華裔,極端巫裔更將馬來人的貧窮歸咎華裔和印裔掠奪財富。

    “老實說,東姑並沒做什么,他是個愛國愛民且非常公正的人;但他知道,若偏愛一個群體將是寵壞他們,英國統治馬來亞時也將一些好處給了馬來人,巫裔在國家獨立后獲得更多獎勵。”

    他指出,513事件后的極端馬來人,將貧窮怪在華裔和印裔頭上,像東姑這樣面面俱到的領袖,已無法控制這些人,因此有想法的領袖都要靠邊站,反而極端分子騎劫了權力。

    “這些馬來人喊著被欺負的口號,變富時卻從未對貧窮巫裔做什么,反倒是富有的華裔和印裔為巫裔製造工作;經商環境也不再乾淨透明,以往是公開招標,只要努力和有實力,十之八九都會成功。”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