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鹤年接任马新航空主席 马新董事关系恶劣 | 中国报 China Press

郭鹤年接任马新航空主席 马新董事关系恶劣

大马首富郭鹤年透露,马新航空(MSA)分家前,新加坡和大马政府各别委任的两派董事经常争吵;他接任马新航空主席却毫无议程,只是希望马新两国可维持和谐关系。



他指出,当时董事部马新各有4名董事,两派董事的争吵已恶劣到不能再坏,若一方提出议案寻求通过,另一方必定反对,他们都试图揭露对方的议案到底存有什么隐议程,而他时常充当“和事佬”缓和气氛。

“会议从早上9时30分开始,有时傍晚7时30分都不能结束,当时我还忙碌于白糖生意,庆幸我的身体还可以负荷;我不只是董事主席,还必须常常调解两国政府的董事。”

郭鹤年在其回忆录中说,他会尝试任何一个合理方案“拉拢”双方,包括在董事会议前一个晚上,为这8名董事办一场晚宴。

郭鹤年于1969年8月接任为马新航空主席,过后于1971年3月呈辞。

他说,他当时身处马来亚与新加坡仍是同一个体的年代,而那年代有种“必须维护两地联系”的情意结。

“当时(刚分家的)新马关系紧绷,新加坡认为我可以扮演外交角色,他们知道我和大马政府关系密切;当我在莱佛士学院(唸书)时,敦拉萨也在那;我想,大马三分二或四分三的高级公务员,都曾在莱佛士学院就读。”

他指出,马新关系向来不简单,他在莱佛士学院唸书时就可见端倪,因为10个新加坡学生中,就有9个是时髦又世故的城市人,但马来亚学生多数都是出自乡村背景,很少会关注一个人的财富状况,他们上学院只是唸书和交朋友。

郭鶴年推出回憶錄《Robert Kuok, A Memoir》(圖取自互聯網)
郭鹤年推出回忆录《Robert Kuok, A Memoir》(图取自互联网)
郭鶴年形容馬新航空主席是吃力不討好的工作,他也需充當兩國董事的“和事佬”。(圖取自互聯網)
郭鹤年形容马新航空主席是吃力不讨好的工作,他也需充当两国董事的“和事佬”。(图取自互联网)
吳慶瑞以維護馬新關係的理由,說服郭鶴年擔任馬新航空第一任主席。(圖取自互聯網)
吴庆瑞以维护马新关系的理由,说服郭鹤年担任马新航空第一任主席。(图取自互联网)

出任马新航空主席 郭鹤年坦言“别无选择”

郭鹤年指出,当年他直接以工作已过度操劳,缺乏休息为由婉拒新加坡前副总理吴庆瑞,要他出任马新航空主席的邀请,他形容应该没有人敢这么做。

他提到,新加坡时任副总理吴庆瑞问他是否有意担任该职,而大马政府建议的人选是前工商部长林里安。

“庆瑞坦言,新加坡不喜欢他(里安),我说我已过度操劳,薪酬又很低,我当然是开玩笑的,但是当时确实严重缺乏休息,我告诉他我不能接受这份工作,除了没时间,也不了解航空业。

“我不认为有人会这样对新加坡政府领袖说话,因为众所周知,他们非常凶。”

这时吴庆瑞对他说:“大马与新加坡之间,已没剩多少联系,若你拒绝受委,那这份联系也将流逝。”

郭鹤年形容,这让他深觉自己已别无选择,他甚至需向首相东姑阿都拉曼及副首相敦拉萨,推荐自己为新加坡属意的人选,随后也获东姑首肯,并出任一届3年的主席职。


↓↓同场加映↓↓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