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鶴年接任馬新航空主席<br/> 馬新董事關係惡劣 | 中國報 China Press

郭鶴年接任馬新航空主席 馬新董事關係惡劣

大馬首富郭鶴年透露,馬新航空(MSA)分家前,新加坡和大馬政府各別委任的兩派董事經常爭吵;他接任馬新航空主席卻毫無議程,只是希望馬新兩國可維持和諧關係。

他指出,當時董事部馬新各有4名董事,兩派董事的爭吵已惡劣到不能再壞,若一方提出議案尋求通過,另一方必定反對,他們都試圖揭露對方的議案到底存有什麼隱議程,而他時常充當“和事佬”緩和氣氛。

“會議從早上9時30分開始,有時傍晚7時30分都不能結束,當時我還忙碌於白糖生意,慶幸我的身體還可以負荷;我不只是董事主席,還必須常常調解兩國政府的董事。”

郭鶴年在其回憶錄中說,他會嘗試任何一個合理方案“拉攏”雙方,包括在董事會議前一個晚上,為這8名董事辦一場晚宴。

郭鶴年于1969年8月接任為馬新航空主席,過後于1971年3月呈辭。

他說,他當時身處馬來亞與新加坡仍是同一個體的年代,而那年代有種“必須維護兩地聯繫”的情意結。

“當時(剛分家的)新馬關係緊繃,新加坡認為我可以扮演外交角色,他們知道我和大馬政府關係密切;當我在萊佛士學院(唸書)時,敦拉薩也在那;我想,大馬三分二或四分三的高級公務員,都曾在萊佛士學院就讀。”

他指出,馬新關係向來不簡單,他在萊佛士學院唸書時就可見端倪,因為10個新加坡學生中,就有9個是時髦又世故的城市人,但馬來亞學生多數都是出自鄉村背景,很少會關注一個人的財富狀況,他們上學院只是唸書和交朋友。



郭鶴年推出回憶錄《Robert Kuok, A Memoir》(圖取自互聯網)
郭鶴年推出回憶錄《Robert Kuok, A Memoir》(圖取自互聯網)
郭鶴年形容馬新航空主席是吃力不討好的工作,他也需充當兩國董事的“和事佬”。(圖取自互聯網)
郭鶴年形容馬新航空主席是吃力不討好的工作,他也需充當兩國董事的“和事佬”。(圖取自互聯網)
吳慶瑞以維護馬新關係的理由,說服郭鶴年擔任馬新航空第一任主席。(圖取自互聯網)
吳慶瑞以維護馬新關係的理由,說服郭鶴年擔任馬新航空第一任主席。(圖取自互聯網)

出任馬新航空主席 郭鶴年坦言“別無選擇”

郭鶴年指出,當年他直接以工作已過度操勞,缺乏休息為由婉拒新加坡前副總理吳慶瑞,要他出任馬新航空主席的邀請,他形容應該沒有人敢這麼做。

他提到,新加坡時任副總理吳慶瑞問他是否有意擔任該職,而大馬政府建議的人選是前工商部長林里安。

“慶瑞坦言,新加坡不喜歡他(里安),我說我已過度操勞,薪酬又很低,我當然是開玩笑的,但是當時確實嚴重缺乏休息,我告訴他我不能接受這份工作,除了沒時間,也不了解航空業。

“我不認為有人會這樣對新加坡政府領袖說話,因為眾所周知,他們非常凶。”

這時吳慶瑞對他說:“大馬與新加坡之間,已沒剩多少聯繫,若你拒絕受委,那這份聯繫也將流逝。”

郭鶴年形容,這讓他深覺自己已別無選擇,他甚至需向首相東姑阿都拉曼及副首相敦拉薩,推薦自己為新加坡屬意的人選,隨後也獲東姑首肯,並出任一屆3年的主席職。


↓↓同场加映↓↓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