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鶴年自揭 曾為陳群川付2000萬保釋金 | 中国报 ChinaPress

郭鶴年自揭 曾為陳群川付2000萬保釋金

 (左)郭鶴年   (右)陳群川

(左)郭鶴年
(右)陳群川

郭鶴年自揭,曾涉及大馬政治漩渦,即使后來他移居香港,他也多次向馬華伸出援手,包括當年為馬華前總會長丹斯里陳群川支付2000萬令吉保釋金。



他提及,陳群川于1986年,在新加坡被控失信、欺騙等罪名,需要繳付該筆保釋金。

“當時身在吉隆坡的我,電話不停在響,有馬華領導懇求說‘你是唯一能挽救我們(馬華)面子的人,我們不忍心看著總會長遭扣留等候審訊,我們要保釋他。拜託,你能保釋他嗎’。”

他說,在徵求其母親意見后,母親建議他以“政治理由”保釋陳群川,因此他答應保釋對方,也向新加坡政府提出特別要求,讓他通過側門進入法庭,避開大批媒體。儘管數月后陳群川被判罪成入獄。

郭鶴年說,數年後,馬華面對財政危機時,還是聯絡他。

他透露,當時通常是由馬華已故總會長敦陳修信接觸他,對方要求他提供政治捐款;而他曾捐獻資金給國陣和馬華,尤其在大選期間。

來到敦林良實掌管馬華的1980年代末,林氏也曾遠赴香港尋求郭鶴年拯救馬化控股,郭鶴年最終在其郭氏集團同事的協助下,扭轉了局勢。

20171129fb56a

《南華早報》賣馬雲
郭鶴年:重要報章須交給能者

談到收購至脫售《南華早報》的這24年期間,郭鶴年對於該報轉售給阿里巴巴集團創辦人馬雲,似乎如釋重負多過不捨;但即便新媒體崛起,他始終認為書本和報紙不會被淘汰。

94歲的郭鶴年在回憶錄《Robert Kuok, A Memoir》中提到,獨立媒體在公平有序的社會中,扮演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他也認為印刷媒體的重要,無法被新媒體取代。

“也許我是個思想守舊的人,我相信即便新媒體崛起,印刷媒體還是很重要,我也相信紙媒會一直永久存在,日復一日地紀錄著大小事;我不覺得書本或報章會被淘汰,儘管他們的形態或會改變。”

郭鶴年也說,他每個早上閱讀《南早》時,雖然不會認同所有事,但這也不會激發他試圖操縱或修改報章的內容。

“無論如何,若報章刊登一些具有誹謗性的內容,我會很激烈地對他們(編輯部)說:‘如果報章被起訴,你就必須承擔責任、後果自負,因為並不是(報章)持有人個人刊出有關新聞。”

他認為,一家報章必須刊登真正的新聞,而不是揣測流言。

“每一個具偏頗性的評論,都必須納入另一方提出的相反意見,提供讀者一個選擇,讓讀者決定誰擁有更好的論述。”

郭鶴年是在1993年收購香港《南華早報》集團有限公司,這家報章是香港首屈一指的英文報章;他在2016年3月決定將該報脫售給馬雲。

“我慶幸馬雲接手,因為該報在戰略上是個重要報章,必須交給能者接管。

“脫售完畢后,有朋友問我持有這份報章24年後的心情,我只是擦了擦額頭說:pheww!(鬆了一口氣)”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