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鹤年自揭 曾为陈群川付2000万保释金 | 中国报 ChinaPress

郭鹤年自揭 曾为陈群川付2000万保释金

 (左)郭鶴年   (右)陳群川

(左)郭鹤年
(右)陈群川

郭鹤年自揭,曾涉及大马政治漩涡,即使后来他移居香港,他也多次向马华伸出援手,包括当年为马华前总会长丹斯里陈群川支付2000万令吉保释金。



他提及,陈群川于1986年,在新加坡被控失信、欺骗等罪名,需要缴付该笔保释金。

“当时身在吉隆坡的我,电话不停在响,有马华领导恳求说‘你是唯一能挽救我们(马华)面子的人,我们不忍心看着总会长遭扣留等候审讯,我们要保释他。拜托,你能保释他吗’。”

他说,在征求其母亲意见后,母亲建议他以“政治理由”保释陈群川,因此他答应保释对方,也向新加坡政府提出特别要求,让他通过侧门进入法庭,避开大批媒体。尽管数月后陈群川被判罪成入狱。

郭鹤年说,数年后,马华面对财政危机时,还是联络他。

他透露,当时通常是由马华已故总会长敦陈修信接触他,对方要求他提供政治捐款;而他曾捐献资金给国阵和马华,尤其在大选期间。

来到敦林良实掌管马华的1980年代末,林氏也曾远赴香港寻求郭鹤年拯救马化控股,郭鹤年最终在其郭氏集团同事的协助下,扭转了局势。

20171129fb56a

《南华早报》卖马云
郭鹤年:重要报章须交给能者

谈到收购至脱售《南华早报》的这24年期间,郭鹤年对于该报转售给阿里巴巴集团创办人马云,似乎如释重负多过不舍;但即便新媒体崛起,他始终认为书本和报纸不会被淘汰。

94岁的郭鹤年在回忆录《Robert Kuok, A Memoir》中提到,独立媒体在公平有序的社会中,扮演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他也认为印刷媒体的重要,无法被新媒体取代。

“也许我是个思想守旧的人,我相信即便新媒体崛起,印刷媒体还是很重要,我也相信纸媒会一直永久存在,日复一日地纪录著大小事;我不觉得书本或报章会被淘汰,尽管他们的形态或会改变。”

郭鹤年也说,他每个早上阅读《南早》时,虽然不会认同所有事,但这也不会激发他试图操纵或修改报章的内容。

“无论如何,若报章刊登一些具有诽谤性的内容,我会很激烈地对他们(编辑部)说:‘如果报章被起诉,你就必须承担责任、后果自负,因为并不是(报章)持有人个人刊出有关新闻。”

他认为,一家报章必须刊登真正的新闻,而不是揣测流言。

“每一个具偏颇性的评论,都必须纳入另一方提出的相反意见,提供读者一个选择,让读者决定谁拥有更好的论述。”

郭鹤年是在1993年收购香港《南华早报》集团有限公司,这家报章是香港首屈一指的英文报章;他在2016年3月决定将该报脱售给马云。

“我庆幸马云接手,因为该报在战略上是个重要报章,必须交给能者接管。

“脱售完毕后,有朋友问我持有这份报章24年后的心情,我只是擦了擦额头说:pheww!(松了一口气)”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