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走了,我以後怎麼辦? 稚言稚語讓人心酸 | 中國報 China Press

爸爸走了,我以後怎麼辦? 稚言稚語讓人心酸

“收賬員遭追砍喪命案”,來自單親家庭的死者劉智偉孝順顧家,更擁有3個“媽媽”滿滿的母愛關懷,他甚至希望未來賺錢讓3個“媽媽”安享晚年,也與孩子過幸福生活。



死者本已計劃,暫時性當收賬員賺錢存錢,等待劉母李素鸞從澳洲回國後,一起開美食專賣店,無奈來不及等到母親明年農曆新年回國,母子倆的創業夢碎,接噩耗後夜夜不成眠的劉母悲痛哭訴,兒子是入錯行害了他。

死者的三姨李素雁在位於高淵禮園的喪府受訪時說,智偉很孝順,常說以後要顧3個“媽媽”,稱生母李素鸞是“媽媽”,養育照顧他的二姨為“咪咪”,以及正式上契的小姨為“媽咪”,未來要照顧三人安享晚年。

她說,大姐懷著智偉時與丈夫離婚,智偉可說是一出生就沒有父親父愛。姐姐為了生活,便開經濟飯攤,智偉托給二姐素嬌照顧。

 劉母李素鸞(左)看著兒子智偉的遺物球衣和獎牌,悲痛欲絕。

劉母李素鸞(左)看著兒子智偉的遺物球衣和獎牌,悲痛欲絕。

“尤其是從小照顧他到大的二姐,所以智偉出事後,我們擔心她的身體,起初慌張又不敢告知她,到最後瞞無可瞞才忍痛說智偉沒了,她不停痛哭,最為悲痛。”

死者母親李素鸞在家排行最大,下有4個妹妹,智偉從出世後就託給排行第二的素嬌照顧,兩人情同母子,也與排行第五的小姨「契媽」感情深厚。

雖然智偉從小沒有父愛,性格上卻仍然溫暖人心,開口閉口都愛護三個媽媽。

死者遺柩停放在高淵禮園喪府,將於本週五舉殯。

死者劉智偉遺柩停放在高淵禮園住家,週五舉殯。
死者劉智偉遺柩停放在高淵禮園住家,週五舉殯。

母子檔創業夢碎 智偉媽控訴“入錯行害了他”

劉母李素鸞說,她以往和智偉在高淵市區賣經濟飯,生意很好,一年前因人手不足收檔,她便和朋友到澳洲,平日和家人包括智偉是用微信聯繫。

她說,智偉先做直銷,過後轉做收賬員,因賺錢比較快,他說要賺到一筆錢,讓她盡快從澳洲回來,一家人團員,並一同創業開美食專賣店,但不要再賣經濟飯。

“聽到他當收賬員,得四處東奔西跑,還帶著一大筆錢,容易惹人注目,我擔心他的安危,又見近期常淹水,怕他路上駕駛容易出事,多次勸他別再做收賬員,但他說是暫時性,賺到錢後就辭職。”

劉母痛哭沒有勇氣瞻仰智偉的遺容,“看到他的球衣,我已經很傷心,再看他的臉,我的心會更痛。”

死者劉智偉。
死者劉智偉。

她自接到幼子噩耗後,連續三天兩夜都沒法入睡,身體已極度虛弱無力。

她是於案發週一(4日)下午接到消息,趕緊買機票從澳洲回國,直到週二晚上10時30分搭飛機輾轉抵達檳城機場,11時到家。

爸爸走了 我以後怎麼辦?

“我爸爸做麼會死?死了會好嗎?”“我以後怎麼辦?”

死者與5歲兒子相依為命,感情深厚,聽到父親噩耗,其兒子已機靈的意識到父親“回不來”而不停追問照顧他的姨婆,稚言稚語令人倍感心酸心疼。

死者劉智偉的母親李素鸞說,智偉與妻子是在兒子出世7個月後離異,4年來死者身兼母職,父子倆感情深厚。

她說,智偉的妻子離開後便沒再回來看兒子,他的兒子沒享受過母愛。

死者三姨李素雁說,智偉的孩子雖然只有5歲,卻很聰明伶俐,案發當天就站在照顧他的二姐素嬌身旁,從家人對話中聽到父親逝世,便馬上問她們「爸爸怎麼會死?死了還會好嗎?」,最後還要拿其生母的聯絡號碼,希望能找到自己的母親。

她說,智偉疼愛兒子如珠寶,常陪伴兒子,兒子上學時就載去學校,就連他兒子幾天前幼兒園結業典禮,上台表演扮猴仔,智偉還到後台幫孩子拍了一堆照片又錄影,發給遠在澳洲的媽媽及家人們分享喜悅,暱稱那是他的「猴子仔」。

她也說,智偉常在面書發佈父子倆的親子圖,寫著溫馨感言,最印象深刻的是有次他寫:寶貝,你又長一歲了,希望你平平安安…

新聞背景:

“收賬員遭追砍喪命案”週一下午3時在雙溪大年阿吉花園住宅區發生,死者劉智偉(25歲)疑遭人搶車砍至重傷,逃至住宅區後巷求助後不治。

死者全身沾血,胸口留下一個洞口,臉部也有刀傷。至於搶車並致死華裔車主的搶匪,疑行兇後將死者轎車棄在草叢處焚燒。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