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醫論‧給我一杯忘憂水 | 中國報 China Press

中西醫論‧給我一杯忘憂水

賴奕菁
賴奕菁

文、圖:花蓮慈濟醫學中心提供
賴奕菁(花蓮慈濟醫學中心精神醫學部主任)



有一種病,發作的時候會讓人感覺自己快要死了,掙扎著到達醫院急診室之后,所有檢查卻都是正常的,有時還會受到別人的質疑——裝病的?

這世界上可沒「忘憂水」、「聰明藥」、「后悔藥」……等等美事存在!而要求我開出這種不存在的藥,實在比叫人登天還難。

醫生當久了,性子被磨圓了,然而面對某些要求時,我還是會將為難的臉色表現出來,譬如:

“不管怎樣,只要能讓我可以睡就行了。”──這是被其他科醫生轉來,已經對市面上所有安眠藥都出現抗藥性的失眠病患的“小小心願”。

“他老是這麼不聽話,又不懂事。你就開個藥讓他變乖一點。”──這是長期有親子衝突,孩子拒學又有行為問題的家長所提出的“誠摯的希望”。

“我真的很痛苦又難堪,后悔得不得了。你就讓我可以好過一些,不管開什麼藥我都會乖乖吃。”──這是被好友借錢數百萬,對方卻人間蒸發,剛好外遇被抓到,老婆成天鬧著要離婚的中年愁苦男子對我的“百分百信任”。

我按捺住脾氣,支著下巴,敲著診間的桌面,想著得如何解釋這種美麗的誤會……

要怎樣才能說清楚,這世界上可沒“忘憂水”、“聰明藥”、“后悔藥”……等美事存在!而要求我開出這種不存在的藥,實在比叫人登天還難。

只能治標不能治本

現今的精神醫療看似突飛猛進,發明出林林總總的抗焦慮劑、抗憂鬱劑、安眠藥、抗精神病藥物……,看似所有的問題都有解藥了!

事實上,這些聽起來很炫的藥物效果只能算是差強人意。

進一步說,確定是疾病所致,某些藥物或許有效果。不過所有的藥頂多只能“症狀改善”,卻鮮少能“治療”背后的病因。

就像高血壓藥物只能降血壓,並無法將高血壓體質轉變成正常血壓,達到痊癒的效果。

要是某些並非疾病所致的心理或精神狀況呢?生病吃藥都不見得有效,不是病卻想靠吞幾顆藥丸就搞定,這就緣木求魚了。

並非靠吃藥就能痊癒

大家都知道“心病要靠心藥醫”,偏偏遇到狀況就想要走簡單路子,問醫生討“新藥”來醫不是病的問題。或許是因為近年精神科藥物發展快速,時常登上媒體版面,致使社會大眾誤以為任何狀況,都可以靠藥丸搞定,比起曠日廢時的各種心理治療,單純開藥不多囉嗦,逐漸變成了精神科執業的主流。

所以,病人或家屬都不斷跟我“許願”,希望我開出各式的“神藥”來……

我內心吶喊著,如果有這種好東西,自己就先吃啦!

吃顆藥就能變智商一百八,行為端正溫良恭儉……那絕對先餵給自己的小孩吃。

吃顆藥就能忘卻過往悔恨傷痛,我一定按時服用不中斷,省得內心淌血。

靜下心來仔細想,這當然是不可能的事。

就醫找專業人士咨詢

既然這樣,我們又何必去看醫生呢?

就醫的正確心態應該是,找專業人士做咨詢,請醫生幫忙評估看看這是病嗎?

是病的話,是什麼病,怎么治。如果不是病的話,有什麼其他的方法可以用?像精神醫學科還有心理治療、生理回饋、家族治療、職能治療……很多非藥物的方法可以提供協助,並不是只有吃藥一途。

如果真的有忘憂水的話,我看診時就不灌咖啡,絕對改喝它。只是,一個渾然忘憂的醫生怎能聽懂病患的苦痛?這種副作用可嚴重了。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