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貞貞:寫.批 | 中國報 China Press

程貞貞:寫.批

近年來,學生的寫作能力每況愈下。每當展讀他們的作品時,總發現他們在表達時詞不達意,詞窮,使他們不能生動地將其內心的感情通過筆鋒表達出來,讓人讀了不能引起共鳴。



此因乃電子產品充斥他們的生活,讓他們過著手不離機的生活。他們只需用手指觸一觸屏幕,文字就立即出現,根本不需為不會寫的字而煩惱。

此外,在這科技時代,電子產品主導他們的生活導致閱讀風氣下降,這間接使到他們寫作文時面對詞窮的問題。

每年的大馬教育文憑考試中,我最擔心學生在華文作文作答時,常常會面對「自己寫自己高興」的問題而忘了審題。

這類學生走出場后,才驚覺自己的作文離題了,他們只能怪自己一時大意,沒有做好審題的工作。

猶記得學生考完華文試卷一,走出考場時,那些寫第二題《同窗情》的學生,一臉憂心忡忡,只因他們不知「同窗」這個詞的意義,擔心自己審題錯誤,而不能追逐「A」的夢想。

處在中學時期的學生,他們個人對時事的認識還未完全瞭解而且生活經驗也不足,所以他們寫的作文往往只是片面之詞,而沒有仔細推敲其內容。

一些成績好的學生往往喜歡選第四題《論青少年應該有夢想》來作答。因為他們認為選這題不需文采,只需有論點、論據和論證就足矣。

其實,當學生寫這類作文時,應該要有論點,所謂的論點就是提出自己的看法,然后才引故事來論證其論點。

我們所引出的故事不一定是偉人的故事,也能引用身邊的事來寫並與論點掛勾,這樣才能寫出一篇具有說服力的文章。反之,如果同學們只是一味地背偉人的故事而不懂得變通,只是在每一個論點引一個偉人的故事,而這故事並沒有針對論點,這實屬套用,所以他們的作文絕對不可能考獲「A」等級,反倒淪落至C等級,那是多么可惜啊!

此外,近兩年來學生的作文受國文作文的Penanda Wacana影響。他們會在每一段落開始前,運用一些關聯詞語,讓段落與段落可以銜接。

殊知,他們只是為用關聯詞而沒管它們之間是否有銜接,使老師們讀起來感到沒有銜接感,而成了敗筆。

所以,同學們在寫作文時,不應墨守成規或背作文,而應有自己的看法和立場,進而用文字表達出來,才能寫出一篇好的文章。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