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配精子造錯胎 獅城一家三口受盡歧視眼光 | 中國報 China Press

錯配精子造錯胎 獅城一家三口受盡歧視眼光

獅城首起生育中心錯配精子造錯胎的烏龍案,讓一家歡樂的時光轉為難過的一刻。
獅城首起生育中心錯配精子造錯胎的烏龍案,讓一家歡樂的時光轉為難過的一刻。

(新加坡15日訊)一家三口三種膚色,出門總會引來旁人好奇眼光,一家歡樂出遊,總是敗興而歸!



本地首起生育中心錯配精子造錯胎的烏龍案,女童因華族母親的卵子和陌生印族男子的精子配成胎所生,結果她的不同膚色總是引起公眾好奇的眼光,頓時把她一家歡樂的時光轉為難過的一刻。

女童的母親在索償宣誓書中坦言,生育中心張冠李戴給她一家在精神、情緒和外在方面都造成無法言喻的巨大傷痛。

造成無法言喻傷痛

“每當我們一家人出門,寶寶的不同膚色,因為和長子、丈夫和我的都不同,總是引起公眾好奇的目光。讓我的家人和我陷入極為尷尬的情況,把歡愉的天倫時光變成沮喪的一刻。”

她的長子也不解為何妹妹的長相不同,婦女難以跟他解釋,是生育中心擺了個大烏龍。

婦女(42歲)在2010年通過人工受孕產下女童,但女童的膚色和血型跟她和丈夫的都不同,令他們起疑。脫氧核糖核酸(DNA)檢驗證實,女童只有婦女的DNA,沒有她德國籍洋人丈夫的DNA。

康生醫療私人有限公司、康生生育中心和兩名胚胎學家,承認錯把婦女的卵子跟一名陌生印族男子的精子配成胎。婦女在2012年起訴他們疏忽和違反合約,索討至少100萬元(300萬令吉)。

為了保護女童,她和婦女的名字都不得報道。目前7歲的她與家人定居中國北京。

長子也是試管嬰

婦女在烏龍案發生前已結婚約10年,也曾在2007年以試管受精術(IVF)人工受孕的方式生下長子,再以人工受孕方式在2010年誕下女兒,卻發生生育中心在配精子和卵子時出差錯。婦女和德國籍丈夫事發一年半后入稟高庭起訴肇禍的一方。

IVF指的是分別將卵子與精子取出后,置于試管內使其受精的過程,受精卵會再移植回母體子宮內,以發育成胎兒。

夫妻倆發現,女嬰膚色明顯與他們不同,而且血型是B型,但夫妻倆的血型是O型和A型,根本無法生下有B型血的后代。

帕拉尼亞潘律師當年受訪時說,夫妻倆感到震驚不已,在考慮是否起訴肇禍的一方。

婦女心裡掙扎,經歷懷胎之苦,與女童已有感情,況且女童也有她的DNA,也算是她的親生骨肉,因此想繼續照顧她,不交由他人領養。

五司:歷來最棘手案件

上訴庭五司形容,這或許是“歷來最棘手”的案件,經過一年半的斟酌及訴辯雙方的數輪陳詞才作出裁決。

婦女在2012年起訴康生醫療私人有限公司、康生生育中心和兩名胚胎學家,索償包括女童的生活費和懲罰性損害賠償。女童生活費有關的開銷,包括她旅居北京的學前教育費、在北京的德國國際學校求學的支出、在德國的大學深造的費用、女童經濟獨立前的日常花費、旅遊和度假開銷以及醫藥費等。

上訴庭裁定,辯方無須賠償女童生活費和懲罰性賠償。五司指出,不能從這起單一的疏忽事件,就認定辯方的行為讓人無法容忍。

2011年6月,康生醫院承認沒遵守人工受孕指導原則,違反私人醫院與診療所法令,被罰款兩萬元。

協議賠償5年官司和解

本案訴辯雙方2014年8月達成協議,辯方同意承擔責任,但針對婦女要求承擔女童生活費談不攏,交由法庭定奪。

雙方為女童生活費的索償,打官司至最高法院上訴庭,五司今年3月裁定女童的生活費不應由辯方承擔,因為這有違公共政策。不過,上訴庭認為婦女確實蒙受“遺傳關係的損失”(genetic affinity loss),判她在這方面獲得等于女童生活費三成的賠償。

瑞安聯財務規劃有限公司董事經理吳良蒲估計,養大一個孩子成人,包括教育在內的費用一般約35萬至40萬元(105至120萬令吉)。訴辯雙方上月經調解后在賠償方面達成協議,為5年官司畫上句點,但他們都對賠償額三緘其口。

代表婦女的律師帕拉尼亞潘受詢時說:“協議的條件保密,事情已和解了。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