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酒趣‧隱藏在門後的另一個天地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好酒趣‧隱藏在門後的另一個天地

David Hans是目前大馬首位獲得國際賽冠軍的調酒師。
David Hans是目前大馬首位獲得國際賽冠軍的調酒師。

特約:林儀倩
攝影:謝蔚卿



城中最新的Speakeasy Bar──Three X Co,日前簡而隆之的在吉隆坡孟沙購物中心內正式開張,除了吸引許多城中名人和媒體出席外,大家的焦點其實都放在其中一位合夥人身上。他就是目前大馬唯一榮獲國際雞尾酒比賽冠軍的調酒師──David Hans。

位於吉隆坡孟沙購物中心三樓的Three X Co,躲藏在一個餐廳群裡。只要到理髮店裡詢問,他們便會為你引路。創始人兼董事經理Wai Hung表示,在構思店門外的小角落該設立什麼主題時,就湊巧遇上了幾名有理想的年輕理髮師。他們經常深入原住民的住所,提拔原住民到梳邦再也的理髮店學手藝,提供他們生存的經濟能力。為了表示讚賞他們的想法,Wai Hung便邀請這些年輕人來開店,無需付租金,只需繳付水電費。

“我們希望藉此空間,與更多有想法的年輕企業家合作,讓他們有空間發揮自己的創意和能力。”這也再次證明一點,可能幾個月後,這個空間已不再是理髮店,而是一間刺青店也不一定。

推開隱藏式的門入內,昏暗的燈光下,擺放的都是舒適的沙發座位。以深藍色及金色為主,帶來了典雅高貴感。但最吸睛的,一定是內裡那幅手拿馬丁尼和雪茄的京劇女生壁畫,強調著男女平等的概念。這也正好反映出現在的隱藏式酒吧,不再是男生的重地,女性也開始踏入這些酒吧,喝一杯消除一整天的壓力。

這就是酒吧的門口,目前由一間理髮院接手。
這就是酒吧的門口,目前由一間理髮院接手。

世界冠軍調酒師David Hans
以茶調酒有詩意

Three X Co的其中一名合夥人,也是酒吧雞尾酒單研發者的David Hans,是Giffard亞洲區品牌大使。他的調酒師生涯,開始於經典款雞尾酒。他表示,因為唸酒店管理而成為廚師。“我一開始以為自己將來應該會當上廚師,卻在檳城E&O酒店實習時,被分派到酒吧部門工作,才開始認識五顏六色的雞尾酒,覺得太有趣了,便很認真的去學習。”

當年,調酒師必須學會所有經典款雞尾酒。“我們的客人都以退休的外國人為主,所以他們對經典款雞尾酒有很深的認識,一直都不能認同我的手藝。但也因為他們的挑剔和講究,讓我練就一身很純熟的經典款雞尾酒技術。”他覺得一名成功的調酒師,一定要有穩固的經典款雞尾酒知識,才有能力去創造新的雞尾酒款式。

在他的心底,經典款雞尾酒是一種有層次感、有溫度的飲料,不管是用傳統的搖晃杯,或是現代的簡約搖晃杯,都有其講究所在,這就是傳經典雞尾酒講求的精準度。

(左起)創始人兼董事經理Wai Hung、調酒師Chris和雞尾酒單研發者David Hans。
(左起)創始人兼董事經理Wai Hung、調酒師Chris和雞尾酒單研發者David Hans。

酒杯裡濃濃中華文化

經過客人的一番磨練,David Hans更確定自己對調酒師這門職業的喜好。不但投身此行業,更用心參加比賽以推動調酒師行業。2012年起,他就參與過許多調酒師比賽,甚至是花式調酒師比賽,也拿過一些獎項。直到2017年,參加Giffard西方盃,過關斬將,贏得Giffard西方盃世界冠軍。

“我們先是在大馬比賽,獲得冠軍後才能代表大馬到曼谷參加亞洲杯。接著,我便與亞軍一起代表亞洲到法國參加世界總決賽。在19位參賽者中,我們一共得經過3輪比賽才能進入決賽圈。”最後,由他獲得了全場總冠軍,也成了大馬首位獲得國際賽冠軍的調酒師。

David Hans在調酒上擁有極高天賦,已是此行的先鋒,且持續地和世界各地一些同樣才華洋溢,且具熱情的調酒師們一同開講習,讓對調酒有興趣的人們有機會增進他們的技術。

而在Three X Co的調酒單中,不難發現他選用了許多中華食材入酒,像是紅棗、枇杷膏、甘草、冬瓜、鐵觀音等,有別於一般採用本地食材為主的調酒,更帶有濃濃的中華文化。“我本身就是一個道道地地的華人,中藥材和中華食材都是我從小就很熟悉的食材,為何不把自己喜歡和懂的食材加入調酒內呢?”因為此想法,讓他冒險的在法國半決賽時採用了中國茶,不但被接受,且獲得相當高的評價。”

如果你也對他的這些調酒深感興趣,那就讓我們先為你介紹這裡的酒單吧!

Dynasty Poem——這杯不在酒單中的雞尾酒是David於2017年國際Giffard西方盃第二輪比賽的作品。他以大家熟知用來配搭肉骨茶的中國茶為靈感,希望把苦澀味融入雞尾酒中,帶出他希望人們認識的中華文化。他選用了Jerry Thomas著名的Blue Blazer藍火焰為藍本做變奏,把鐵觀音茶葉放入威士忌內,以火高溫燃燒萃取茶葉的風味。然後,再加入八角、Giffard百香果糖漿、葡萄柚果汁和法國Riesling白酒混合一起,入口猶如喝著有酒精的果茶,只是比一般紅茶來得澀,卻令人回味。
Dynasty Poem——這杯不在酒單中的雞尾酒是David於2017年國際Giffard西方盃第二輪比賽的作品。他以大家熟知用來配搭肉骨茶的中國茶為靈感,希望把苦澀味融入雞尾酒中,帶出他希望人們認識的中華文化。他選用了Jerry Thomas著名的Blue Blazer藍火焰為藍本做變奏,把鐵觀音茶葉放入威士忌內,以火高溫燃燒萃取茶葉的風味。然後,再加入八角、Giffard百香果糖漿、葡萄柚果汁和法國Riesling白酒混合一起,入口猶如喝著有酒精的果茶,只是比一般紅茶來得澀,卻令人回味。
Flower Tantrum——這是David在三、四年前參加的一個比賽中,要求以地中海產品為主食材而創出來的雞尾酒。他以Tanqueray琴酒和Green Chartreuse蕁麻酒加入接骨木花、羅勒葉、白葡萄、檸檬汁和蛋白,入口順滑有口感。最重要的是,放久了也不會有蛋白的腥味,一切都得歸功於羅勒葉。
Flower Tantrum——這是David在三、四年前參加的一個比賽中,要求以地中海產品為主食材而創出來的雞尾酒。他以Tanqueray琴酒和Green Chartreuse蕁麻酒加入接骨木花、羅勒葉、白葡萄、檸檬汁和蛋白,入口順滑有口感。最重要的是,放久了也不會有蛋白的腥味,一切都得歸功於羅勒葉。
Angers Potion——這是2017年參加Giffard西方盃時的作品,當時比賽規定要調配一杯向Giffard創始人致敬的調酒。他就想起了20世紀早期最先上市的薄荷酒Menthe Pastille,同時也想起了經典酒款青草蜢雞尾酒,使用綠色薄荷酒、白色可可甜酒和鮮奶油調配而成。為了做出極具本地代表性質的Giffard雞尾酒,他決定把青草蜢雞尾酒做出改編,沿用回原本的Menthe Pastille薄荷酒和可可甜酒,再加入Don Julio Reposado龍舌蘭酒和金巴利香甜酒,還有極具本地色彩的西瓜汁,來達到清涼功效,檸檬汁則有點睛和融合作用。
Angers Potion——這是2017年參加Giffard西方盃時的作品,當時比賽規定要調配一杯向Giffard創始人致敬的調酒。他就想起了20世紀早期最先上市的薄荷酒Menthe Pastille,同時也想起了經典酒款青草蜢雞尾酒,使用綠色薄荷酒、白色可可甜酒和鮮奶油調配而成。為了做出極具本地代表性質的Giffard雞尾酒,他決定把青草蜢雞尾酒做出改編,沿用回原本的Menthe Pastille薄荷酒和可可甜酒,再加入Don Julio Reposado龍舌蘭酒和金巴利香甜酒,還有極具本地色彩的西瓜汁,來達到清涼功效,檸檬汁則有點睛和融合作用。
Fairy Tales——這碗漂亮端莊的雞尾酒,有一個很詩意的名字叫童話。其實,他就是David年少時的回憶。把Tanqueray琴酒、苦艾酒、Giffard香瓜香甜酒、青蘋果和檸檬汁混合,以碗盛起,有著猶如喝湯般的豪邁感。再加入些許優格飲料,使整體更添口感,是一組充滿視覺、嗅覺和味覺的雞尾酒。
Fairy Tales——這碗漂亮端莊的雞尾酒,有一個很詩意的名字叫童話。其實,他就是David年少時的回憶。把Tanqueray琴酒、苦艾酒、Giffard香瓜香甜酒、青蘋果和檸檬汁混合,以碗盛起,有著猶如喝湯般的豪邁感。再加入些許優格飲料,使整體更添口感,是一組充滿視覺、嗅覺和味覺的雞尾酒。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