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肯:啃日子──沖繩第一天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方肯:啃日子──沖繩第一天

由于馬來西亞沒有直飛到沖繩的航線,便從台北飛到沖繩去,飛行時間約1小時15分。沖繩不在日本本州,而是介于台灣和日本之間的島嶼。更正確來說,是琉球群島。雖然屬于日本,但獨特的沖繩文化更濃烈,是寫意而充滿陽光的島嶼風情,仿彿印尼和峇厘島的關係。



抵達沖繩LCC(Low Cost Carrier)機場時,時間已是晚上八點左右,時間區域比台灣快一個小時。LCC是一個非常簡單而陳舊的小機場,只具備了基本的設施,如通關櫃檯、行李掃描部、小賣部、洗手間、一台錢幣兌換機等。通關結束后,所有人都會搭乘接駁巴士到第一機場去。

到了第一機場,再越過行人天橋,到對面的單軌電車站(Yui-Rail),搭車到市區去。這是那霸市唯一的電車線。那霸市是沖繩最重要的中心點,也是進入琉球群島的玄關。第一晚,就先在那霸市住下了。

租了一家公寓式酒店,不到20平方米左右,卻具備了小廚房、洗衣機、烘乾機、冰箱等基本的生活設備,空間的利用做到剛好,乾淨整齊,這是日本人名揚海外的生活方式。

晚餐未解決,也不知道該往哪裡去。看見居酒屋一碗排骨麵要750圓(28令吉),我就打退堂鼓了。不如到全家買個飯盒,順便連明天的早餐也買了,回到公寓慢慢吃。在公寓,用微波爐加熱了飯盒,就一邊看電視新聞,一邊吃熱騰騰的晚餐。雖然聽不懂日語,但憑幾個漢字和影片,知道了美軍直升機飛經沖繩的一所小學時,一個重7.7公斤,90公分左右的窗子掉了下來,砸在一群正在上體育課的小學生中央,導致一個小男孩受傷。事情發生在一星期前,不斷重播的新聞表現了久久不能平息的民憤。

待洗了澡,洗好了衣,烘乾了衣,便早早就寢。睡不了多久,鬧鐘竟響了。一看時間,是之前設的時間,凌晨五點十五分,擺了烏龍,于是又倒頭大睡。

第二天早晨,吃了早餐,收拾好行李,便拖著行李步行到附近的租車中心。想從南到北走沖繩,租車是必須的,因為公共交通的系統不如其他城市完善,也沒有Uber。這裡的租車手續是我見過最簡單、快捷的了,沒有太多條款或附加費,只是基本的租車費和保險,四人車的三天費用約460令吉,不算貴。櫃檯人員只有兩個,可以說簡單的英語,付了款簽了合同,就到辦公室外領車。車子是兩年不到的白色Nissan Note,非常寬敞舒服。檢查了車子,瞭解了各項操作,車子就被我們開走了。前后約15分鐘。

由于同是右邊駕駛,所以省卻很多不適應的煩惱。只不過沖繩一般的車速限制在每小時40公里,而路上的公路使用者都非常遵守交通規則,即使是無人的街道上只有一輛車,也會守在原地直到綠燈亮起。

這樣自律的生活環境,我無疑是來鍛煉心智的。

(沖繩記事之一)

新山人,自由文字工作者,現居吉隆坡。生命太短,樂子太多,立志玩到最后一口氣。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