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案追“中”(第18篇). 2006年 朱玉葉姦殺案 | 中国报 ChinaPress

奇案追“中”(第18篇). 2006年 朱玉葉姦殺案

每週五登場

 



25歲本應該是璀璨的年華,但她,朱玉葉,就碰上了殘暴的採花賊,硬生生將她擄走、姦殺、棄屍,在短短9小時內香消玉殞!

2006年1月14日下午5時許,在雙溪大年任職食品工廠市場調查執行員的朱玉葉,和24歲的妹妹朱玉春共騎摩哆到距離住家1.5公里的休閑俱樂部跑步。


(本報特別整理報導)

那是朱玉葉因工作忙碌暫停跑步半年後,首次“開跑”。

朱玉葉和朱玉春姐妹倆乘著涼風習習,一前一後地慢跑,不一會兒朱玉葉就把妹妹拋在後頭。

正值25年花的朱玉葉,碰上了殘暴的採花匪,在短短9小時內香消玉殞!
正值25年花的朱玉葉,碰上了殘暴的採花匪,在短短9小時內香消玉殞!

妹妹朱玉春在跑步完畢後等不到姐姐,就在俱樂部沿著跑步路線找人,直到發現姐姐的運動鞋和頭髮飾物散落一地,跑道上還有血跡時,才驚覺大事不妙。

妹妹朱玉春向俱樂部保安員和巡警求助,再透過路人幫忙通知家人,全家出動尋找朱玉葉的下落多個小時後都遍尋不獲。直到隔天凌晨4時許,家人才接獲警方來電,要求他們前往俱樂部附近的路旁,協助辨認一具女屍。

警方在案發現場拉起黃線,出動警犬,仔細展開現場調查。
警方在案發現場拉起黃線,出動警犬,仔細展開現場調查。

警方的來電猶如平地一聲雷,一家人戰戰兢兢趕到現場,都被眼前所見的情況嚇呆了:現場躺著一具下半身赤裸,上衣被掀至胸部的女屍。她的頸項遭利器割破、頭部被硬物敲擊、沒有了氣息、失去了生命跡象。

朱玉葉被發現時下半身裸露,上衣被掀至胸部;她的頸項遭利器割破、頭部被硬物敲擊。
朱玉葉被發現時下半身裸露,上衣被掀至胸部;她的頸項遭利器割破、頭部被硬物敲擊。

一開始,朱玉葉的母親林金蓮看見女屍身上的紅色上衣,並非女兒外出跑步時穿著的黃色上衣,心裡還保有希望,殊不知,女兒黃衣原來是被血液染紅了,女死者證實是朱玉葉!

更讓家人難以承受的是,朱玉葉的剖驗報告顯示,她曾遭人強姦和肛交,私處留有2名男子的精液,真正死因則是頭部和頸部的傷勢失血過多所致。

警方在發現屍體隔天,陸陸續續逮捕19名男子進行調查及檢測脫氧醣核酸,其中包括案發附近的俱樂部馬房員工和多名印尼外勞,但全數都因為DNA結果與精液不符而獲釋,案件因此陷入膠著。

從發現屍體隔天開始,警方就陸陸續續逮捕了19名嫌犯,但全數都因為DNA不符而獲得釋放,也讓案件調查陷入膠著。
從發現屍體隔天開始,警方就陸陸續續逮捕了19名嫌犯,但全數都因為DNA不符而獲得釋放,也讓案件調查陷入膠著。

然而,在警方努力不懈的調查之下,一名為沙里爾的巫裔拿督之子被警方鎖定,並於2009年3月1日逮捕他協助調查。可惡的是,沙里爾居然在4天後潛逃至澳洲,直到2012年1月7日他才重返大馬,一下機就被機場警方逮捕。

潛逃澳洲3年的沙里爾,回馬後一下機就被警方逮捕,押送到法庭申請延扣和採集DNA樣本。
潛逃澳洲3年的沙里爾,回馬後一下機就被警方逮捕,押送到法庭申請延扣和採集DNA樣本。

隨著沙里爾落網歸案,“朱玉葉命案”於2013年2月25日開審,紛紛擾擾多年的案件再次受到舉國關注,朱玉葉的家人也再次曝光在媒體的鎂光燈下。

隨著案件開審,朱玉葉姦殺案再次引起全國矚目,朱玉葉的家人也再次曝光在鎂光燈下。
隨著案件開審,朱玉葉姦殺案再次引起全國矚目,朱玉葉的家人也再次曝光在鎂光燈下。

同年6月25日,亞羅士打高庭基於“女死者私處存有第三者精液”的疑點,宣判沙里爾謀殺罪名不成立,當庭釋放。

這個結果讓沙里爾笑著離開,卻擊垮了朱玉葉父親朱亞壽多年的心牆,情緒激動的他哭著要從高庭二樓跳下,為女兒以死明志。幸好在場媒體及時阻止,才沒有釀成悲劇。

獲判無罪釋放的沙里爾,笑容滿面離開法庭。
獲判無罪釋放的沙里爾,笑容滿面離開法庭。
2013年月25日,高庭宣判沙里爾謀殺罪名不成立當庭釋放,朱亞壽情緒崩潰欲從高庭二樓跳下為女兒明志,幸被在場媒體攔下。
2013年月25日,高庭宣判沙里爾謀殺罪名不成立當庭釋放,朱亞壽情緒崩潰欲從高庭二樓跳下為女兒明志,幸被在場媒體攔下。
不滿高庭判決沙里爾無罪釋放,朱亞壽和家人不停奔波要求上訴。
不滿高庭判決沙里爾無罪釋放,朱亞壽和家人不停奔波要求上訴。

慶幸蒼天有眼,上訴庭在2014年10月14日推翻高庭判決,諭令沙里爾針對謀殺罪名作出答辯,而高庭也在隔年8月9日,改判沙里爾罪名成立,判處絞刑。

蒼天有眼,沙里爾上訴不得直,高庭維持死刑判決,沙里爾殺人償命,終要面對絞刑。
蒼天有眼,沙里爾上訴不得直,高庭維持死刑判決,沙里爾殺人償命,終要面對絞刑。

不滿判決的沙里爾同樣提出上訴,但上訴庭在2016年11月29日裁決,維持高庭原判,大快人心!

10年的折騰,終於讓朱玉葉家人獲得了公道,也彰顯了司法的公正。但對朱亞壽和林金蓮而言,這遲來的正義,還是彌補不了愛女慘死所帶來的傷痛。

雖然愛女最終獲得公道,但對朱亞壽而言,這依然是彌補不了的傷痛。
雖然愛女最終獲得公道,但對朱亞壽而言,這依然是彌補不了的傷痛。
10年沉冤得雪,朱玉葉九泉之下終能安息。
10年沉冤得雪,朱玉葉九泉之下終能安息。

CR171231LAMA-(36)-noresize

CR171231LAMA-(33)-noresize

家人在靈車前綁上朱玉葉的吉他,望她九泉之下安息。
家人在靈車前綁上朱玉葉的吉他,望她九泉之下安息。
朱玉葉的骨灰位。
朱玉葉的骨灰位。
  撰稿:郭淑欣
旁述:黃治振
編輯:許振義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