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國偉:全面失控的開始 | 中國報 China Press

許國偉:全面失控的開始

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記者李察安格爾的書《全面失控》(And Then All Hell Broke Loose),記錄了他作為一名戰地記者,在動盪的西亞20年的採訪經歷。



書裡有一章,寫到伊斯蘭國組織(IS)在西亞這片土地上肆虐的情形,其中就寫到一個14歲,叫穆罕默德的少年。

這名少年,失去了右手跟左腳,他要嘛坐在輪椅上,要嘛就用力站起身,單腳跳到他要去的地方。砍掉這少年手腳的,就是IS的成員。

IS成員砍掉手腳

原因是,IS要捉他當少年兵,他逃跑。當被IS捉回去后,他被帶到法庭,罪名是要逃離IS控制的地區,也就是說,他要去投奔異教徒。

負責的法官說,要去投奔異教徒,就要斬斷他的腿跟臂膀,這是阿拉的判決。于是,隔日就行刑。

行刑辦得像嘉年華一樣,一大群人圍觀,等待這少年受刑,而且還大聲歡呼。根據書中所寫,負責行刑的人戴上外科手套,再按壓這少年的手腳,然后噴上碘酒,打了一針讓他冷靜的藥劑,再用止血帶綁緊手腳。因為砍手的刑罰,不是要他的命,只是要他終生殘疾。

接著,行刑人把他的手臂,伸展放在一塊木板,再拿了一把剁肉刀,放在預定切下的點,再用木槌往刀背一敲,手就斷了……然后現場爆出熱烈的歡呼,大家喊“真主偉大”,然后同樣方法再砍斷他的腳,又是一陣歡呼……

這不是虛構小說,也不是科幻電影,而是在現今世界,真實發生在地球另一端,一個14歲少年身上的事。

圍觀群眾陣陣歡呼

讀到書裡少年回憶自己遭砍手斷腳的經歷,最讓人心寒的,不是斷肢法酷刑的殘忍,而是那群圍觀者的陣陣歡呼聲。

行刑的劊子手戴著外科手套,噴灑碘酒,注射藥劑,完全就是現代醫學文明的作風,當砍手斷腳時,剎那間又回到了讓人不忍卒睹的古代部落,滿手血腥的做法。

這個少年從此終身殘疾。圍觀的人,沒有人覺得有問題,也沒有人敢反對甚至阻止,只能配合地一起歡呼。

看到吉蘭丹副大臣莫哈末阿馬說,丹州一旦實行伊斯蘭刑事法,州政府將委託外科醫生,執刀砍斷偷竊犯的手掌。他還說,放棄使用傳統的手法,不交給蒙面“行刑者”(algojo)斷手掌,是為了配合時代需求,也避免傷害到受刑者身體的其他部位……就會想起《全面失控》書裡那個被IS判刑,沒了手斷了腳的少年,還有那個戴著外科手套的劊子手,當然還有圍觀,聲聲歡呼的群眾。

文明,真的不是有沒有戴外科手套而已。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