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志豪:新郎表弟 | 中国报 China Press

骆志豪:新郎表弟

胡雄初,比我小几个月的表弟,我们都叫他阿初,上个月,他结婚了。



没错的话,我打从小时候懂得跑跑跳跳,牙牙学语开始就认识他了。

小时候的我们没有手机,没有网络,有的只是屋外一条特别宁静安全的马路,每逢假期,那马路就会变成我们整大班小屁孩的游乐园,从比较斯文的捉迷藏、Ice Man、单脚跳、一直到比较刺激的捉鱼、赛脚车及放鞭炮等等,几乎所有知名或不知名的童年游戏都被我们一一玩过,有时玩腻了,更会绞尽脑汁想想新奇的游戏大家一起玩。

阿初,虽然他是我表弟,但很多时候,他看起来更像是我大哥,他恰恰就是我们这班小朋友的带头大哥,满脑鬼主意的他总是会突发奇想,号召大家一起玩

他设计的新游戏,而且从小就搞笑细胞爆棚的他时不时总会弄得大家捧腹大笑,绝对是我们这班小朋友中最不可或缺的开心果。

差不多一年前,知道这位表弟、这位带头大哥、这位开心果要结婚,毫不犹豫地告诉自己无论如何一定一定要来当兄弟,甚至以婚礼晚宴司仪的姿态出席婚礼见证这难得的一刻。

不过,后来表弟希望我可以好好享受在婚宴上与亲友们欢乐相聚的时刻,便不让我当晚宴司仪。

婚礼当晚,开场时发现台上司仪有点死板,并没有像一般司仪那样抛出几句吉祥的顺口溜,搞搞婚礼气氛,反而只是非常公式化地请双方家长入席、新人入席,然后上菜仪式,还突兀地帮负责包办晚宴的酒家打广告。

追问之下,才发现原来适逢婚礼佳节,几乎城里的司仪都被请光了,阿初找不到适合司仪,于是直接要求酒家经理代办。

难怪!唉,难得阿初宾客如此多位,场面如此热闹的婚礼,少了位懂得抄气氛的司仪,真是可惜啊!

“不行,无论如何我一定要为阿初主持一下待会儿的敬酒仪式。”才刚刚叹息婚礼有些美中不足后,心里就马上有了打算。

于是,毫不犹豫地向表弟毛遂自荐,洋洋洒洒地快速草拟一份满是婚礼常见顺口溜的腹稿后就上台为阿初主持切喜糕、倒香槟及敬酒等一连串仪式了。

果然,一上台,抛出一连串既押韵又吉祥的顺口溜,全场马上响起此起彼落的掌声及欢呼声,共同愉快地见证两位新人完成一项又一项的仪式。

甚至,我为了让在场多数是客家人的亲友更有亲切感,间中还有点紧张地使用不太熟悉的客家话祝福一对新人,结果念出来客家祝福语还挺怪腔怪调的,但我那半生不熟的客家话却也逗得大家笑个没完没了。

后来,我发现,当婚礼司仪很过瘾,但突然从宾客身分变身司仪为自己的兄弟主持婚礼更过瘾!

能够在现场,而且还是以司仪身分见证这位从小玩到大,可贵的童年玩伴以非常潇洒的姿态浪漫地升级当上漂亮弟妇的丈夫,心里除了兴奋,还有满满的感动。

试问,有多少段童年的友情可以经过岁月和离别的考验延续到见证彼此婚礼的那一天?

再次恭喜阿初和弟妇佩君新婚快乐!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活动简介
暂无活动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