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志豪:新郎表弟 | 中国报 ChinaPress

駱志豪:新郎表弟

胡雄初,比我小幾個月的表弟,我們都叫他阿初,上個月,他結婚了。



沒錯的話,我打從小時候懂得跑跑跳跳,牙牙學語開始就認識他了。

小時候的我們沒有手機,沒有網絡,有的只是屋外一條特別寧靜安全的馬路,每逢假期,那馬路就會變成我們整大班小屁孩的遊樂園,從比較斯文的捉迷藏、Ice Man、單腳跳、一直到比較刺激的捉魚、賽腳車及放鞭炮等等,幾乎所有知名或不知名的童年遊戲都被我們一一玩過,有時玩膩了,更會絞盡腦汁想想新奇的遊戲大家一起玩。

阿初,雖然他是我表弟,但很多時候,他看起來更像是我大哥,他恰恰就是我們這班小朋友的帶頭大哥,滿腦鬼主意的他總是會突發奇想,號召大家一起玩

他設計的新遊戲,而且從小就搞笑細胞爆棚的他時不時總會弄得大家捧腹大笑,絕對是我們這班小朋友中最不可或缺的開心果。

差不多一年前,知道這位表弟、這位帶頭大哥、這位開心果要結婚,毫不猶豫地告訴自己無論如何一定一定要來當兄弟,甚至以婚禮晚宴司儀的姿態出席婚禮見證這難得的一刻。

不過,后來表弟希望我可以好好享受在婚宴上與親友們歡樂相聚的時刻,便不讓我當晚宴司儀。

婚禮當晚,開場時發現台上司儀有點死板,並沒有像一般司儀那樣拋出幾句吉祥的順口溜,搞搞婚禮氣氛,反而只是非常公式化地請雙方家長入席、新人入席,然后上菜儀式,還突兀地幫負責包辦晚宴的酒家打廣告。

追問之下,才發現原來適逢婚禮佳節,幾乎城裡的司儀都被請光了,阿初找不到適合司儀,于是直接要求酒家經理代辦。

難怪!唉,難得阿初賓客如此多位,場面如此熱鬧的婚禮,少了位懂得抄氣氛的司儀,真是可惜啊!

“不行,無論如何我一定要為阿初主持一下待會兒的敬酒儀式。”才剛剛歎息婚禮有些美中不足后,心裡就馬上有了打算。

于是,毫不猶豫地向表弟毛遂自薦,洋洋灑灑地快速草擬一份滿是婚禮常見順口溜的腹稿后就上台為阿初主持切喜糕、倒香檳及敬酒等一連串儀式了。

果然,一上台,拋出一連串既押韻又吉祥的順口溜,全場馬上響起此起彼落的掌聲及歡呼聲,共同愉快地見證兩位新人完成一項又一項的儀式。

甚至,我為了讓在場多數是客家人的親友更有親切感,間中還有點緊張地使用不太熟悉的客家話祝福一對新人,結果念出來客家祝福語還挺怪腔怪調的,但我那半生不熟的客家話卻也逗得大家笑個沒完沒了。

后來,我發現,當婚禮司儀很過癮,但突然從賓客身分變身司儀為自己的兄弟主持婚禮更過癮!

能夠在現場,而且還是以司儀身分見證這位從小玩到大,可貴的童年玩伴以非常瀟灑的姿態浪漫地升級當上漂亮弟婦的丈夫,心裡除了興奮,還有滿滿的感動。

試問,有多少段童年的友情可以經過歲月和離別的考驗延續到見證彼此婚禮的那一天?

再次恭喜阿初和弟婦佩君新婚快樂!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活动简介
暂无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