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瑞记鸡饭后代争洋房 烂赌老三败诉 | 中国报 China Press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

狮城瑞记鸡饭后代争洋房 烂赌老三败诉

(新加坡11日讯)著名瑞记鸡饭后代争1630万元(约4890万令吉)洋房案,被指烂赌欠债的三儿子声称当年担心被追债,所以暂把四分之一洋房权益转给兄弟保管,如今要讨回自己应得资产,但法官认为他理据不足,判他败诉。



新加坡五六十年代海南鸡饭业的佼佼者“瑞记”创办人莫履瑞在1977年过世,留下一栋位于丹戎加东白兰森路的洋房,他在过世前把洋房平分给其中4个儿子。

“瑞記”雞飯創辦人莫履瑞過世後,留下位於丹戎加東路一帶白蘭森路的洋房。(檔案照)
“瑞记”鸡饭创办人莫履瑞过世后,留下位于丹戎加东路一带白兰森路的洋房。(档案照)

洋房占地达1万3844平方尺,在2015年以1630万元售出,创下那年拍卖行各类房地产的最高成交价。

老三莫泰锠同年入禀高庭起诉两名兄弟,向老二莫泰桐与老四莫泰川追讨四分之一的洋房权益,等于407万5000元(约1222万令吉)。案件去年4月在高庭开审,高庭法官艾迪阿都拉今早发表裁决。

起訴人是瑞記海南雞飯創辦人三兒子莫泰錩。(檔案照)
起诉人是瑞记海南鸡饭创办人三儿子莫泰锠。(档案照)

根据诉方,老三在1985年陷入经济困境,他也在1988年宣告破产,并在1996年脱离穷籍。

老三声称,老二与老四只是代他保管洋房股权,他当年因担心自己债务状况连累家族,所以在母亲与大哥的建议下,转让名下四分之一的洋房股权给老二和老四。母亲与大哥已不在人世。

诉方立场是在转让协议下,老二与老四只是代老三保管洋房权益,这份股权还是属于他的,他应分得407万5000元。

但法官认为,诉方无法充分证明起诉人当初是把洋房股权暂时交给两名兄弟保管,判他败诉,无法拿回洋房权益。

今早出庭闻判的老三拒绝接受媒体访问,代表律师奈尔(Rajiv Nair),会和当事人商讨是否要针对裁决结果上诉。(部分人名译音)

彌陀路51號和53號目前是名為“Fm Building”的商業大樓。這裡就是瑞記雞飯當年的發源地。(梁麒麟攝)
弥陀路51号和53号目前是名为“Fm Building”的商业大楼。这里就是瑞记鸡饭当年的发源地。(梁麒麟摄)

以“瑞记”名义借钱 母为儿还债

老三被指多年好赌成性,四处还以“瑞记”名义借钱,导致大耳窿到鸡饭摊贴“大字报”追债,迫使母亲出钱代还债,以避免老三败坏“瑞记”名声。

瑞记鸡饭1949年到1997年在密驼路经营,闻名一时。

辩方揭露,老三在1980年代陷入经济困境,1985年前后,时常会有大耳窿出现在瑞记鸡饭摊,张贴追债的大字报,搞得顾客与供应商都知道此事。

家人才得知老三用“瑞记”名义到处借钱,辩方称,为避免家族生意的名声受损,母亲于是妥协,拿出钱交给孩子帮老三还债。

辩方也称,老三没有因此回头是岸,而是继续烂赌,一次又一次靠母亲与家人帮忙还债。

辩方的说法是老三最终走投无路,在1985年4月向家人建议,以20万元(约60万令吉)把手中的洋房权益,转给其他兄弟。母亲已在2015年4月病逝。

1940年代在密駝路開業的瑞記海南雞飯,在本地馳名一時,生意火紅。(檔案照)
1940年代在密驼路开业的瑞记海南鸡饭,在本地驰名一时,生意火红。(档案照)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