轎車昏暗道路超車 2腳車騎士被撞飛慘死 | 中國報 China Press

轎車昏暗道路超車 2腳車騎士被撞飛慘死

豐田轎車車頭嚴重凹陷,可見撞擊力大。(取自面子書)
豐田轎車車頭嚴重凹陷,可見撞擊力大。(取自面子書)
其中一名傷者被緊急送院治療。
其中一名傷者被緊急送院治療。

(笨珍11日訊)4名巫裔少年練完羊皮鼓(Kompang)后,騎腳車返家途中,遭超車的轎車撞及,釀成2死2傷慘劇!



警方初步調查,事發現場昏暗,轎車當時欲超越前方車輛,不慎撞及4名從反方向騎來的少年騎士,導致2名死者被撞飛,當場喪命。

38歲的轎車華裔司機沒有受傷,目前被警方延扣4天,直至本月14日(星期日)。

此車禍于昨晚10時35分,在北干那那甘榜馬株再也,即沙瓦烏魯埔萊路1.3公里處發生。

被撞斃的2名死者分別為慕哈末阿米魯丁(13歲)和依努阿末(14歲),另兩名14歲少年傷者,即努依馬肩膀骨折,莫哈末努哈亞杜丁則受輕傷。

笨珍警區主任查卡利亞今日受詢時說,初步調查,該輛豐田Altis轎車司機,當時是從烏魯埔萊方向駛往北干那那,結果與一批少年騎士發生相撞意外。

他說,該批少年當時是到朋友家練習羊皮鼓后,騎乘腳車返家途中出事;死傷者其中3人仍在北干那那中學求學,另一人已輟學。

警:非“蚊子腳車”

另外,針對坊間指死者是騎“蚊子腳車”(basikal lajak),查卡利亞今午否認此說法,並指死者是騎乘普通腳車,也沒有非法賽腳車。

“根據調查,4名死傷者是練鼓后,騎腳車回家,但4人所騎乘的腳車的車燈,並不適合在公路上使用。”

他說,警方目前援引1987陸路交通法令第41(1)條文(危險駕駛導致他人死亡),調查此案。

去年2月18日凌晨,新山一名22歲華裔女司機取道新山內環公路返回士姑來皇后花園住家途中,撞向一批正在大道上騎著改裝腳車的巫裔少年,造成8名少年死亡,如今再發生類似意外,引起各界關注。

傷者:我們沒飆腳車

“我們沒有飆腳車!”

其中一名傷者莫哈末努哈亞杜丁受訪時強調,事發時,他們沒有飆腳車,只是在練習羊皮鼓后,騎腳車回家,沒想到卻被轎車撞倒。

莫哈末努哈亞杜丁說,週三晚上約10時30分,他們4人練鼓后,就騎腳車準備到附近朋友的住家休息。

“當我們抵達朋友住家時,突然看到遠處有一輛轎車越過雙白線,向我們衝來。我當時即刻閃開,結果頭部、頸項和手臂受傷。”

他說,他當時走在最后面,親眼目睹兩名同伴被轎車撞及,莫哈末阿米魯丁及依努阿末當場身亡;另一個朋友努依馬的肩膀骨折。

死者當場被撞死,公眾將死者遺體抬往安全處。
死者當場被撞死,公眾將死者遺體抬往安全處。
慘禍發生後,公眾到現場施予援手。
慘禍發生後,公眾到現場施予援手。
其中一輛腳車頭已被撞斷。
其中一輛腳車頭已被撞斷。
現場尋獲的另一輛腳車,也斷了數截。
現場尋獲的另一輛腳車,也斷了數截。
行動黨北幹那那區州議員楊敦祥(左),慰問死者家屬。
行動黨北幹那那區州議員楊敦祥(左),慰問死者家屬。

死者向朋友借騎回家
家屬否認涉非法飆腳車

報導:劉彥運

家屬否認死傷者擁有蚊子腳車,也沒有涉及非法飆腳車活動。

死者依努阿末(14歲)的父親阿末納依茲(40余歲,機器操作員)接受《中國報》訪問時指出,他的孩子昨晚是騎摩哆到朋友家練習羊皮鼓,直至晚上10時許,再借朋友的腳車騎乘返家,不料發生致命車禍。

“他的友人週三晚不舒服,就把腳車借給他,他則把摩哆借給朋友,平時並沒騎腳車。”

他澄清,他的孩子沒有參與非法飆腳車活動,週三晚純粹是借朋友的腳車騎回家。

“依努阿末平時功課很好,今年就讀北干那那國民中學,平時出門時都會向父母交代一聲。”

另一名死者莫哈末阿米魯丁(13歲)的父親阿都馬吉(56歲,裝修業者)指出,他的孩子也是出去練鼓,但他並不知道孩子騎的是腳車。

他說,他的孩子平時並沒涉及非法飆腳車活動,週三晚只是和其他3個朋友騎腳車回家,卻遭一輛轎車迎面撞及。

死者家屬于週四早上,紛紛到笨珍醫院太平間領出遺體。

阿末納依茲:孩子是借朋友的腳車回家,未參與非法飆腳車活動。
阿末納依茲:孩子是借朋友的腳車回家,未參與非法飆腳車活動。
阿都馬吉:孩子於週三晚練習羊皮鼓。
阿都馬吉:孩子於週三晚練習羊皮鼓。
死者親友到笨珍醫院太平間為死者辦理身後事。
死者親友到笨珍醫院太平間為死者辦理身後事。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