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佩妮:媒體人有苦自知 | 中国报 ChinaPress

余佩妮:媒體人有苦自知

媒體工作者常要等,等活動開始、等姍姍來遲的嘉賓和貴賓到來、等社會新聞的家屬到太平間領屍、在案發現場等警察調查案件、在重大案件發生時等相關人物出現、等會議開始、等會議結束,等來等去,時間都被“等”消耗了很多。



在這些“等”的活動和採訪中,有些是媒體人員不請自來,有些是受邀請到來,因此待遇自是有所不同;不請自來的,當然不要想對方一定要有什么好面色,惟基于禮貌和修養,很多人即使不願受訪都會婉拒或禮請媒體離開。

不過,有一些單位或團體明明在邀請函中“誠邀”記者和攝記到所舉辦的活動採訪,而媒體人員到場時,卻發現安排不妥,有時是沒有桌椅須站在一旁採訪、有時被主辦當局忽略,后者完全不配合提供應有資訊。

也曾有主辦當局雖言明活動開始時間,卻因本身單位或團體的需求而提早,也沒有即時通知,讓記者和攝記趕到現場扑空,邀請等于沒邀請,那邀媒體人員到來做什么?基本禮貌全無。

有些活動的流程在特定時間開始,主辦當局卻“擔心”媒體人員遲到,邀請媒體到來的時間提早兩個小時,可想而知,這兩個小時只能“等”,其實大部分媒體都很准時,遲到后果自負。

有些政治人物,需要媒體幫忙時,不斷私訊、傳發文告或活動文稿,希望報章可刊登;但卻在媒體聯絡約訪時,一句“再安排”就無下文,再找對方就“已讀不回”,讓記者無奈,印證“有事鍾無艷,無事夏迎春”。

做記者10余年有苦有樂,不是人們口頭所說和所想的“無冕皇帝”;吃了多少黃蓮,有苦自知。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