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受害者記憶猶新時審理 兒童性侵1年須結案 | 中國報 China Press

趁受害者記憶猶新時審理 兒童性侵1年須結案

勞勿斯(左2)解釋為何取消律師公會主席與總檢察長的致詞,左起為祖基菲里及阿末馬洛。
勞勿斯(左2)解釋為何取消律師公會主席與總檢察長的致詞,左起為祖基菲里及阿末馬洛。

(布城12日訊)聯邦法院首席大法官敦勞勿斯指出,兒童性罪案必須在1年內結案,確保在受害者記憶猶新時審理案件,讓正義得以伸張。



“我們有時候太為被告著想,我們沒顧慮到受害者。”

他強調,公正並非被告專屬,法律也必須為受害者伸張正義。

“不能懸案太久,我們必須加速審理,要知道發生什么事情,就必須趁受害者記憶猶新時審理。。”

勞勿斯今早出席2018年司法大會后,在記者會上受詢及兒童性罪案須在1年內結案,是否過于倉促時,這么回應。

他舉例,以往,兒童性罪案拖延數年之久,以致受害者都已長大成人了,都尚未結案。

“若受害者是名女子,她長大后,或許會感到羞辱。她們或要追求嶄新生活,嫁為人妻。”

衡量雙方利益

他說,若案件懸而未決,受害者可能結婚后還得出庭,甚至回想那段不堪往事,這對受害者而言並不公平。

“在這些案件中,受害者也要被公平對待。若長大了,她可能就不想再追究此事。她為何要自揭傷疤,且被刊登在報章上?所以,我們必須衡量被告及受害者的利益。”

早前,勞勿斯在致詞時指出,2017年7月至12月,布城兒童性罪案法庭共有357宗註冊案件,其中287宗案件已結案,另有70宗案件還在審理中。

他說,這意味著該法庭在限定時間,在首年內即處理了80.4%的案件。

他補充,沙巴新法庭將在3月啟用,而該法庭同時也設有兒童性罪案的專屬法庭。

律師陳詞書寫水平跌 影響法官判詞素質

勞勿斯認為,一些律師在書寫陳詞及研究方面水平降低,導致法官沒能作出一份高素質的判詞,因為法官是依據他們所提呈的報告及陳詞來下判。

他認為,律師公會應接受其成員素質降低的事實,更不能責怪法庭沒能作出一份有素質的書面判詞。

“一份很好的判詞書源自于一份優秀的陳詞,有賴于律師雙方的資料及陳詞,試問法官在所有低素質資料的情況下,如何作出一份有素質的判決。”

他也指出,法庭有提供培訓給法官,以提高他們的書面判詞,希望律師公會可以效仿,為律師們提供培訓。

此外,勞勿斯也認為,就算律師對法庭的判詞不滿,也應克制自己的行為,勿在公共場合做出無謂的批評。

勞勿斯:不接受隨意展延案件

勞勿斯稱不再接受律師隨意展延案件,除非出現“死亡或瀕臨死亡”(death or near death)的情況。

“律師公會在此事中必須發揮其主動性。我不會再應酬那些說要出席大會,如年度代表大會、特別大會或其他會議,進而要求展延案件審訊的申請。”

他指出,同樣的,總檢察署也必須遵從這嚴格規定。

“若有需要,必須向個別法官提出延期申請,並由后者決定批准與否。”

對此,上訴庭主席丹斯里祖基菲里補充,所有案件在過堂時就已確定審訊日期,但一些律師總是在毫無理由下,在最后一分鐘要求展延。

他還說,一些律師也在確定審訊日期后,最終又以訂購了機票出國參加婚禮,或要出國渡假等理由,申請展延案件。

將設人口販賣專屬法庭

勞勿斯披露,法庭預計在2018年5月或6月間,在吉隆坡大使路法庭設立人口販賣專屬法庭。

“據以往經驗,專屬法庭能讓法官更專注處理某種類型案件。”

他說,近年來,人口販賣案件有劇增現象,故法庭計劃設立專屬法庭,聆審相關案件。

他以兒童性罪案法庭舉例,專屬法庭能有效儘速審理個別類型案件,這促使法庭考慮設立該專屬法庭。

勞勿斯指出,他們將根據全馬數據進行分析,並在人口販賣問題嚴重的地區設立專屬法庭,比如,若檳城較多這類案件,則會在檳城設立。

他說,現階段,他們是打算在吉隆坡大使路設立人口販賣專屬法庭,並以此為試點項目,唯這還須加以規劃。

阿莎麗娜:律師公會缺席 不尊重司法體系

(吉隆坡12日訊)首相署部長拿督斯里阿莎麗娜指出,大馬律師公會不出席2018年司法大會之舉,既不專業,也不尊重我國司法體系。

她在今日發布的文告指出,律師公會以只有聯邦法院首席大法官敦莫哈末勞勿斯致詞而不出席本次司法大會的理由毫無根據,因為總檢察長丹斯里莫哈末阿班迪,和沙巴及砂拉越律師公會也沒有發言,但還是出席大會。

“司法大會自2010年首次舉辦以來,已成了各司法職員必須出席的活動;因此,在半島擁有1萬7000名成員的律師公會應秉持高水準的專業理念,不受個人情緒所左右,該會應該成為國內法律人士的榜樣,因為他們不出席本次司法大會之舉已留下負面印象。”

另一方面,阿莎麗娜也讚揚莫哈末勞勿斯在大會的致詞,並指政府在實行法律改革方面持開放的態度,並確保人民擁有足夠的法律管道,她也感謝司法界確保兒童性罪案法庭快速處理相關案件,以及使用電子法庭系統簡化服務的決定。

“這些措施也迎合首相拿督斯里納吉重視法律體系改革的重要性。”

要反對“增額法官”被拒
律師公會主席缺席

聯邦法院首席大法官敦勞勿斯指出,律師公會主席喬治瓦魯斯缺席司法大會,因為后者欲在司法大會就“增額法官”一事大做文章遭拒。

“他(喬治瓦魯斯)草稿內有2頁是提及我和上訴庭主席丹斯里祖基菲里受委‘增額法官’事宜,並在大會上做出反對,但我認為此事已進入法庭程序,就沒有必要在這里討論。”

勞勿斯出席2018年司法大會結束后,召開記者會時,如是指出。

他透露,若“增額法官”在大會上提及,總檢察長將要針對此事做出回應,這將形成一個“尷尬”的局面,故決定改變歷年來保有的傳統。

不過,勞勿斯也有強調,他與喬治瓦魯斯仍有互動,最后一次會面是在去年12月19日,見面時也會相互打招呼。

據記者目測,今年約有700名司法人員出席,包括總檢察長丹斯里阿班迪、大馬律師公會的一些成員等,以及律師公會的東馬夥伴,即砂拉越律師公會及沙巴法律協會,也有派代表參與。

出席者包括上訴庭主席祖基菲里、馬來亞大法官丹斯里阿末馬洛、東馬大法官丹斯里李察馬蘭尊,以及聯邦法院法官丹斯里陳國華、拿督巴里亞尤索夫、丹斯里阿扎哈、丹斯里阿布沙馬諾丁、丹斯里哈山拉、丹斯里再潤阿里、丹斯里南利阿里、丹斯里查哈拉、丹斯里阿茲雅及拿督阿麗扎都。

據報導,司法宮今年史無前例地取消總檢察長和律師公會主席致詞環節,讓代表半島逾1萬6000名執業律師的律師公會,決定不出席此大會。

20180113mc74-noresize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