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女婿吸毒 家当通通变卖 阿嬷想要一个家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儿子女婿吸毒 家当通通变卖 阿嬷想要一个家

 蔡偉明(中)連同新加望支部秘書周偉雄,視察陳秀鳳住家天花板的破漏情況。

蔡伟明(中)连同新加望支部秘书周伟雄,视察陈秀凤住家天花板的破漏情况。

独家报导:林丽平
(麻坡13日讯)避“毒”儿,却遇上“毒”女婿,阿嬷想要一个家都那么难!



屋顶破漏、天花板下陷;没有大门、没有窗口、没有家具、没有睡床,就连一个破碗也找不到,这样的一个家,你能想象吗?

麻坡一名70岁阿嬷,因儿子吸毒,把家里可变卖的物品一件不留,造成家不像家,只好投靠女儿;岂料命运弄人,被同样吸毒的女婿用刀和铁锤驱出家门,随着吸毒儿及老伴去年相继去世,阿嬷在无所依靠下,随时沦落街头,处境凄凉。

如今,阿嬷最大的心愿,就是搬回老家,安安心心度过晚年,摆脱活在恐惧的阴影,即便老家已经变成惨不忍睹的“空壳”!

命运坎坷的陈秀凤与丈夫郑德发(68岁)育有2男2女,大女儿郑姗姗(47岁,嫁到吉隆坡)、长男郑子伟(44岁,吸毒)、次男郑子明(42岁,散工,无固定收入)及幼女郑玲玲(37岁,家庭主妇)。

儿子丈夫去世

陈秀凤接受《中国报》专访时说,5年前,因不堪吸毒的长子经常讨钱及殴打家人闹事,她便与丈夫搬离新加望的廉价屋,投靠幼女,躲避吸毒儿的纠缠。

“原以为搬到幼女家可以安稳过日子,想不到女婿也染上毒品,发狂时,居然持刀和铁锤威胁我和女儿搬走,让我日夜担惊受怕。”

去年3月,陈秀凤的吸毒儿因病入膏盲逝世,而3个月后,老伴也因肝癌去世,令她同时承受失去儿子和丈夫的打击。

落得无依无靠的陈秀凤日前向文打烟行动党议员求助,期望社会大众能够伸出援手,协助把破屋重建起来,许她一个家!

自责没顾好儿子

吸毒儿虽已离世,却留给陈秀凤自责与伤痛!

她内疚的说,她和丈夫早年是粿条小贩,为了养家,无暇看顾孩子,以致长子误交损友,染上毒瘾30多年,令她深感自责。

“每次毒瘾发作,子伟就向家人要钱,讨不到钱就乱丢东西,甚至动手殴打父母和弟妹,把家里闹得鸡犬不宁。”

陈秀凤指出,在无法容忍下,她和丈夫只好搬出外投靠幼女,过后回家探看,赫然发现家里已变成毒窝,所有物品包括桌椅、风扇全部被卖掉,就连窗口的铁架、电线也不放过。

“5年来,整个家就只剩四面墙壁,连一个破碗也没有,原本完好的家变得破破烂烂,家不成家。”

她感叹,如今孩子没了,一切都已成过去。

夫临终叮咛要搬回家

“爸爸临终前,再三叮咛要妈妈搬回家!”

陈秀凤的幼女郑玲玲指出,其父亲在临终前,一直担心母亲,并再三叮嘱让母亲搬回老家。

她说,日前母亲被涉毒的丈夫持刀恐吓,只好投报警方,岂料丈夫获保释后,一再表明要报复,令母亲担心不已。

她坦言,目前正与涉毒的丈夫正在办理离婚手续,如今只希望尽快修好破漏的房子,与母亲及2名12和16岁的孩子居住,让他们有个良好的生活环境。

此外,她指出,房子重修后,她便能安心在外工作,赚钱撑起一头家,照顾年迈母亲及孩子。

新年前冀修好家园

赶在农历新年前,让阿嬷有个家!

文打烟区州议员蔡伟明受访时说,年迈的陈秀凤于去年12月杪踩着脚踏车来到文打烟社区服务中心,叙述自身遭遇。

“在查问后,我们得知阿嬷的房子已经拖欠近2万令吉的政府房屋贷款,差点被市议会接管,经过协调后,才允许继续还贷。”

他说,目前,整个重建房子的费用超过3万令吉,庆幸许多热心人士获悉阿嬷的情况后,主动赞助建材,帮助老人家重建家园。

他希望集合大众的力量,能够赶在华人新年前,协助阿嬷把房子修好,让她和女儿及2名外孙能够安心生活。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