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大選僅“兩巨頭惡鬥” 評論員:爭鬥誰比較不腐敗!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更新◢大選僅“兩巨頭惡鬥” 評論員:爭鬥誰比較不腐敗!

威廉佩賽克在《日經亞洲評論》撰寫專欄,評述納吉和馬哈迪的對決。
威廉佩賽克在《日經亞洲評論》撰寫專欄,評述納吉和馬哈迪的對決。

無論納吉或敦馬笑到最後 “大馬經濟都要賠上高代價”



(吉隆坡22日訊)駐東京記者兼專欄作家威廉佩賽克認為,即便來屆大選是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和希盟主席敦馬哈迪的對決,但無論誰勝出,都無法解決大馬的經濟困境。

佩賽克在《日經亞洲評論》撰寫專欄指出,改變進程需要全新思維和政策突變,但馬來西亞來屆大選都欠缺這2個要素,兩者的政治戲碼甚至將讓國家未來的經濟賠上高代價。

他提到,馬哈迪在1981年至2003年執政期間,將大馬從“熱帶死水”轉化成“經濟之虎”,但隨著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馬哈迪政策已立下今日“中等收入陷阱”,即經濟停滯徘徊的處境。

佩賽克說,掌權超過60年的巫統內部猖獗裙帶主義,讓經濟受債務纏身,金融市場也不堪資本外逃一擊。

“當匯率投機突襲時,馬哈迪予以反擊,他實施固定匯率、壓制媒體、落實資本管制和打壓商家;當副手安華批評這些政策時,就因賄賂和雞姦指控遭逮捕。”

佩賽克說,大馬仍在承受余波,泰國、印尼和韓國已強化金融體系、自由化資本戶頭,並為外資提供公平競爭環境,馬哈迪卻反其道而行,將經濟與外來勢力隔絕,破壞國家的競爭性。

他指出,馬哈迪非但沒廢除扶弱政策,自1971年更讓馬來人在工作、生意合約及教育機會獲取優先權,讓大馬趨向種族固打制。

佩賽克說,納吉在2009年接任首相后,再下一城加劇經濟隔離,自一馬發展公司課題在2015年在國際發酵,讓國家成為笑話后,更引發新加坡、蘇黎世和華盛頓展開洗黑錢調查。

“大馬在世界經濟論壇的競爭指數排名,也從第18掉至第23。”

威廉佩賽克
威廉佩賽克

大選僅“兩巨頭惡鬥”
評論員:爭鬥誰比較不腐敗!

佩賽克點出,大選季節並未對通脹、刺激收入、增加華印裔少數族群機會、解決人口老化等問題,提出具體想法,顯然“時間不站在大馬這方。”

“這兩人幾乎肯定帶來戲劇性且毫無拘束的政治秀,但選情或成績都無法扭轉大馬經濟在國際舞台逐漸下滑;大馬必須邁向高價值生產、提升創新,停止華裔和印裔人才移民至新加坡和香港所導致的人才外流。

“下屆大選不外乎兩大政治巨頭互相鬥毆,多于尋找新出路。”

他也提到,樂天派皆指為達目的,不擇手段,而大馬過去數十年都是一黨獨大,從賦權巫統乃至選區劃分不公,這些權力在握的事,已說明為何3100萬人口的世故國家,最終還需面臨2名領袖,爭鬥著誰比較不腐敗。

敦馬凌厲攻勢讓巫統失調

佩賽克認為,即便馬哈迪無法從納吉手中奪過首相職,他的凌厲攻勢已讓巫統自滿和機能失調昭然若揭。

“馬哈迪點出納吉的2018年財政預算案,在面對來屆大選時是派發糖果。”

他指出,馬哈迪或許是唯一具備足夠影響力及韌性,撼倒納吉的政治人物,這成功幾率不大,卻值得一試。

他形容,從積極面來說,即使最終敦馬無法撼動納吉,至少已經凸顯巫統的自滿和無能。這是迫切警鐘,因為印尼、菲律賓和越南都競相爭取那些沒有到中國的外國直接投資。

“壞消息是,馬哈迪並非帶領封閉且規避風險的大馬,邁向全球活躍經濟的理想改革推動者。”

佩賽克指出,大馬充斥著各區域及教派的團結忠誠,因此馬哈迪面對的抨擊之一,就是有指他並非足夠虔誠的穆斯林。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