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志豪:未來的路上 | 中國報 China Press

駱志豪:未來的路上

巴生,一個位於雪蘭莪西南部的靠海市鎮。



巴生,對很多人來說,她是個遠近馳名的肉骨茶天堂,對我而言,她卻有更深一層的意義。

巴生,原本只是我大學好友的老家,這位好友更曾經帶我吃遍巴生美食,游盡巴生四周美景,正當以遊客身分欣賞這個和檳城有少許相似的市鎮同時,命運之神早已默默地編織我與巴生之間那千絲萬縷的緣分。

巴生,在奇妙緣分的安排下,成為我正式當上教師的起點,開啟了一段精彩難忘的遊子旅程,更開啟了一段段永生難忘的緣分。

巴生,雖然有很多美味的佳餚,卻始終無法取代老家檳城親切的味道;雖然地點絕妙,四通八達,卻距離檳城的老媽很遠很遠;雖然有遼闊的天空,卻總是被煙霾籠罩。

于是,巴生沒辦法讓初來報到的

我愛上她,她更讓我想方設法要

申請調離這地方。我甚至告訴朋友,千萬別愛上中馬這整個區域,一旦不小心扎根了,就很難再回去老家檳城了。

巴生,這一個原本我不太愛,也不想愛上的地方,卻是讓我體驗最多的地方。第一次自己上網搜尋食譜,自行購買食材,再嘗試自己烹飪;第一次學射箭,甚至學懂如何針對飛箭的方向進行判斷,然后幫助學生瞄準箭靶。第一次參加各種族的婚禮或節慶,第一次如此貼近同胞學生們的生活,我們的相處甚至讓我感覺不到之間的種族之分,有的只剩下齊齊是馬來西亞人的感動。

巴生,陪著我渡過難忘的教師成長生涯,短短十年內,學到了好多好多,學到如何更創意有效地教好對學習失去信心的學生,學到如何不打不罵就能管理性格較為頑皮的學生,學到如何代表學校與私人企業合作辦活動。

突然,我很慶幸自己沒在一開始就被派回老家檳城執教。人,果然要走出自己的舒適圈才能進一步得到成長。

巴生,漸漸的,從一個我每逢假期就逃離的地方變成了一個每逢假期就想多待一會兒的家。我不再說「去巴生」,反而改口成了「回巴生」。

沒錯,曾經提醒朋友別扎根的我竟在不知不覺中紮下了深厚的情意結。

巴生,才剛剛愛上她,就要跟她說再見,人生就是戲劇化得如此可怕。2017年底,才第一次申請轉校回檳城的我竟然意外地獲得批准,想像著一個多月內要和巴生千絲萬縷的緣分告別,想像著自己在巴生生活的日子正在急速倒數,我才發現我無法像當初想像的那樣高興吶喊:“我成功回檳城執教啦!”。

巴生,我捨不得她的肉骨茶、捨不得鄰近吉隆坡的方便、捨不得中馬一帶的朋友、捨不得常去跑步的湖畔、捨不得班達馬蘭新村的熱鬧、捨不得班達馬蘭再也中學人情味十足的同事…而最捨不得的莫過于與學生之間亦師亦友,不分種族的深厚感情。

巴生,第一次離開檳城,前往這座城市的時候,我哭了;最后一次驅車離開這座城市的時候,我也哭了。

巴生,對已然回到檳島,安定了差不多三個星期的我而言,一切像是一場夢,原本每天見面的人事物在眨眼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但,我知道,只要心存思念,我們總有一天會再相見,套用恩師溫焙甯老師的口頭禪:“緣起,不滅。”

巴生,她是我除了老家檳城玻璃市之外,我最愛的一個地方,我的第三個家。

巴生,謝謝你出現在我的生命裡。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