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志豪:未来的路上 | 中国报 China Press

骆志豪:未来的路上

巴生,一个位于雪兰莪西南部的靠海市镇。



巴生,对很多人来说,她是个远近驰名的肉骨茶天堂,对我而言,她却有更深一层的意义。

巴生,原本只是我大学好友的老家,这位好友更曾经带我吃遍巴生美食,游尽巴生四周美景,正当以游客身分欣赏这个和槟城有少许相似的市镇同时,命运之神早已默默地编织我与巴生之间那千丝万缕的缘分。

巴生,在奇妙缘分的安排下,成为我正式当上教师的起点,开启了一段精彩难忘的游子旅程,更开启了一段段永生难忘的缘分。

巴生,虽然有很多美味的佳肴,却始终无法取代老家槟城亲切的味道;虽然地点绝妙,四通八达,却距离槟城的老妈很远很远;虽然有辽阔的天空,却总是被烟霾笼罩。

于是,巴生没办法让初来报到的

我爱上她,她更让我想方设法要

申请调离这地方。我甚至告诉朋友,千万别爱上中马这整个区域,一旦不小心扎根了,就很难再回去老家槟城了。

巴生,这一个原本我不太爱,也不想爱上的地方,却是让我体验最多的地方。第一次自己上网搜寻食谱,自行购买食材,再尝试自己烹饪;第一次学射箭,甚至学懂如何针对飞箭的方向进行判断,然后帮助学生瞄准箭靶。第一次参加各种族的婚礼或节庆,第一次如此贴近同胞学生们的生活,我们的相处甚至让我感觉不到之间的种族之分,有的只剩下齐齐是马来西亚人的感动。

巴生,陪着我渡过难忘的教师成长生涯,短短十年内,学到了好多好多,学到如何更创意有效地教好对学习失去信心的学生,学到如何不打不骂就能管理性格较为顽皮的学生,学到如何代表学校与私人企业合作办活动。

突然,我很庆幸自己没在一开始就被派回老家槟城执教。人,果然要走出自己的舒适圈才能进一步得到成长。

巴生,渐渐的,从一个我每逢假期就逃离的地方变成了一个每逢假期就想多待一会儿的家。我不再说「去巴生」,反而改口成了「回巴生」。

没错,曾经提醒朋友别扎根的我竟在不知不觉中扎下了深厚的情意结。

巴生,才刚刚爱上她,就要跟她说再见,人生就是戏剧化得如此可怕。2017年底,才第一次申请转校回槟城的我竟然意外地获得批准,想像著一个多月内要和巴生千丝万缕的缘分告别,想像著自己在巴生生活的日子正在急速倒数,我才发现我无法像当初想像的那样高兴呐喊:“我成功回槟城执教啦!”。

巴生,我舍不得她的肉骨茶、舍不得邻近吉隆坡的方便、舍不得中马一带的朋友、舍不得常去跑步的湖畔、舍不得班达马兰新村的热闹、舍不得班达马兰再也中学人情味十足的同事…而最舍不得的莫过于与学生之间亦师亦友,不分种族的深厚感情。

巴生,第一次离开槟城,前往这座城市的时候,我哭了;最后一次驱车离开这座城市的时候,我也哭了。

巴生,对已然回到槟岛,安定了差不多三个星期的我而言,一切像是一场梦,原本每天见面的人事物在眨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但,我知道,只要心存思念,我们总有一天会再相见,套用恩师温焙宁老师的口头禅:“缘起,不灭。”

巴生,她是我除了老家槟城玻璃市之外,我最爱的一个地方,我的第三个家。

巴生,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活动简介
暂无活动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