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案追“中”(第22篇).前拿督陳福裕 櫻花咖啡餐座槍殺案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奇案追“中”(第22篇).前拿督陳福裕 櫻花咖啡餐座槍殺案

每週五登場

 



2003年1月2日,綽號“阿魯”的前拿督華裔商人陳福裕,與另4名友人在櫻花咖啡餐座內共享晚餐。那天,他一如往常地,習慣性坐在他喜歡的那張餐桌上。正當他開心的享用晚餐之際,2名蒙面槍手闖入餐廳,不由分說朝他開槍,那一頓晚餐,竟成了他最後的晚餐。


(本報特別整理報導)

陳福裕被槍殺的消息傳開後,立刻轟動黑白兩道,坊間更傳出死者陳福裕遭人買兇殺害,疑與黑幫糾紛有關,而警方也高度關注這起命案,從多角度著手調查,包括商業糾紛、仇殺和桃色糾紛。

圖為死者陳福裕。
圖為死者陳福裕。

當年39歲的陳福裕,來自雪州仁嘉隆,在雪州瓜拉冷岳一帶是赫赫有名的傳奇人物。他13歲便出來社會謀生,由一名載沙羅厘司機,白手興家,成為身家超過千萬令吉的富豪。他所掌管的公司多達11間,涉足的業務包括建築、砂石場和錫礦。

在外人眼中的這位“大人物”,曾於1999年受時任雪州蘇丹封賜拿督勛銜。受封期間,陳福裕對善事及社會公益不餘遺力,共捐款超過百萬令吉,不過約3年半後的2002年11月27日,他被時任雪州蘇丹指行為與拿督身分不相稱,而遭褫奪拿督勛銜。

自勛銜被褫奪回復平民身分後,陳福裕的生活如常,在2003年1月2日晚上,他如常到喜愛的吉隆坡燕美路櫻花咖啡餐廳用餐兼談生意,習慣性地坐在同一張桌子,在保鏢的陪同下與4名友人同座用餐。

陳福裕遇害消息傳開後,大批民眾前往現場觀看。
陳福裕遇害消息傳開後,大批民眾前往現場觀看。

孰料,就在晚上約10時15分,2名蒙面槍手,突然闖入餐廳內,拔槍直朝陳福裕連開數槍。期間陳福裕眼見情勢不妙,雖曾躲避逃離,但最終被射中4槍,而另一名保鏢胸部也中了一槍,重傷倒地。

兩名槍手得逞後立即逃離,從餐座旁的小巷逃走,消失無蹤。事後,陳福裕與保鏢被送往安邦路一間私人醫院,但前者抵達醫院後,證實重傷斃命,過後被送往隆市中央醫院解剖;而因胸部中槍的後者保鏢施健成(譯音)則在安邦一間私人醫院加護病房接受治療。

陳福裕遺體被送往隆市中央醫院太平間解剖。
陳福裕遺體被送往隆市中央醫院太平間解剖。

根據中央醫院的解剖報告,死者陳福裕被兩名槍手擊中4槍,除了其中一枚貫穿體外,其餘三枚子彈留在體內,而致命傷是心臟被射中,導致重傷不治。

圓圈為死者中槍倒地之處。
圓圈為死者中槍倒地之處。

警方事後在現場一個花盆處,尋獲一把自動手槍,槍膛內尚有7枚未發射的子彈,經調查證實是未註冊的一把黑市手槍。警方懷疑這支巴西製造,並可發射15枚子彈的手鎗,是屬於兇手所有,因此馬上套取手槍上留下的指紋,以進一步追捕槍手。

槍案發生後,大批警官到案發現場查案及瞭解案情。
槍案發生後,大批警官到案發現場查案及瞭解案情。
警方人員在槍殺案現場尋找彈頭。
警方人員在槍殺案現場尋找彈頭。

另一方面,陳福裕遺體送往醫院解剖時,警方從他衣袋內發現一張面額100萬令吉的支票,由於支票來歷不明,警方當時循支票來源作為另一個調查角度。據悉,這張巨額支票是在事發前由一名巫裔拿督交給陳福裕。

事隔約一個星期後,開出這張支票的巫裔拿督終現身,承認該支票是他作為清還生意上的債務而交給陳福裕。不過,事發當晚他將支票交給陳福裕後,約45分鐘後陳福裕就遇害了。隨著這名巫裔拿督現身說明支票的來歷後,警方也排除支票與命案有關,並將調查角度轉為追緝2名槍手的身分及命案動機。

陳福裕遇害後翌日,即2003年1月3日,眾多親友及死者下屬前往吉隆坡中央醫院領屍。由於陳福裕遺體被移進車座時,還沒置入靈柩內,因此家屬為避免他的遺容曝光,紛紛以手作牆、“用毛巾遮臉”及“雨傘擋鏡頭”,勞師動眾高舉雙手不讓攝記拍攝。

數名死者親友舉起雨傘以避免死者遺容曝光。
數名死者親友舉起雨傘以避免死者遺容曝光。
陳福裕的親朋好友,舉手企圖阻擋攝影記者拍攝。
陳福裕的親朋好友,舉手企圖阻擋攝影記者拍攝。

陳福裕舉殯之日,共約500名親友哀送,數十名家屬扶柩下,從住家步行3公里到萬津大街後,靈柩才扶上靈車,載至士毛月富貴山莊安葬。

直落拿督州議員佘金福率領一班朋友,向已故陳福裕敬禮。
直落拿督州議員佘金福率領一班朋友,向已故陳福裕敬禮。
陳福裕遺體在萬津住家設靈,其生前好友前來瞻仰死者最後一面。
陳福裕遺體在萬津住家設靈,其生前好友前來瞻仰死者最後一面。
哀送陳福裕出殯的隊伍,約有一公里長。
哀送陳福裕出殯的隊伍,約有一公里長。

直到陳福裕安葬後,警方對於這宗命案一直沒有進展;2名槍手身分及下落,直至目前仍是個問號。

命案發生後,“櫻花”咖啡餐座玻璃門被擊碎。
命案發生後,“櫻花”咖啡餐座玻璃門被擊碎。
一名女侍應的腳部在混亂中被玻璃碎割傷。
一名女侍應的腳部在混亂中被玻璃碎割傷。
餐廳的一名女侍應在混亂中受傷,她心有餘悸向警方人員追述案發經過。
餐廳的一名女侍應在混亂中受傷,她心有餘悸向警方人員追述案發經過。
死者遺孀(中)在兩名友人的陪同下在隆市中央醫院辦理領屍手續時,閱讀《中國報》所報道有關丈夫遇害新聞。
死者遺孀(中)在兩名友人的陪同下在隆市中央醫院辦理領屍手續時,閱讀《中國報》所報道有關丈夫遇害新聞。
大批死者親屬前往太平間領取屍體。
大批死者親屬前往太平間領取屍體。
撰稿:彭凱欣
旁述:黃介琳
編輯:許振義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