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案追“中”(第23篇). 2006年 八打灵高原 天伦惨案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奇案追“中”(第23篇). 2006年 八打灵高原 天伦惨案

每周五登场

 



2004年,一名丈夫疑不堪和妻子离婚,狠下心肠将3名孩子勒毙后再上吊自杀。

这名毒父廖国强曾出现在奇案追“中”第17篇,岂料时隔2年,又在有另一宗家庭惨案发生在吉隆坡八打灵高原。


(本报特别处理报导)

2006年12月1日下午1时,在隆市沙叻秀八打灵高原斯里公主廉价公寓14楼一个单位,一对夫妇疑不堪欠下大耳窿一笔债务,灌毒并剪断液化石油气喉管,亲手杀死3名儿子。

“毒死3儿夫妻割脉案”发生在在隆市沙叻秀八打灵高原斯里公主廉价公寓14楼一个单位。
“毒死3儿夫妻割脉案”发生在在隆市沙叻秀八打灵高原斯里公主廉价公寓14楼一个单位。

在证实3名儿子断气后,夫妇俩一起灌下剩余的漂白水,并割脉自杀,企图一家五口共赴黄泉。

3名死者分别为12岁的佘少聪、10岁的佘少文及8岁的佘少东;他们都是学校老师认同的乖巧及听话的孩子,深受同学及师长爱戴。

3名死者为长子佘少聪(左起)、次子佘少文与幼子佘少东。
3名死者为长子佘少聪(左起)、次子佘少文与幼子佘少东。

出事前2天,男女嫌犯曾表示会把3名儿子带到男方家人住处暂住,外表上没出现任何不妥。

然而,上天似乎跟这对夫妻开了一个玩笑,3条无辜的性命被牺牲,而企图割脉的夫妻则获救。

3名死者被发现时,遗体并列排在主人床的大床上,嘴唇发黑、口吐白沫,相信是被父母强逼吞下大量的老鼠药后,再猛灌漂白水而中毒身亡。

疑不堪欠下大耳窿债务带来的压力,佘氏夫妇割脉自杀不成,却白白牺牲3名无辜的儿子。
疑不堪欠下大耳窿债务带来的压力,佘氏夫妇割脉自杀不成,却白白牺牲3名无辜的儿子。

案件被揭发后,夫妻俩的情绪出现非常大的落差;男嫌犯情绪稳定,而女嫌犯则情绪激动。

当时38岁的毒父佘永昌对3名儿子被毒死的惨剧处之泰然,并表示不曾后悔,一度被怀疑患有精神病。

更吊诡的是,佘永昌和勒死3名儿女的廖国强,曾经是邻居兼朋友。

“毒死3儿夫妻割脉案”传开后,其中1名友人证实,该对夫妻相信是因为嗜赌,经常到赌场,欠下大约3万令吉债务。

20180127T4-noresize

女嫌犯母亲承认佘永昌曾向大耳窿借钱,惟到底他们欠下多少债务,家人毫无头绪;警方也没有在命案现场找到遗书及欠债单据。

女嫌犯家人透露,男嫌犯佘永昌是一名旅行社司机,女嫌犯邱美莲是一名烧鸡翼小贩;虽然一家人生活并不富裕,但从来没在感情上出现问题,惟女嫌犯在少女时期曾与母亲赌气,喝下洗衣水企图自杀,所幸送院后保住性命。

女嫌犯邱美莲是一名烧鸡翼小贩,被揭发小时候曾经和母亲赌气而企图喝下洗衣水自杀。
女嫌犯邱美莲是一名烧鸡翼小贩,被揭发小时候曾经和母亲赌气而企图喝下洗衣水自杀。

男嫌犯母亲王运娣还透露,两夫妻皆疼爱孩子,若手头松动,都会带孩子出外玩乐,却称不了解儿子的财务状况。

割脉不成的男女嫌犯的恩爱结婚照。
割脉不成的男女嫌犯的恩爱结婚照。

3名儿子举殡前,男女嫌犯在警方特别通融下,获准到灵堂见他们最后一面。女嫌犯看到儿子的遗容后,失控大哭,相反的,男嫌犯则在一旁平静地看着。

男女嫌犯在警方特别通融下,获准到灵堂见他们最后一面。
男女嫌犯在警方特别通融下,获准到灵堂见他们最后一面。
女嫌犯看到儿子的遗容后,失控大哭,相反的,男嫌犯则在一旁平静地看着。
女嫌犯看到儿子的遗容后,失控大哭,相反的,男嫌犯则在一旁平静地看着。
女嫌犯在女警搀扶下,逐一看完3名儿子的遗容,走到小儿子的棺木时情绪已近乎崩溃。
女嫌犯在女警搀扶下,逐一看完3名儿子的遗容,走到小儿子的棺木时情绪已近乎崩溃。

这对夫妻后来没有被控上法庭,而是双双被送入精神病院接受观察,也为此案画下句点。

道士到凶宅招魂时,还可看见主人房床上依然留下血迹。
道士到凶宅招魂时,还可看见主人房床上依然留下血迹。
床褥上还留有佘氏夫妇割脉自杀时所沾染的血迹。
床褥上还留有佘氏夫妇割脉自杀时所沾染的血迹。

20180127F2-noresize

20180127T8-noresize

20180127F6-noresize

20180127T10-noresize

20180127T9-noresize

撰稿:叶慧彬
旁述:黄介琳
编辑:许振义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