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现场‧瑞狮呈祥 师生齐心建校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学习现场‧瑞狮呈祥 师生齐心建校

陳志安(戴白帽者)和老師、隊員在砂拉越民都魯籌款時留影。
陈志安(戴白帽者)和老师、队员在砂拉越民都鲁筹款时留影。

报导:方俊心
图:受访者提供



没有路的时候,就让舞狮开出一条路。

每年大年初一,我们开开心心跟亲友团聚的时候,砂拉越美里培民独中的师生,包括校友和董事却要动身到外头筹款。瑞狮稳健的步伐踏实在地面上,沿路鸣著锣击著鼓,给人们祝福的同时,为学校挣一点收入。

为校出队筹经费
学生舞狮来拜年

从1971年培民中学舞狮队成立以来,数十年光阴过去,也许周遭景物、人事都改变了,但对美里人而言,只要新年一到,校园里就开始紧锣密鼓的舞狮集训,在新春期间,培民师生穿街走巷,舞动瑞狮为每家每户带来吉祥好意,同时也在为办学经费的筹募,付出辛劳……

大年初一,咚锵咚锵的大锣大鼓声划破寂静,为砂拉越美里某条街奏响新春的乐章。街上第一户人家的门铃被按下:“我们是培中瑞狮团,新年快乐!”

主人从屋里走出来,尾随着看热闹的大人与小朋友。他手上拿着一早准备好的红包,递给领头的老师,与此同时舞狮开始精神抖擞,大摇大摆走进家门,遇青则采,要是有漂亮女生,舞得更起劲了,不输专业舞狮队。一番热闹后,舞狮要退出了,带队老师呢?早不见踪影——他已分秒必争,按响了第二户人家的门铃,“我们是培中瑞狮团,新年快乐!”

新年是什么?“没什么感觉,舞狮,开工。老师来面试,我第一个问题就问,新春都要去舞狮筹款,你能来吗?不能来的话,可能暂时不适合这份工作了……”廖国炜校长是培民中学校友,毕业后回校当老师,十多年前在旁边敲锣打鼓打舞狮注1,十多年后年初一依然出征,不同的是带着学生出队。

这是学校年度活动,上至董事,下至学生,几乎全校的人总动员。目标:为学校筹募办学经费。托美里人支持,每年新年,培中瑞狮团差不多都能为学校募到一年经费的四份之一,甚至三份之一。尽管困难的地方似乎在渐渐增多了,舞狮的脚步还不能停止,从1971年至今。

注1:培民中学的惯用语。

带着舞狮
美里大街走透透

美里培民中学是1961年创校的独中,创校初期有义舞(舞狮)、义卖、义踏(三轮车)、义剪(头发),跟其他独中一样,由社会人士支持着。现在称为“瑞狮团”的舞狮队,成立于1971年,1961到1970十年间的新春佳节,它就跟半岛很多独中的醒狮团一样,是按照提前预约的时间表出动。

那时的校长是张义发,舞狮队在他任内正式成立后,基本上就确立了对学校贡献的龙头地位。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状况,光是年初一第一天,舞狮队就可筹获六位数了。

根据学校统计,2011年起有记录的筹获款项都破一百万大关,去年更是创下有史以来最高纪录,124万令吉,而那年学校全年开销约380万令吉。

这项年度重要活动,进行方式是这样的,每个高一到高三班级至少都要出一队,从大年初一到元宵,分头把全美里挨门逐户走遍。

有另一支舞狮队跟原有的兵分两路,主要负责预约舞狮,一般这部分收入较高,由校长、董事从年初一起亲自带队出征。

早在新年前的一个月,全校上上下下就忙于筹备。董事先向市议会取得美里地图,据此编制队伍路线图与日程,小心翼翼确保没有遗漏。同时也开始走访商贾、朋友,通知他们今年依然有这活动,请大家多多支持预约。

舞狮用具和队服也要统计和采购,老师行前工作主要在于确保出队人数足够,另外也监督学生的练习。

事先分配好路線,師生挨門逐戶問人要不要舞獅,大雨可停,其他時候照舊。
事先分配好路线,师生挨门逐户问人要不要舞狮,大雨可停,其他时候照旧。

挨家挨户挣得每分每毫

出队的每一天,早上七点就在学校集合,各队确认行程,跳上大罗厘,大罗厘把乐器、舞狮、师生载到社区“卸”下来后,就自顾自走了。

15人的队伍加上一位老师,必须用他们的双手双腿,挨家挨户挣入每一分每一毫。

“下了罗厘第一个动作,一定要把锣鼓敲响,”廖国炜的经验丰富。他当带队老师的时候,曾经试过从早上八点打到傍晚六七点,中间午休一个小时。那天又出大太阳又下雨,很多学生病倒,15人最后剩下六个,坚持打到最后一刻,成了他最难忘的回忆之一。

只要面对的对象是“人”,就料到了必然千变万化。不是所有人都欢迎舞狮的到来。有些人把红包藏得深深的,非要狮子都流汗了,才情愿把红包掏出来。钟碧琴老师遇到的最疯狂,一排春天炮丢向狮子脚下,狮尾的裤子立马烧出了点点小洞,鲜血直流,那女生哭着被送进了医院,那家人却没事人似的,没有给医药费,没有安慰,“一句sorry都没有啊,我还记得。”

“所以校方是很鼓励学生去舞狮的,可以学到很多人生百态。”廖国炜说。别人的帮忙不是义务,也可能真的没什么余钱可捐,他们只管练好、打好,希望别人多给一些,“把能做好的东西做给人家,因为以后出社会工作也是这样的。”

不过,这时代能吸引年轻人的事物太多了,很多学生对舞狮不再像过去般感兴趣,家长也不一定鼓励,一来不希望孩子日晒雨淋,再者学费没有少交的,为什么还要筹款?

有些人会向廖国炜反映,设备不用太华丽,问题在于怎样才算是刚刚好的硬体设备?是回到从前的风扇教室、木板桌椅?要给老师什么样的待遇?是不是还要像从前一样,薪水比别的职业低,燃烧自己照亮教育?

观念与共识成了学校的困难点,目前校方还是积极宣导,尽可能可以自力更生。

礼貌先行舞狮技艺次之

陈志安最近在加紧训练,真正的“紧锣密鼓”,这天他晚上十点才有空接电话,从三点多放学就开始练习到九点。

“第一次看见人家打鼓、打舞狮时觉得很帅!”加上哥哥也是新春舞狮队的一员,更坚定了他的意志,初二就自动要求加入。刚开始练习也觉得辛苦,想过放弃,可是都已经选了,不练也练了,觉得还是坚持下去吧。第二年又自动请缨,在老师派给的表格上画了个勾,结果就这样一年一年打下来,今年已高三。

“跟家人(相处)的时间会比较少,可是舞狮不是每年有的机会,可以跟同学创造美好的回忆。怕晒黑就搽防晒乳咯,OK啦,不会很累。”

打了五年,对舞狮也渐渐有了不同的体会,“觉得舞狮真正的意义是发扬中华文化。还有为学校筹更多经费,因为我们是独中,没有政府的资助,要靠筹款。”

学校开学后固然对课业会有点影响,“我的话会努力地赶回来啦,”好处是能够学习到教室里没有教的事情,团队合作、沟通、默契,出队时有很多细节要注意,很多突发状况,而他觉得最重要是有礼貌,就算舞狮技艺不够好也没关系,“礼貌最重要,其他是其次。”

能在培中教书就是我的命!

百多万风光纪录的背后,是别人看不见的汗水,可能还有泪水。钟碧琴老师带了三十几年的队,“我们的薪水也是从那边来,你知道吗?”

想当年二十几岁时,年卅晚团圆饭她吃什么?留在美里吃泡面,家人都回古晋去了。“那时也不觉得自己可怜,现在想想反而觉得可怜,哈哈哈!”

“超累的我告诉你,太阳晒,下雨才可以停,”打到傍晚六七点,“感觉脚不是我的脚来的。有人讲浸水呀,把脚放到高高,没有用的。有老师开学过后病倒。”

年轻时能跑能跳,一直带队到四十多岁都还可以。随着年纪越来越大,渐渐有点力不从心,她曾在校务会议上询问,像他们这样年纪较大的老师,体力没那么好了,学校要让他们跑到几时呢?

后来,校方同意年长或身体不适宜长时间行走的老师担任后勤,处理相关的文书工作。

今年每位老师平均要带队约五天或以上,“培中老师就是有这样的责任,没办法。有时也有好处。”她说他们的薪水都很稳定,不像听说有些独中的情况。她也不曾因此想过离开教职,“教书就是我的命!”

“今年六十岁,还是可以跑啦,不要紧,当着做exercise囉。”

要是籌備時間允許,校方會在新春籌募前舉辦校內舞獅比賽,激發學生磨練和切磋,也藉此遴選較優秀的舞獅隊。
要是筹备时间允许,校方会在新春筹募前举办校内舞狮比赛,激发学生磨练和切磋,也借此遴选较优秀的舞狮队。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