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現場‧瑞獅呈祥 師生齊心建校 | 中国报 ChinaPress

學習現場‧瑞獅呈祥 師生齊心建校

陳志安(戴白帽者)和老師、隊員在砂拉越民都魯籌款時留影。
陳志安(戴白帽者)和老師、隊員在砂拉越民都魯籌款時留影。

報導:方俊心
圖:受訪者提供



沒有路的時候,就讓舞獅開出一條路。

每年大年初一,我們開開心心跟親友團聚的時候,砂拉越美里培民獨中的師生,包括校友和董事卻要動身到外頭籌款。瑞獅穩健的步伐踏實在地面上,沿路鳴著鑼擊著鼓,給人們祝福的同時,為學校掙一點收入。

為校出隊籌經費
學生舞獅來拜年

從1971年培民中學舞獅隊成立以來,數十年光陰過去,也許周遭景物、人事都改變了,但對美里人而言,只要新年一到,校園裡就開始緊鑼密鼓的舞獅集訓,在新春期間,培民師生穿街走巷,舞動瑞獅為每家每戶帶來吉祥好意,同時也在為辦學經費的籌募,付出辛勞……

大年初一,咚鏘咚鏘的大鑼大鼓聲劃破寂靜,為砂拉越美里某條街奏響新春的樂章。街上第一戶人家的門鈴被按下:“我們是培中瑞獅團,新年快樂!”

主人從屋裡走出來,尾隨著看熱鬧的大人與小朋友。他手上拿著一早準備好的紅包,遞給領頭的老師,與此同時舞獅開始精神抖擻,大搖大擺走進家門,遇青則採,要是有漂亮女生,舞得更起勁了,不輸專業舞獅隊。一番熱鬧后,舞獅要退出了,帶隊老師呢?早不見蹤影——他已分秒必爭,按響了第二戶人家的門鈴,“我們是培中瑞獅團,新年快樂!”

新年是什麼?“沒什麼感覺,舞獅,開工。老師來面試,我第一個問題就問,新春都要去舞獅籌款,你能來嗎?不能來的話,可能暫時不適合這份工作了……”廖國煒校長是培民中學校友,畢業后回校當老師,十多年前在旁邊敲鑼打鼓打舞獅注1,十多年后年初一依然出征,不同的是帶著學生出隊。

這是學校年度活動,上至董事,下至學生,幾乎全校的人總動員。目標:為學校籌募辦學經費。托美里人支持,每年新年,培中瑞獅團差不多都能為學校募到一年經費的四份之一,甚至三份之一。儘管困難的地方似乎在漸漸增多了,舞獅的腳步還不能停止,從1971年至今。

注1:培民中學的慣用語。

帶著舞獅
美里大街走透透

美里培民中學是1961年創校的獨中,創校初期有義舞(舞獅)、義賣、義踏(三輪車)、義剪(頭髮),跟其他獨中一樣,由社會人士支持著。現在稱為“瑞獅團”的舞獅隊,成立于1971年,1961到1970十年間的新春佳節,它就跟半島很多獨中的醒獅團一樣,是按照提前預約的時間表出動。

那時的校長是張義發,舞獅隊在他任內正式成立后,基本上就確立了對學校貢獻的龍頭地位。如果沒有什麼特別狀況,光是年初一第一天,舞獅隊就可籌獲六位數了。

根據學校統計,2011年起有記錄的籌獲款項都破一百萬大關,去年更是創下有史以來最高紀錄,124萬令吉,而那年學校全年開銷約380萬令吉。

這項年度重要活動,進行方式是這樣的,每個高一到高三班級至少都要出一隊,從大年初一到元宵,分頭把全美里挨門逐戶走遍。

有另一支舞獅隊跟原有的兵分兩路,主要負責預約舞獅,一般這部分收入較高,由校長、董事從年初一起親自帶隊出征。

早在新年前的一個月,全校上上下下就忙于籌備。董事先向市議會取得美里地圖,據此編制隊伍路線圖與日程,小心翼翼確保沒有遺漏。同時也開始走訪商賈、朋友,通知他們今年依然有這活動,請大家多多支持預約。

舞獅用具和隊服也要統計和採購,老師行前工作主要在于確保出隊人數足夠,另外也監督學生的練習。

事先分配好路線,師生挨門逐戶問人要不要舞獅,大雨可停,其他時候照舊。
事先分配好路線,師生挨門逐戶問人要不要舞獅,大雨可停,其他時候照舊。

挨家挨戶掙得每分每毫

出隊的每一天,早上七點就在學校集合,各隊確認行程,跳上大羅厘,大羅厘把樂器、舞獅、師生載到社區“卸”下來后,就自顧自走了。

15人的隊伍加上一位老師,必須用他們的雙手雙腿,挨家挨戶掙入每一分每一毫。

“下了羅厘第一個動作,一定要把鑼鼓敲響,”廖國煒的經驗豐富。他當帶隊老師的時候,曾經試過從早上八點打到傍晚六七點,中間午休一個小時。那天又出大太陽又下雨,很多學生病倒,15人最后剩下六個,堅持打到最后一刻,成了他最難忘的回憶之一。

只要面對的對象是“人”,就料到了必然千變萬化。不是所有人都歡迎舞獅的到來。有些人把紅包藏得深深的,非要獅子都流汗了,才情願把紅包掏出來。鍾碧琴老師遇到的最瘋狂,一排春天炮丟向獅子腳下,獅尾的褲子立馬燒出了點點小洞,鮮血直流,那女生哭著被送進了醫院,那家人卻沒事人似的,沒有給醫藥費,沒有安慰,“一句sorry都沒有啊,我還記得。”

“所以校方是很鼓勵學生去舞獅的,可以學到很多人生百態。”廖國煒說。別人的幫忙不是義務,也可能真的沒什麼餘錢可捐,他們只管練好、打好,希望別人多給一些,“把能做好的東西做給人家,因為以后出社會工作也是這樣的。”

不過,這時代能吸引年輕人的事物太多了,很多學生對舞獅不再像過去般感興趣,家長也不一定鼓勵,一來不希望孩子日曬雨淋,再者學費沒有少交的,為什麼還要籌款?

有些人會向廖國煒反映,設備不用太華麗,問題在于怎樣才算是剛剛好的硬體設備?是回到從前的風扇教室、木板桌椅?要給老師什麼樣的待遇?是不是還要像從前一樣,薪水比別的職業低,燃燒自己照亮教育?

觀念與共識成了學校的困難點,目前校方還是積極宣導,盡可能可以自力更生。

禮貌先行舞獅技藝次之

陳志安最近在加緊訓練,真正的“緊鑼密鼓”,這天他晚上十點才有空接電話,從三點多放學就開始練習到九點。

“第一次看見人家打鼓、打舞獅時覺得很帥!”加上哥哥也是新春舞獅隊的一員,更堅定了他的意志,初二就自動要求加入。剛開始練習也覺得辛苦,想過放棄,可是都已經選了,不練也練了,覺得還是堅持下去吧。第二年又自動請纓,在老師派給的表格上畫了個勾,結果就這樣一年一年打下來,今年已高三。

“跟家人(相處)的時間會比較少,可是舞獅不是每年有的機會,可以跟同學創造美好的回憶。怕曬黑就搽防曬乳咯,OK啦,不會很累。”

打了五年,對舞獅也漸漸有了不同的體會,“覺得舞獅真正的意義是發揚中華文化。還有為學校籌更多經費,因為我們是獨中,沒有政府的資助,要靠籌款。”

學校開學后固然對課業會有點影響,“我的話會努力地趕回來啦,”好處是能夠學習到教室裡沒有教的事情,團隊合作、溝通、默契,出隊時有很多細節要注意,很多突發狀況,而他覺得最重要是有禮貌,就算舞獅技藝不夠好也沒關係,“禮貌最重要,其他是其次。”

能在培中教書就是我的命!

百多萬風光紀錄的背后,是別人看不見的汗水,可能還有淚水。鍾碧琴老師帶了三十幾年的隊,“我們的薪水也是從那邊來,你知道嗎?”

想當年二十幾歲時,年卅晚團圓飯她吃什麼?留在美里吃泡麵,家人都回古晉去了。“那時也不覺得自己可憐,現在想想反而覺得可憐,哈哈哈!”

“超累的我告訴你,太陽曬,下雨才可以停,”打到傍晚六七點,“感覺腳不是我的腳來的。有人講浸水呀,把腳放到高高,沒有用的。有老師開學過后病倒。”

年輕時能跑能跳,一直帶隊到四十多歲都還可以。隨著年紀越來越大,漸漸有點力不從心,她曾在校務會議上詢問,像他們這樣年紀較大的老師,體力沒那麼好了,學校要讓他們跑到幾時呢?

后來,校方同意年長或身體不適宜長時間行走的老師擔任后勤,處理相關的文書工作。

今年每位老師平均要帶隊約五天或以上,“培中老師就是有這樣的責任,沒辦法。有時也有好處。”她說他們的薪水都很穩定,不像聽說有些獨中的情況。她也不曾因此想過離開教職,“教書就是我的命!”

“今年六十歲,還是可以跑啦,不要緊,當著做exercise囉。”

要是籌備時間允許,校方會在新春籌募前舉辦校內舞獅比賽,激發學生磨練和切磋,也藉此遴選較優秀的舞獅隊。
要是籌備時間允許,校方會在新春籌募前舉辦校內舞獅比賽,激發學生磨練和切磋,也藉此遴選較優秀的舞獅隊。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