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慶和:拉菲茲,你後悔了嗎?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曾慶和:拉菲茲,你後悔了嗎?

搞政治最愚弱的,莫過于不跟隨大隊,或純粹意氣、匹夫之勇,結果把自己弄得焦頭爛額。



一些不平事,招惹來干什么?學一些政治庸人那樣,隻眼開隻眼閉,不用凡事提高聲浪,那么,就永不會出現妻兒在淚光中,遙望你被警員帶走這種事。

文天祥就是那么不識抬舉,人家都願意把他捧到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這個人就是不要同異邦人做朋友!雖然死得精彩,可是一個政治人物要用到死亡來檢驗品格,未免太悲涼。允許再選一次,文天祥或者不會那么“讀聖賢書,所學何事”,反正他也家財萬貫,召几個歌妓給他唱正氣歌就算了,起碼放浪不必斬頭。

牛牢也是這種蠢蛋,他是劉秀的朋友,牛牢對他說:“大丈夫義不與帝王為友。”當劉秀真的當了漢光帝,他果然跟老友斷絕往來,今天哪有這種人?與帝王為友好處不絕,有這種背景,政商合體為一,發財易過借火,為什么要傻到去絕交?

搞政治就是要借用一點心計手段,以達到一心想要的目的,偏偏這個世上有些人要的非名非利,不是部長職,不是沒填數額的支票,他們只求公義、求黑白分明、求你做了什么我揭破什么的人間自由。

更在乎自己良知

類似文天祥和牛牢這些人,視功名錢財如糞土,或許他們也志不在此,天生不該從政。他們只管對不順眼的人與事嬉笑揶揄,不是不洞悉人性,而是他們更在乎自己的良知。

好比說拉菲茲,為什么要對抗腐政?為什么要站到最前線?你也有孩子家庭,為什么當一般政客都靠邊站,你堅持往前沖?鑒貌辨色不就好,雖然這一來顯得很無恥,但無恥的人往往平安大吉,他們會笑你蚍蜉撼樹,笑你只是精神勝利,而他們與他們背后的邪惡集團繼續逍遙法外。

20180212comic02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