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故事—— 一品帶刀衛的愛情故事 | 中国报 ChinaPress

情人節故事—— 一品帶刀衛的愛情故事

納蘭性德畫像。
納蘭性德畫像。

納蘭性德,1655年生於北京,是清代著名的才子,他善騎射,好讀書,經史百家無所不窺,近代學者夏承燾,曾評價納蘭性德,“他是滿族中一位最早篤好漢文學而卓有成績的文人。”



儘管他出生榮華富貴,而且還是康熙皇帝身旁的一等侍衛,血統上而言,可說是皇親國戚,然而,詞境淒清哀婉,多幽怨之情。他自己在《與梁藥亭書》中曾寫道:“僕少知操觚,即愛《花間》致語”。從他的某些作品中,可以看到五代十國時期《花間集》的風味。與朱彝尊、陳維崧並稱“清詞三大家”。

據說,納蘭性德在正式娶妻之前,有一個青梅竹馬的心上人,就是他的表妹雪梅。雪梅自幼父母雙亡,寄居在納蘭家。這位表妹冰清玉潔,才智過人。納蘭性德和表妹相知相愛,心心相印,私訂終身,但他們的愛情遭到了納蘭母親的激烈反對。母親固執地認為,一個父母雙亡的孩子,即使她是自己的親外甥女,她也是“喪門星”,怎麼能把這種“不祥”帶給自己最心愛的長子呢?

不管納蘭和雪梅如何的苦苦哀求,母親都不為所動。為了拆散這對“冤家”,父母想了一個損招,把雪梅送入了宮中,從此兩人就再也未能相見。堅貞的雪梅為了保全自己的清白,在宮中吞金自盡,納蘭性德得知消息以後痛不欲生,大病了一場。

他20歲時,他奉父母之命,和兩廣總督兼兵部尚書史興祖之女、時年18歲的盧氏成婚。雖然不像表妹那樣貼心貼肺,但納蘭和正妻盧氏的感情倒也如膠似漆。然而,由於工作需要,納蘭常常入值宮禁或隨皇帝南巡北狩,這對少年夫妻聚少離多,納蘭只好把萬千情絲傾瀉在詞章裡。

他們至真至美的愛情只持續了3年,盧氏就因產後受寒而去世。納蘭寫下了一系列悼念亡妻的詞章,聲聲啼血,字字連心。

康熙二十四年,納蘭性德在跟隨皇帝南巡後回到北京,不料突染重疾,至此一病不起。1685年5月,年僅31歲的納蘭性德溘然長逝。在他身後留下的僅有342首《納蘭詞》。

其著名作品:

《木蘭花·擬古決絕詞柬友》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驪山語罷清宵半,淚雨零鈴終不怨。
何如薄倖錦衣郎,比翼連枝當日願。

《沁園春·瞬息浮生》
瞬息浮生,薄命如斯,低徊怎忘?記繡榻閒時,並吹紅雨;雕闌曲處,同倚斜陽。夢好難留,詩殘莫續,贏得更深哭一場。遺容在,只靈飆一轉,未許端詳。

重尋碧落茫茫,料短髮,朝來定有霜。便人間天上,塵緣未斷,春花秋月,觸緒還傷。欲結綢繆,翻驚搖落,兩處鴛鴦各自涼!真無奈,把聲聲簷雨,譜出迴腸。

《長相思》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關那畔行,夜深千帳燈。
風一更,雪一更,聒碎鄉心夢不成,故園無此聲。

《畫堂春》
一生一代一雙人,爭教兩處銷魂。
相思相望不相親,天為誰春?
漿向藍橋易乞,藥成碧海難奔。
若容相訪飲牛津,相對忘貧。

《木蘭花·擬古決絕詞柬友》書法作品。
《木蘭花·擬古決絕詞柬友》書法作品。
電視劇《康熙秘史》中,飾演納蘭性德的演員鍾漢良。
電視劇《康熙秘史》中,飾演納蘭性德的演員鍾漢良。

文:綜合報導
圖:互聯網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