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勢堂‧10年修得靜與定 | 中国报 ChinaPress

架勢堂‧10年修得靜與定

縱使生命再長,人生不過也只有這麼一回。為了走好此生漫漫長路,很多人被鼓勵盡一切能力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一切,以為那就是人生所有快樂,大馬國際影星李心潔卻說,事實未必如此!自2008年開始,她通過禪修找到純粹而柔軟的力量,還有平和且安靜的本心。在新的一年裡,她做客《架勢堂》,細述她在十年裡的禪路漫漫。



今日登場
大馬國際影星李心潔

特約:子若
攝影:練國偉

李心潔表示,當下的她,對每做的一件事都想到最好與最壞的局面,“當你對事情的本質瞭若指掌,不管是做一樣抑或更多事情,也會覺得非常輕鬆。”
李心潔表示,當下的她,對每做的一件事都想到最好與最壞的局面,“當你對事情的本質瞭若指掌,不管是做一樣抑或更多事情,也會覺得非常輕鬆。”

“紫”氣歸來 禪悅春風裡

跟李心潔聊訪時,咱倆四周不“紫”有淡雅清麗的胡姬花環繞著,還有一大片落地玻璃間隔,使暖暖的陽光有機可趁,灑入滿室的陽光。頓時,有一種春天來了的雀悅,而我們聊的內容圍繞在禪悅,一時之間,悅染了彼此的心!

在去年十二月初的第五十二屆普通靜 (坐)七里,解七后那個夜裡進行的無盡燈上,學員輪番上陣分享,有位知名度非常高的學員率先緩緩走了出來,她以低柔語調分享她過去十年裡參與靜七、靜十,以及當起監香、外護的經歷與心得。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大馬國際影星李心潔!這些年來,許多人大概也耳聞目睹過,她跟隨普照寺住持繼程法師學習禪修的事。此番,她再次回到禪堂,再次用上方法洗滌染著的心,為它找回本然面目。

在那語默動靜的七天裡,她跟來自世界各地的學員走進居鑾普照寺的禪堂,放下萬緣,用心去經歷一連串密集靜坐過程,從封堂開始,到靜坐(入靜、止靜、出靜)、動態(拜佛、經行、做運動)、師父禪修開示、小參、解七,以及最后的無盡燈。

七天以后,繼程法師說過,不論是誰都要回到家裡、回到生活裡,繼續努力,持續用功,把方法用在尋常日子裡的平常事上。在說再見之前,邀了李心潔做客《架勢堂》,一個多月后,我們依約再見,咱倆因靜七而打開了話匣子,再見時,我們繼續未完的話題。

回歸平凡 唯缺平淡美

李心潔于2008第一次參加靜七,那是源自前一年她做了一個把丈夫的女兒欣欣,帶回大馬過生活的決定,“對一個孩子而言,香港是一個生活壓力比較高的環境,因此,我希望她可以跟我小時候一樣,與大自然接觸,加上我經常需要出外拍戲,這裡有我的家人幫忙照顧她。

“隨后,我決定跟丈夫一起回到吉隆坡生活。”為了專心照顧女兒,她毅然把事業腳步放緩,回到吉隆坡居住以后,她的世界頓時安靜了下來,“過著平凡人的生活。”想要歸于平凡的生活旋律,卻不一定能享受到平淡之美。

在靜下來的日子裡,她想得特別多,“演戲,這是我最喜歡且熱愛的一種表演方式,進了演藝圈,時間久了以后,卻發現自己愈來愈不快樂。”于是,在許多個跟自己面對面的日子裡,她不得不捫心自問:“妳在做著自己喜歡的事,為何仍然不快樂?妳的心,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她同時察覺,心一直罣礙著演藝事業,導致很多事情都可以牽引其心的起起伏伏,“加上年歲漸長,難免要面對生死無常的事情,還要目睹他人在遭遇著種種生活障礙。”

過去生活中所累積的負面元素,如潮水般湧現,“整個人的心情突然變得低落。”她加重語氣,說道:“很憂鬱!”她不明白,為何擁有了所有她想要的東西,卻依舊不快樂,“甚至有一點空虛感。”

“人,每天都過得滿情緒化的,在乎很多事情,活得不自在。 ”有此驚覺后,她決定在照顧女兒的這段日子裡,給自己一個機會去尋找生命,“生命不該只有工作,它真正的價值應該還有其他東西,我想去尋找什麼才是真正的快樂?“

盲從追求 換不到快樂

打從那一刻開始,她對生命產生莫大疑問,她開始質疑,為何別人都說要去爭取?“當今社會的每一個人,都是被鼓勵去追求,追求以后所得到的東西,那就是快樂。”事實上,她體會到的卻不盡然如此,“因為我不快樂,你知道嗎?”

這個充滿負能量的生命狀態維持了好一陣子,直到有一回,她上瑜伽課,親睹和感受到瑜伽老師身上散發的平靜后,讓她好生羨慕。跟對方聊起天來,她才得知對方有學禪修,她因此跟“禪修”有了初步的邂逅 。

在此前,當她在台灣與優人神鼓一起合作拍電影《戰鼓》時,就接觸過該團體的阿丹師傅,“他也是個修行人。”在拍攝過程中,她跟他溝通聊天看著他,“我發現,他很有智慧,心很定,也很慈悲,說話時會帶入一些佛法。”

“當時,我就覺得,這個智慧對我似乎有點幫助。”隨后,她曾經閱讀佛法書籍,“可是,我不懂得入門。”因此,當瑜伽老師告訴她關于禪修的事情時,她不假思索,報名去了。一念間讓善因緣條件和合,生命因此出現轉機。

影后李心潔給大家捎來她親筆書寫的新年賀語,新年給自己一個機會,找出快樂的活法!
影后李心潔給大家捎來她親筆書寫的新年賀語,新年給自己一個機會,找出快樂的活法!

靜七人勿語 心靜猶聞彩花香

當時,李心潔報名參加的正是由繼程法師當主七師父的靜七,報名時,她對這個密集靜坐課程內容一無所知,“當我決定去做一件事情的時候,就不會想太多事情來讓自己產生障礙。”她笑著解釋。

她清楚知道,這趟是為了尋找生命的答案,“至于什麼住哪裡、吃什麼、穿什麼,一點都不重要。”直至開車前往當時靜七進行的地點——霹靂怡保般若巖道場的路上時,她才驚覺,未來的七天需要靜語,“我那麼愛講話,居然要我七天不講話。”

一切從簡,反感富足

靜七期間,不只是不許講話,也不許外出、不許接受訪客,不能接電話和打電話,只是,在經歷一切以后,她發現,不講話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在去年推出的漫漫禪路紀錄短片中,她說到,首次的靜七讓她找到了內心真正的平靜。這是一種什麼狀態呢?

“從小到大為止,我知道‘平靜’這兩個字如何寫,可是,這個心境我沒有到過。”她坦言,自幼在一個不是太平靜的家庭裡長大,出道以后,娛樂圈又是一個充滿喧嘩的環境,一直競逐夢想。反觀,在般若巖的七天裡,她過著最簡單的生活,“穿寬鬆舒服的T恤、不必照鏡子、吃最健康的素餐,還是跟大家一起睡地鋪。“

“每天什麼都沒有,就只是面對自己。”尚記得,到了第七天的自由禪坐時,她坐在道場前的菩提樹下,“突然間,我聞到一陣花香味,一股平靜自然昇起。”就在那個當下,她欣喜接受活著以來首次嘗到的平靜,“嘩,活了那麼久,我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何謂內心的平靜。 ”

經此經歷之后,她恍然大悟,並且說道:“人真正的快樂,不是追求,而是放下!”她有感而言:“那種快樂、那樣沉靜,特別純粹,那是因為我知道自己並非在追求什麼,而是一切從簡。”

“這樣的生活方式也讓我知道,人並不需要很多東西也可以活得好好,假如有一天我失去了很多東西,也可以睡地鋪呀……人就是需要能屈能伸。”自當上藝人以后,她表示,自己就像是一個受保護的動物,吃好、住好、穿好、凡事都有人服侍周到,“這是‘豪華舒適圈’,長久處于這種生活環境,會使一個人難以融入或適應其他的生活環境。”她直言:“人應該常常回歸到平淡與平凡之中。 ”

有了定力 不讓負能量牽著走

在靜七不同課程內容裡,李心潔最歡喜的是每天至少進行八個小時的靜坐,“那個時候,真的是什麼都沒有,以最真實的心面對自己。”人惟有在靜下來的時候,才會浮現內心世界的所有,“有很多妄念跑出來,那時,我才發現,嘩,原來平時想那麼多,產生如此多負能量。”

不過,通過靜坐,它能達到內心的深度,加上師父的開示或小參、學員們共修的能量,“在這種境況下,我可以善用佛法的智慧,面對內心發起的妄念和負面元素,那一刻,更有力量、更有正面能量去面對種種煩惱。”

說到靜坐的持久性,她憶述,第一年的禪修,即便是一支香都覺得時間過得很慢很久,“十年后,都不捨得起來了。”所以,她現在不只是連香,還可以連續三支香,完全沉浸在平和安靜之中。

那年以后,她隔了一兩年才重返禪堂,“我想回到生活裡體驗,它到底對我的生活產生什麼改變?”于是,打蛇隨棍上問她最大的改變,“我變得沒那麼執著,也沒有那麼用力了;如今是少的力氣去處理多的事情。”

她想起昔日碰到外在負能量時,她會很容易就被捲進漩渦裡,“直至禪修學到半途時,我可以定著自己,不被負能量牽走,最后,還有能力把外界的負能量轉為正能量。”歡喜學禪第三年以后,她每年都給自己一至二次參與禪修營的機會。

20180219theme01a

靜觀內心 好好跟自己連接

十年,禪路漫漫,李心潔欣喜說道,期間最大獲得就是離苦得樂,“過去沒有太多智慧,活得很苦,但凡碰到事情一來時即無明,亦沒辦法靜觀,只能以一種無明方式面對和處理人生,有的問題不僅沒能解決,而且還變得更嚴重。”

“我從小就是一個比較熱情的人,除了自己,還會去關心和愛身邊很多的人,因為我希望每個人都可以快樂,所以,別人的問題往往也成了我的問題。”在目睹了許多不快樂后,她不斷問自己:人到底為何要走一遭?生命真正的價值是什麼?為何我們不快樂?快樂真有那麼難嗎?

為此,她需要找一個方法並且見證它,“我覺得一定有的。”在找到了禪修這個方法后,其家人和朋友都看到她的改變,十年間,她也帶了不少親朋好友進入禪悅的世界,“我的父母親、兩個弟弟、弟媳、姪子、表弟妹等,他們都參加靜七了。“

至于在電影圈裡視她為親生女兒的師父張艾嘉,她也跟對方分享禪修打坐的經驗后,“她在台灣也學習打坐。“此時,跟她轉述張姐去年做客《架勢堂》時曾說過,打坐讓其魂魄回到該回去的位置,靜下來更能知道自己該做、要做的是什麼。

聽罷,她緊接著答:“現代人最大的問題是,沒有時間靜下來,我覺得,惟有安靜的時候,才是跟自己連接得最好的時刻。”她認為,若然我們不常為自己找出安靜下來的時間,終將離自己的心越來越遠。

“這也是為何現代人多半空虛或者迷失找不到自己,那是因為你每天想的、做的都是為著外面的人與世界,卻忘了關心自己的內心世界。”她坦言,要找到真正快樂確著不易,“假如自己都不快樂,如何讓父母、伴侶,以及孩子快樂起來?”

漫漫禪路 有如回家的路

為此,李心潔透露,一旦有時間,每天都會給自己一至一個半小時進行打坐,“另外,不管是當媽媽前還是之后,每隔幾年都會讓自己離開一下,讓自己安靜之餘也整理自己,如此一來,才能用一個更清醒、正能量的心,伴隨孩子一起生活與成長。”

人活著真的不容易,“這個年紀有孩子,日子過得非常趕,看著他們誕生到現在,我覺得,成績與未來怎樣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倆可以快樂地過人生,找到生命的意義,這就好了!”所以,眼前這位影后級媽媽說,她要先為自己找到心靈的平靜,孩子方能擁有他們的平靜心靈。

她和顏悅色地說道:“最近有想到,明年就去做(讓自己離開)這件事了……只是仍未想到要去哪裡。”遠的暫且想不到,至于已在眼前的農曆新年,她透露,今年是帶著孩子回鄉(亞羅士打)過年,“我們一家人是大馬和香港輪流過新年。”

每次回鄉,她都會有一種幸福感,“我真的很感恩自己是個鄉下長大的小孩,因為那樣的環境,使人容易簡單,亦容易快樂。”她表示,不管外面的世界發生什麼事情,每次回到家鄉的家,就讓心回到簡單,用這樣的心靜觀煩惱時,就知道是時候且應該放下了。

繼程法師為上述紀錄片譜寫的《漫漫禪路》歌詞中,有段文字是這樣寫的:“心性本淨,具足定慧”,不管回家的路有多遠、漫漫禪路有多長,它終將引領我們回到清靜(清淨)的圓滿。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