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大马武术(中篇) 体坛拨款看金牌 武术队拼劲征赛获国家认同 | 中国报 China Press

看见大马武术(中篇) 体坛拨款看金牌 武术队拼劲征赛获国家认同

林佑輝(左),國家隊前運動員,現為國家隊教練之一。
林佑辉(左),国家队前运动员,现为国家队教练之一。
何諾賓:國家隊前運動員,現為武術訓練中心創辦人。
何诺宾:国家队前运动员,现为武术训练中心创办人。

报导:许雅玲
图:本报摄影组



大马武术,现在正走在康庄大道上。自1999年以来,国家武术队每年都有不俗表现。大马武术被国家看到,纳入国家体育体系,科学系统地发展,必须感激有毅力的运动员,排除万难,在国际赛事上夺取奖牌。纵观全球国家的体育项目,资金拨款,就看有没有金牌得主,越多金牌得主,拨款就越爽快,发展更顺遂。

每个奖牌运动员背后,都交织著汗水、泪水,还有一波接一波痛苦抉择的故事

11岁开始习武的何诺宾说:“算有点慢,但没办法。”

1970年代及之前,设立武术团队的会馆或武馆,龙蛇混杂,也有帮派人物,他想习武,要求父母很多次,都被拒绝,直至认识当地武馆的领导,确定馆内没有帮派人物,才点头让他拜师学习传统武术周家拳。

“我的运动员春天来得特别迟。1980年起,中国致力把武术推进成为体育项目,之后,亚运会、东运会才有设立武术项目。直至21岁,我才正式代表国家参加武术比赛。在我之前,已有两批前辈出赛了。”

那个年代,大马国家体育理事会决定派员参加武术项目后,就在武术总会协助下,从各州的会员武馆中召集优秀人才,进行集训和出赛。

比赛回来,就各就各位──读书的继续读书,工作的继续工作。

1999年后,大马开始为2001年东运会作准备,设下了全场总冠军的目标,积极认真地把武术列为专业体育项目,筹备成立国家武术队。

1999年,何诺宾被招收进入刚成立的国家队。那时,26岁的他已在广告公司就职多年,这意味着,他必须选择──当全职上班族还是当全职运动员。

首位夺亚运冠军

“当年,全职运动员津贴很低,只有500令吉,虽有包食宿,但根本看不到有什么美好前途。可是,当运动员,在赛场上耀武扬威,为国争光,是我从小到大的梦想,可能一辈子就只有一次机会。”

事实证明,何诺宾不负众望,在他的时代,他被誉为武术第一人,两度夺得世锦赛冠军,也在2002年亚运会夺得全能金牌,亦是东运会三届霸主。

今天,他笑说:“我很庆幸选择当运动员,凭借努力,我拿下两次世锦赛冠军,亦是第一位拿亚运冠军的大马武术运动员。今天,我拥有的一切成就,都是武术带给我的。”

另一边厢,现在的国家队教练林佑辉,当年亦是第一批被召集进国家队,并且是年纪最小的男子队员。

“当年,我才16岁,就直接在运动学校继续学业,不必犯愁‘留’或‘不留’的问题。”林佑辉说。

有天赋的运动员,运动员生涯并非一帆风顺,10年期间,林佑辉经历许多波折和考验;最惊心动魄的,当然就是动了3次大小手术。

锻炼面对受伤风险

运动员想自我超越,加大力度锻炼,必定面对受伤风险。

2001年,比完东南亚运动会,林佑辉感觉腰部不舒服,便去看医生。

“医生说有一节脊椎断裂。因为我年纪太小,医生建议我不要动手术,让我休息。我就天天带着护腰,坐在教练旁边,看他训练运动员。”

休息逾9个月,无所事事的他痛苦纠结:我到底还可以继续练武,当运动员吗?第10个月,复诊时再问医生:我可以开始练习了吗?医生说不行,脊柱骨断裂还是没有良好进展,因为仍影响肢体状态,包括,脚会麻痺,弯腰时,手不舒服。

教练坚持不收新人

“后来,张福云教练跟我商量:是否考虑动手术,锁个螺丝,把骨头接起来。我就说好。那时就动了第一次手术,手术时,因为我还有一个月才到18岁,必须获得父母签名同意。”

手术顺利完成,教练和运动员并未放下心头石:是否还能继续当运动员?甚至,上层在考虑:他接近一年没有练习,将来是否能够重新锻炼,还是未知数,是否应该让他退役,把位子让给其他运动员?

上层告诉教练:如果想招收新运动员,那么,就要让受伤的运动员离开。令林佑辉感动和感激的是,张福云教练坚持:”我不招收新人,我宁愿等林佑辉恢复,重新训练。”

手术后物理治疗是关键

医生和治疗师告诉林佑辉,手术后,至少要半年,身体才可恢复到做练习的条件。但我告诉自己:半年太迟,必须尽快恢复及投入锻炼。

为此,治疗师要他做4组一个的物理治疗运动,那么,他就做8组;治疗师要求他早上来做,那么,他早上完成了,下午也来做。

“对于运动员来说,受伤动手术只是开始,后期的物理治疗才是关键。四个半月后,我就站上台比赛,医生没反对我出赛,因为他看到我认真进行物理治疗,并且成果良好。”他说。

忍痛参加奥运

恢复训练的第一天,教练对林佑辉说:你这段时间虽然是休息了,但我看到你在进步。显然,4个半月内,林佑辉一边进行物理治疗,一边坐在教练旁边看队友训练,所花时间和心思并非白费。

“2004年,我动了一次膝盖的小手术,3个月就恢复。2008年北京奥运之前,腰开始痛,医生检查后发现,螺丝断了,建议开刀拿出来,但我拒绝了,因为2008年,是逾百年来,武术第一次被列入奥运表演赛。我可以忍痛,可以配合医生的要求,但不能错过参与奥运的机会。”

2009年,林佑辉才动手术把问题螺丝拿走。

大马武术运动员都有一个特质──正面对待生活。林佑辉便觉得,这是“好运螺丝”,螺丝随身的7年内,他先后拿下国际赛的无数个金牌、银牌和铜牌。

为满足感多苦也坚持

来自芙蓉的世界剑王黄永升,10岁之际,就在父亲鼓励下,加入地方会馆开设的武术班,练习练长拳和剑枪。

“今年,我26岁,练了16年武术,一直被问:朋友都放弃习武了,你还在继续,你不累吗?”

他笑说:“进入国家队前,我只是单纯地努力练武,很自然地参加比赛。虽然没有频频获奖,但练习过程中,我感觉自己表现不错,也获得想要的满足感,才不怕辛苦,坚持练下去。”

初二时,黄永升被选进国家队,但父母觉得他年纪太小,担心他无法自理生活,便拒绝了这次机会。来到高二,在全国赛中,黄永升又被中国教练看上,第二次被选进国家队。

退役后继续学业

进入国家队,黄永升申请到奖学金进入大学商学系,后来,因为从武吉嘉里尔到大学,碰到塞车时,来回耗费近3小时,加上,300令吉的津贴,还不够用来添油和维修,便跟父亲商量,要把时间精力,统统放在武术训练上,创造运动佳绩。父亲深表赞同:运动员黄金岁月有限,等你退役后,还是可以继续学业。

进入国家队后,他开始有计划地成每一个阶段的目标,包括成为世界冠军。

他的第一个国际赛奖牌,是大学校际运动赛长拳项目第二名;之后的缅甸东运会,虽然没有很好的个人表现,但他测试了本身实力;2015年印尼世锦赛,他个人就在3个项目中拿了3面奖牌;2016年,在亚洲锦标赛中,夺下大马在此赛事的第一金(剑术);2017年,俄罗斯喀山世锦赛,夺得1金(剑术)1银(枪术)。

“骄兵必败,是恒古不变的原理。我不允许自己自满及拒绝和教练沟通,以免变得懒散,招致失败。奥运会没有武术项目,希望我的项目可以被列为2018年印尼耶加达亚运会的竞技项目,那我的下一个目标,便是亚运会金牌。”

只有坚持才能“武”出奖牌

国家武术队后备队的马六甲成员陈思萱,从小体弱多病,经常出入医院。

7岁时,妈妈安排让她在会馆拜师习武,强身健体。

14岁时的陈思萱,觉得运动不苦,但是,因为练习长拳,竞争巨大,没被教练看上,一直品尝坐冷板凳的失意。

后来,师父建议:”你高高瘦瘦,不如转练太极”,她也不是太乐意。只是,练久了,萌生兴趣,开始拼出成绩,前路开始顺遂,在全国赛上获得好成绩,被选中进国家队,很快就夺下亚洲青少年武术赛的一面金牌。

身为2016年世界太极拳锦标赛双金得主,想要争取成绩表现,陈思萱就得辛苦练习。

“又上课,又训练,很辛苦。有段时期,觉得达不到目标,会想放弃。开口跟妈妈诉苦,得到妈妈鼓励:运动员,都是先苦后甜,又有能量继续下去。”

今天,她坦言,“如果没有接触武术,我会继续懒散,不会像现在,会积极去追求一个目标。何况,并非人人都能获得国家运动员的生活经验──这可是一件荣光的好事。”

偶尔止步不前时,陈思萱会好好自省,过去是如何努力走到今天的地步,提醒自己力争上游,“去年,明明可以拿下金牌,但是因为信心不足,顾虑太多,内心动摇,结果失误,错失金牌。”

先苦后甜兴趣变事业

出生和成长在吉打双溪大年的国家武术队前运动员黄鏮迳述说:“某年,有位武术师父带着一群学生到我家乡表演,我才知道:原来这是武术!”

为了开拓吉打这片武术荒地,这名武术师父选择留在双溪大年,开设武馆。黄鏮迳就是其中一名被吸引的少年。

“我14岁接触武术,当时练的是套路武术,属于健康体育项目。我的韧带比较硬,加上习武起步慢,练得比别人辛苦,尤其努力压腿,要不然,根本踢不出腿。想要成为运动员,一定要付出代价,包括更多的练习时间,更少的玩乐时间。”

半年后,师父把他选入州队,之后,拿下国内青少年冠军,再拿下世界青少年奖牌,然后被选入国家队,这时,他第一次面对运动员的冲击──教练建议改专项。

“当时,很多人说:你练刀棍很硬,怎么改练太极拳?我同意改专项,不是一时晦气,而是我很想挑战大家都觉得很难的太极拳。有志者事竟成,我在第一届世界太极拳赛,拿下第二名。”

现在,他在睡前有时回想:“如果没有走上武术这条路,我现在会变成怎样?我不爱读书,极大可能便是跟随父亲去做生意。”

从国家队退役后,黄鏮迳接受何诺宾的邀请,担任武术中心的教练,“这是我喜欢的事业,也有不错发展。日后,时机成熟,可以开设自己的武术中心。”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