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大馬武術(中篇) 體壇撥款看金牌 武術隊拚勁征賽獲國家認同 | 中國報 China Press

看見大馬武術(中篇) 體壇撥款看金牌 武術隊拚勁征賽獲國家認同

林佑輝(左),國家隊前運動員,現為國家隊教練之一。
林佑輝(左),國家隊前運動員,現為國家隊教練之一。
何諾賓:國家隊前運動員,現為武術訓練中心創辦人。
何諾賓:國家隊前運動員,現為武術訓練中心創辦人。

報導:許雅玲
圖:本報攝影組



大馬武術,現在正走在康莊大道上。自1999年以來,國家武術隊每年都有不俗表現。大馬武術被國家看到,納入國家體育體系,科學系統地發展,必須感激有毅力的運動員,排除萬難,在國際賽事上奪取獎牌。縱觀全球國家的體育項目,資金撥款,就看有沒有金牌得主,越多金牌得主,撥款就越爽快,發展更順遂。

每個獎牌運動員背後,都交織著汗水、淚水,還有一波接一波痛苦抉擇的故事

11歲開始習武的何諾賓說:“算有點慢,但沒辦法。”

1970年代及之前,設立武術團隊的會館或武館,龍蛇混雜,也有幫派人物,他想習武,要求父母很多次,都被拒絕,直至認識當地武館的領導,確定館內沒有幫派人物,才點頭讓他拜師學習傳統武術周家拳。

“我的運動員春天來得特別遲。1980年起,中國致力把武術推進成為體育項目,之後,亞運會、東運會才有設立武術項目。直至21歲,我才正式代表國家參加武術比賽。在我之前,已有兩批前輩出賽了。”

那個年代,大馬國家體育理事會決定派員參加武術項目後,就在武術總會協助下,從各州的會員武館中召集優秀人才,進行集訓和出賽。

比賽回來,就各就各位──讀書的繼續讀書,工作的繼續工作。

1999年後,大馬開始為2001年東運會作準備,設下了全場總冠軍的目標,積極認真地把武術列為專業體育項目,籌備成立國家武術隊。

1999年,何諾賓被招收進入剛成立的國家隊。那時,26歲的他已在廣告公司就職多年,這意味著,他必須選擇──當全職上班族還是當全職運動員。

首位奪亞運冠軍

“當年,全職運動員津貼很低,只有500令吉,雖有包食宿,但根本看不到有什麼美好前途。可是,當運動員,在賽場上耀武揚威,為國爭光,是我從小到大的夢想,可能一輩子就只有一次機會。”

事實證明,何諾賓不負眾望,在他的時代,他被譽為武術第一人,兩度奪得世錦賽冠軍,也在2002年亞運會奪得全能金牌,亦是東運會三屆霸主。

今天,他笑說:“我很慶幸選擇當運動員,憑藉努力,我拿下兩次世錦賽冠軍,亦是第一位拿亞運冠軍的大馬武術運動員。今天,我擁有的一切成就,都是武術帶給我的。”

另一邊廂,現在的國家隊教練林佑輝,當年亦是第一批被召集進國家隊,並且是年紀最小的男子隊員。

“當年,我才16歲,就直接在運動學校繼續學業,不必犯愁‘留’或‘不留’的問題。”林佑輝說。

有天賦的運動員,運動員生涯並非一帆風順,10年期間,林佑輝經歷許多波折和考驗;最驚心動魄的,當然就是動了3次大小手術。

鍛煉面對受傷風險

運動員想自我超越,加大力度鍛煉,必定面對受傷風險。

2001年,比完東南亞運動會,林佑輝感覺腰部不舒服,便去看醫生。

“醫生說有一節脊椎斷裂。因為我年紀太小,醫生建議我不要動手術,讓我休息。我就天天帶著護腰,坐在教練旁邊,看他訓練運動員。”

休息逾9個月,無所事事的他痛苦糾結:我到底還可以繼續練武,當運動員嗎?第10個月,複診時再問醫生:我可以開始練習了嗎?醫生說不行,脊柱骨斷裂還是沒有良好進展,因為仍影響肢體狀態,包括,腳會麻痺,彎腰時,手不舒服。

教練堅持不收新人

“後來,張福雲教練跟我商量:是否考慮動手術,鎖個螺絲,把骨頭接起來。我就說好。那時就動了第一次手術,手術時,因為我還有一個月才到18歲,必須獲得父母簽名同意。”

手術順利完成,教練和運動員並未放下心頭石:是否還能繼續當運動員?甚至,上層在考慮:他接近一年沒有練習,將來是否能夠重新鍛煉,還是未知數,是否應該讓他退役,把位子讓給其他運動員?

上層告訴教練:如果想招收新運動員,那麼,就要讓受傷的運動員離開。令林佑輝感動和感激的是,張福雲教練堅持:”我不招收新人,我寧願等林佑輝恢復,重新訓練。”

手術後物理治療是關鍵

醫生和治療師告訴林佑輝,手術後,至少要半年,身體才可恢復到做練習的條件。但我告訴自己:半年太遲,必須儘快恢復及投入鍛煉。

為此,治療師要他做4組一個的物理治療運動,那麼,他就做8組;治療師要求他早上來做,那麼,他早上完成了,下午也來做。

“對於運動員來說,受傷動手術只是開始,後期的物理治療才是關鍵。四個半月後,我就站上台比賽,醫生沒反對我出賽,因為他看到我認真進行物理治療,並且成果良好。”他說。

忍痛參加奧運

恢復訓練的第一天,教練對林佑輝說:你這段時間雖然是休息了,但我看到你在進步。顯然,4個半月內,林佑輝一邊進行物理治療,一邊坐在教練旁邊看隊友訓練,所花時間和心思並非白費。

“2004年,我動了一次膝蓋的小手術,3個月就恢復。2008年北京奧運之前,腰開始痛,醫生檢查後發現,螺絲斷了,建議開刀拿出來,但我拒絕了,因為2008年,是逾百年來,武術第一次被列入奧運表演賽。我可以忍痛,可以配合醫生的要求,但不能錯過參與奧運的機會。”

2009年,林佑輝才動手術把問題螺絲拿走。

大馬武術運動員都有一個特質──正面對待生活。林佑輝便覺得,這是“好運螺絲”,螺絲隨身的7年內,他先後拿下國際賽的無數個金牌、銀牌和銅牌。

為滿足感多苦也堅持

來自芙蓉的世界劍王黃永升,10歲之際,就在父親鼓勵下,加入地方會館開設的武術班,練習練長拳和劍槍。

“今年,我26歲,練了16年武術,一直被問:朋友都放棄習武了,你還在繼續,你不累嗎?”

他笑說:“進入國家隊前,我只是單純地努力練武,很自然地參加比賽。雖然沒有頻頻獲獎,但練習過程中,我感覺自己表現不錯,也獲得想要的滿足感,才不怕辛苦,堅持練下去。”

初二時,黃永升被選進國家隊,但父母覺得他年紀太小,擔心他無法自理生活,便拒絕了這次機會。來到高二,在全國賽中,黃永升又被中國教練看上,第二次被選進國家隊。

退役後繼續學業

進入國家隊,黃永升申請到獎學金進入大學商學系,後來,因為從武吉嘉里爾到大學,碰到塞車時,來回耗費近3小時,加上,300令吉的津貼,還不夠用來添油和維修,便跟父親商量,要把時間精力,統統放在武術訓練上,創造運動佳績。父親深表贊同:運動員黃金歲月有限,等你退役後,還是可以繼續學業。

進入國家隊後,他開始有計劃地成每一個階段的目標,包括成為世界冠軍。

他的第一個國際賽獎牌,是大學校際運動賽長拳項目第二名;之後的緬甸東運會,雖然沒有很好的個人表現,但他測試了本身實力;2015年印尼世錦賽,他個人就在3個項目中拿了3面獎牌;2016年,在亞洲錦標賽中,奪下大馬在此賽事的第一金(劍術);2017年,俄羅斯喀山世錦賽,奪得1金(劍術)1銀(槍術)。

“驕兵必敗,是恆古不變的原理。我不允許自己自滿及拒絕和教練溝通,以免變得懶散,招致失敗。奧運會沒有武術項目,希望我的項目可以被列為2018年印尼耶加達亞運會的競技項目,那我的下一個目標,便是亞運會金牌。”

只有堅持才能“武”出獎牌

國家武術隊後備隊的馬六甲成員陳思萱,從小體弱多病,經常出入醫院。

7歲時,媽媽安排讓她在會館拜師習武,強身健體。

14歲時的陳思萱,覺得運動不苦,但是,因為練習長拳,競爭巨大,沒被教練看上,一直品嚐坐冷板凳的失意。

後來,師父建議:”你高高瘦瘦,不如轉練太極”,她也不是太樂意。只是,練久了,萌生興趣,開始拼出成績,前路開始順遂,在全國賽上獲得好成績,被選中進國家隊,很快就奪下亞洲青少年武術賽的一面金牌。

身為2016年世界太極拳錦標賽雙金得主,想要爭取成績表現,陳思萱就得辛苦練習。

“又上課,又訓練,很辛苦。有段時期,覺得達不到目標,會想放棄。開口跟媽媽訴苦,得到媽媽鼓勵:運動員,都是先苦後甜,又有能量繼續下去。”

今天,她坦言,“如果沒有接觸武術,我會繼續懶散,不會像現在,會積極去追求一個目標。何況,並非人人都能獲得國家運動員的生活經驗──這可是一件榮光的好事。”

偶爾止步不前時,陳思萱會好好自省,過去是如何努力走到今天的地步,提醒自己力爭上游,“去年,明明可以拿下金牌,但是因為信心不足,顧慮太多,內心動搖,結果失誤,錯失金牌。”

先苦後甜興趣變事業

出生和成長在吉打雙溪大年的國家武術隊前運動員黃鏮逕述說:“某年,有位武術師父帶著一群學生到我家鄉表演,我才知道:原來這是武術!”

為了開拓吉打這片武術荒地,這名武術師父選擇留在雙溪大年,開設武館。黃鏮逕就是其中一名被吸引的少年。

“我14歲接觸武術,當時練的是套路武術,屬於健康體育項目。我的韌帶比較硬,加上習武起步慢,練得比別人辛苦,尤其努力壓腿,要不然,根本踢不出腿。想要成為運動員,一定要付出代價,包括更多的練習時間,更少的玩樂時間。”

半年後,師父把他選入州隊,之後,拿下國內青少年冠軍,再拿下世界青少年獎牌,然後被選入國家隊,這時,他第一次面對運動員的衝擊──教練建議改專項。

“當時,很多人說:你練刀棍很硬,怎麼改練太極拳?我同意改專項,不是一時晦氣,而是我很想挑戰大家都覺得很難的太極拳。有志者事竟成,我在第一屆世界太極拳賽,拿下第二名。”

現在,他在睡前有時回想:“如果沒有走上武術這條路,我現在會變成怎樣?我不愛讀書,極大可能便是跟隨父親去做生意。”

從國家隊退役後,黃鏮逕接受何諾賓的邀請,擔任武術中心的教練,“這是我喜歡的事業,也有不錯發展。日後,時機成熟,可以開設自己的武術中心。”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ChinaPress
如我们的隐私政策所述,本网站通过使用COOKIES确保您在浏览网站时获得最佳体验。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隐私政策并接受我们对此类cookie的使用。有关详细信息,请单击“查找更多”
As described in Privacy Policy,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ensure you get the best experience while browsing the site.
By continued use, you agree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accept our use of such cookie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lick FIND OUT MORE.
I 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