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商有道‧卡片市場沒落? 只是在等下個春天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營商有道‧卡片市場沒落? 只是在等下個春天

    Postcare專做明信片生意,徐傳文(右)和何潔儀希望大家多寫字,給家人朋友們寄一張有溫度的卡片。
    Postcare專做明信片生意,徐傳文(右)和何潔儀希望大家多寫字,給家人朋友們寄一張有溫度的卡片。
    原字活板室專做客製化卡片生意,黃子兼(左起)、梁競介和庄佩芬不斷求新求變,順應市場需求的同時,也要力保活板印刷不被淘汰。
    原字活板室專做客製化卡片生意,黃子兼(左起)、梁競介和庄佩芬不斷求新求變,順應市場需求的同時,也要力保活板印刷不被淘汰。

    報導:林慧蓮



    今年情人節,你買卡片了嗎?過年,寫過祝福的寄語嗎?現代人,真的都不寫字、不寄卡片了嗎?

    若真的沒人寫,沒人買,有個行業注定消失,那就是這些卡片背后的創意人;印刷商還在,還可以幫大家印廣告宣傳單,但專門在為動腦想卡片創意的人,是留也留不住。

    不過,要說本地卡片市場正在衰落,倒不如說它像是含苞待放的花朵,正在等待下一次的綻放。

    本地,有不少年輕人正默默做著卡片生意。

    《中國報》採訪了3組“瘋魔”卡片的創意人,他們各有不同的創業理念,做著不同的卡片生意,在這個載浮載沉的卡片市場,找到了自己的生存之道。

    本土幻想(Loka Made)以自有的風格插畫在這個市場站穩腳步,他們幫企業做畫、賣畫(廣告項目),也賣明信片、賀卡、立體卡片,甚至是拼圖、徽章等周邊產品。

    他們畫的是加了“調味料”的本土風情,看起來都是我們再熟悉不過的歷史建築物,“說”出來的卻是我們不曾注意過質樸風情;巧思拼湊,讓死板板的街景活出了色彩。

    平均31歲創業“老”手

    原字活板室(The Alphabet Press)顧名思義,重在活板技術。這家公司主要的收入來自客製化卡片,多為結婚請柬的設計和印刷。

    他們一開始也做明信片、賀卡,但發現這無法帶來穩定的收入來源,這1、2年轉攻客製化筆記本市場,去年底一個月最高可賣出1500至2000本。

    Postcare,是提供設計和形象包裝等服務的I’ll Studio,所推出的一個專做明信片生意的子品牌。Postcare,是明信片Postcard的變形字,寓意著他們對明信片、對人們透過書寫卡片傳情達意的關懷。

    這三家公司的創辦人,平均年齡只有31歲,但他們大多數都是一畢業就開始了接案人生,找到志同道合的夥伴,闖進了商業叢林裡,並非創業新手。

    創業久了,他們自有一套生存法則,尚且不忘初心,戰戰兢兢應對每一個挑戰。

    本土幻想小店販售本土風情卡片,周奧莉手持著今年新推出的360度新春舞獅賀卡。
    本土幻想小店販售本土風情卡片,周奧莉手持著今年新推出的360度新春舞獅賀卡。

    只怕是一股潮流…

    i’ll studio創辦人徐傳文說,他希望本地寫字寄卡傳情的風氣可以盛起來,但一方面也擔心這只是一股潮流。

    “對我來說,我不知道現在(卡片市場)是不是起來了,我希望它是起來了,但我很怕它只是一股潮流。一股潮流的意思是,它會退流行…”

    徐傳文直言,他打算做Postcare做一輩子,他們甚至提供人們寄放“未來卡片”,寫給20年后的自己。

    Postcare這個品牌成立2年多來,目前雖然靠著i’ll studio的業務來支撐運作,但他相信再過幾年,Postcare便可自創豐厚利潤。

    這不但是利益問題,Postcare收入若好,也代表本地願意寫字傳情的人變多了。

    “我們做的時候,有去確定目的是對的。我們現在為什么還有文具和明信片,最主要是想鼓勵大家繼續寫字。”

    實際上,Postcare越來越穩定,如今每月約售出1000張明信片,每月帶入4000令吉零用金;當然,徐傳文和另一名創辦人何潔儀對Postcare寄予厚望,目前資金仍不斷投入這個品牌。

    “日本有Hello Kitty,台灣有所謂的文創,我們希望Postcare可以讓馬來西亞驕傲。當外國人來到馬來西亞會說,我要去Postcare,我想寫點東西,這很有意義,我想要跟這個心型(信箱)合照;我希望有這樣的感覺。”

    市場太小需熬過創業期

    創業的確不容易,原字活板室創辦人黃子兼說,卡片生意能做,但比起其他行業需要花更多時間才能看到成績,因為本地市場太小,會欣賞這種文創產品的人並不多。

    如今他們主攻筆記本市場,主要是希望客人可以參與客製化過程的同時,也能減少完成品的囤貨壓力;筆記本是現場製作。

    另一名創辦人庄佩芬補充:“這是屬性問題,我們活板印刷首先是成本高,一張明信片可能需要賣到10令吉、12令吉。相對之下,這個消費點有點高。”

    “簡單來說,要養家餬口還不夠。”

    即便如此,他們也絕不放棄活板印刷,持續接單做客製化請柬和名片。

    以筆記本來說,原字活板室的售價是從98令吉起計,除了因為是客製化,最大的問題是筆記本的用紙都是意大利進口,成本壓不下來。

    黃子兼說:“我們做設計的都知道,紙一定是進口,不是歐洲,就是日本、美國。”

    在成立原字活板室前,黃子兼和另一名創辦人梁競介原本就是創業夥伴,做了8年的網頁設計。但他們有感,與其一直幫別人做設計,不如自己創立品牌,因此才有了原字活板室,是本地唯一一個活板印刷商。

    能生存才有熱情

    周奧莉跟另一名創辦人鐘惠業一畢業就創業,原本只做插圖生意,本土幻想是在2年多前才成立,但目前已有不錯的表現,卡片和插圖收入,占了總收入的各一半。

    周奧莉說:“今天你賺的錢,明天就會變成你製作東西的成本。你說它是不是真的賺?我可以說,它就是可以平衡到,讓我們一直持續這樣的熱情做下去。”

    “無論怎樣有熱情,都是要讓這個東西可以生存到,讓我們可以生存,才可以持續下去。”

    本土幻想今年應景推出一個很有新年氣氛的360度立體卡片,但為了避免這卡片過了一個年就變成賠錢貨,並未提上新年快樂的字樣,更未放上年份。

    為了后續銷量,他們讓這張新年卡變成一個主題系列,未來會再出2張卡片,讓客人可以單張或成套購買。

    實際上,推出這樣的季節性或針對性產品,比起刺激銷售,更大的作用是行銷自己,讓消費者有應景應節的期待感,但小本生意真不能只管推出,不管成本回收。

    不過,就連他們自己,其實對于推出新產品,也都會感到興奮。

    “做創意的人,會很喜歡看到新東西。”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